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四話 福叔再臨

作者:少年出英雄  |  更新時間:2019-01-17 19:24  |  字數:2400字

{}?言畢壯漢就摁住胖婦女的腦袋,大拳頭一下接一下地往胖婦女身上招呼,嘭嘭的聲音讓外賣小哥嚇得趕緊竄了過來,大叫道:

「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打死人了啊!」

「誰特么也別管老子!」

醉漢晃晃悠悠站了起來,抓著如同死豬一樣的胖婦女的頭髮,拖出了冬青,拖行十幾米,留下了一道長達十幾米的血痕。

他把胖婦女扔到了一處牆角,先是一腳踹到了胖婦女的臉盆子上,胖婦女疼得哼哼了兩聲,但已經沒有力量反抗了,她已經滿臉是血,到處是傷了,內臟也可能已經大出血了。

「哎哎?好東西啊!」

醉漢眼睛亮了,他發現了牆角處一堆乾草旁邊,有一個刺蝟!

醉漢一邊唱著歡快的歌曲,一邊找了兩根棍子,將刺蝟夾起來,走到仰躺在地的胖婦女身邊,鬆開棍子,讓刺蝟自由落體。

「啊!」

奄奄一息的胖婦女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

醉漢哈哈大笑著,一邊說著好玩,一邊繼續拿棍子夾起刺蝟,繼續往下自由落體,他玩得愈加盡興。

胖婦女的慘叫聲越來越盛,達到一個gāocháo後,又越來越低,最後徹底一聲不吭了。

外賣小哥已經嚇癱在了地上,他忽然清醒了過來,抓起手機來打電話,他必須報警了,得第一時間撇清自己與殺人案無關啊!

結果根本就沒有人接電話,因為警察局裡已經大亂了,連飛機爆炸和商場起火這些大事都處理不過來了,哪還有警力干別的事了?

所以外賣小哥就眼睜睜看著醉漢逍遙自得騎著摩托車走人了。

我也不能呆在這裡了。

外賣小哥轉身要騎著車離開,可是剛走了沒幾米,又停下車子,走下了車。

難道那人真的死了么?如果沒死,我是不是得在這兒看著點,打不通救援電話,也可以喊喊周圍的人幫忙什麼的。

外賣小哥本來終究是於心不忍的,可是又對胖婦女如今的慘狀心懷畏懼,便慢慢走過去。

轟!

一個很急促的急剎車的聲音響了起來。

外賣小哥抬頭一看,一輛拉滿了貨物的小貨車正在此處急轉彎。

司機發現了外賣小哥,明顯正在急剎車。

外賣小哥連忙跳到了一邊,小貨車直接從胖婦女的肚子間碾了過去。

外賣小哥徹底獃滯在了當場。

「你特么的眼瞎啊!?我一直在鳴笛聽不見么?這裡是機動車拐彎的要道,你在這裡發什麼呆?shǎbǐ!」

小貨車司機探出頭來罵了外賣小哥一頓,直接開車走人了,他顯然根本就沒發現被其碾壓的胖婦女。

外賣小哥獃滯了大約十秒鐘,再一次清醒過來,他二話沒說,飛跑過去,騎著摩托車風一般消失在另外一個路口。

通過腦海當中的上帝視角,方大龍全程觀看,沒有漏掉一個細節。

他忍不住心生感嘆,死亡設計,可真是讓人不寒而慄啊!

明明只是這一小段馬路,卻是讓胖婦女這個被施術的目標,經歷了地獄般的折磨後才死掉。

而且全程完全就是一個個的意外造成的,看起來符合常理,根本沒有任何輪迴者的異能出現過。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黑夜終於來到。

方大龍和東方小雪在營地旁邊點燃了篝火,利用從超市中帶走的生肉,開始了兄妹二人的篝火晚餐。

東方小雪負責切肉,腌肉,方大龍負責燒烤,撒調料。

東方小雪絕對是超興奮狀態,手機就在身上,她連東方雷和東方冰打過來的電話都不接,只是全身心享受這難得的野外體驗。

星空下,微風中,草坪上,野營旁,篝火前,吃著烤肉喝著飲料哼著歌,這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情啊!

而且東方小雪是知道方大龍開著隱形結界的,還有她聽不懂的五封結界什麼的,總之就是讓她認定,外界的人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發生的任何事情,而且安安全全美美睡覺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所以她當然是胃口大開,方大龍這粗糙的燒烤手藝,也讓她吃得滿嘴流油。

「乾杯!」

二人杯子碰到了一起,方大龍喝的是黑啤,東方小雪喝的是干白,東方小雪喝一口,方大龍喝一杯,二人精神頭兒十足,越喝越帶勁。

直到一個身影鬼魅般出現在了篝火的另一側。

因為這個身影無聲無息,所以東方小雪根本毫無所覺,自己低著頭,在興緻勃勃地撕肉吃,方大龍則是第一時間抬起了頭,驚訝道:

「你是怎麼進來的?」

東方小雪隨之抬頭,同樣驚訝道:

「福叔,你怎麼來了?」

福叔明顯神色有些陰冷,呵斥道:

「你們還好意思問我?鑒定時間只有八個小時你們不知道么?」

「鑒定結果出來了,小姐,你的父親和你的小姨都非常擔心你,給你打了這麼多電話,你不知道么?」

聽到這話,方大龍眉頭一皺。

東方小雪則是非常不悅道:

「我在這裡感到很放鬆,一時沒有顧得上接電話,是我的不對,但是……」

「福叔你說什麼啊?怎麼還能說出我父親這個稱呼?東方雷他只是我的舅舅,不是我的父親,你知道的啊!」

「混賬!」福叔一下子就惱了:

「你敢提家主的名諱,這就是大不敬!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這個方大龍,根本就不是你的哥哥,跟你完全沒有基因匹配,家主才是你的親生父親。」

「不……不可能的!」東方小雪立即想要靠近方大龍:

「他就是我的哥哥,我能夠感受得出來,這是一種同源血脈的認同感,別人是感受不到的,誰也無法否認這一點,福叔,醫院那邊是不是堅定錯了啊!?」

「小姐,跟我走吧!」福叔瞬間出現在了東方小雪的身邊,一把就抓住了東方小雪的手腕。

「不,我不跟你走!我要跟哥哥在一起!」東方小雪立即拚命掙紮起來。

福叔淡漠地掃了方大龍一眼:

「讓這個騙子在這裡自生自滅好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