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輪,命輪 散文詩詞

時輪,命輪 216 大家攤牌

作者:藍晶

本章內容簡介:」電話那邊的人說道。 電話掛了。 「你怎麼看?」林雨樓點了根香煙。 「有什麼可想的?你以為他真得這麼在意?他自己恐怕都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十有八九是更上面的某個人提了這麼一...

「我們倆暴露了。」在一個很小的房間裡面,林雨樓在給國內打電話。

他用的同樣是衛星電話,不過他的衛星電話不一樣,是國內自己研發的衛星,而且走的是專線。

沒有人能夠想到,平時看上去非常弱勢的他,居然是主導者,他那個強勢的老婆反倒是輔助者。

「沒關係,反正我們已經得到了需要的東西。我們已經確認他和黑爪的老闆,和全美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基金的女老闆,關係非常密切,這就足夠了。你們倆幹得不錯。」電話那邊說道:「現在他在幹什麼?」

「他在搞海水淡化,他的東西成本很低,效果……不太好說,不過很適合推廣,另外他打算利用得到的淡水種菜,並且搞綜合養殖,他打算在這裡搞一個種植養殖聯合基地。」林雨樓純粹就是就事論事。

「我想聽你的看法。」電話那邊顯然不太滿意。

看到自己躲不過去,林雨樓無奈地說道:「我覺得他仍舊在為那個土豪準備退路,他投資的地方離開邊境不遠,而且是在海邊。」

「他始終沒透露那個土豪的身份?」電話那邊仍舊帶著一絲期盼。

「沒有,他的口風很緊。而且我懷疑那個土豪自己並不打算逃跑,他是在為自己的孩子準備退路。」林雨樓感到頭痛的就是這個地方。

他其實也明白上面為什麼對杜南產生了興趣。

大家分析下來,基本上可以圈定一個範圍了,這個土豪現在的地位不低,年紀不會很大,有一個或者幾個孩子,符合所有條件的人並不是很多。

這樣的人絕對是奇貨可居啊!當年的西哈努克親王給咱們國家帶來了多大的好處?

在西哈努克親王身上的投資絕對是中國大陸外交勝利的典範。

與之相反,三十年前的那場戰爭,中國的表現就差太多了,那時候的中國完全有理由介入,結果搖擺不定,錯失良機,在中東徹底失去了影響力,和各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一下子倒退了至少二十年。

這一次上面絕對不想重蹈覆轍,所以打算未雨綢繆。

問題是他不認為這條路走得通啊!

就算要避難,人家也可以去美國,何必找中國?

這根本就是病急亂投醫,抓到籃子裡面就是菜。

「你們繼續跟進,如果有可能的話,也在那個投資項目裡面插一手。」電話那邊的人說道。

電話掛了。

「你怎麼看?」林雨樓點了根香煙。

「有什麼可想的?你以為他真得這麼在意?他自己恐怕都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十有八九是更上面的某個人提了這麼一句,他聽進去了,然後當做聖旨,把任務壓了下來。」那個妖媚的女人從頭到底就沒在乎過,上面壓任務下來,她就遵照執行,把林雨蘭忽悠過來就完事了。

林雨樓苦笑了起來。

現在畢竟不是解放前,也不是冷戰時期,現在干他們這一行的,也純粹是當作一種職業,沒人會豁出命去完成任務。

另外那個王子看上他的堂妹這件事,讓他感覺不怎麼舒服,因為他也不敢肯定這是不是另外一路人做的手腳?

照理來說,這樣的神秘部門就算存在,級別也應該非常高,輕易不會動用,地位類似核武器……但這只是他的猜測。

萬一不是呢?

有可能這類部門也是有檔次的,最高的檔次輕易不會動用,次一等的會被派遣執行一些任務。

「上面讓我們繼續接觸,你覺得怎麼樣?」林雨樓問道。

「那個胖子需要錢嗎?需要人嗎?他什麼都不需要,而且明顯看到我們就煩,我們怎麼接觸?如果我們知道你的堂妹的行蹤,那還好說,她就算不喜歡你這個堂哥,也總要考慮一下林家,大不了咱們給老爺子打個電話,讓老爺子和你叔說一聲,讓你叔給她一個電話,但是這個死胖子早就預料到了,他讓你的堂妹躲了起來,讓我們什麼招都使不出來。」那個女人非常現實。

「電話總是要打一個的。」林雨樓嘆息了一聲,不打電話是態度問題,打了電話……頂多就是能力問題。

他的能力不夠,難道還不行嗎?

反正在這個系統裡面,沒什麼升職的可能,當年老爺子讓他進這個系統,還幫他找了這麼一門親事,為的只是林家在這個系統裡面保持存在感。

………………

「你們想投資?」杜南在心底呵呵了起來:「沒必要,我這邊本來就是小本生意,廢物利用,用不著多少資金,同樣也不需要什麼技術支持。」

說完這話,胖子直接掛斷了電話。

「你這樣不配合,小心有人和你事後算賬。」男人婆在一旁不停地搖頭--

「算了吧,他們要是有這樣的本事,最感到擔心的根本不會是我,而是上面的那幫老大。」杜南並不是自己想明白這些的,因為這件事,他特意借用了人工智慧進行了分析。

胖子當然也不是沒懷疑過,他得到的結果可能被扭曲過,不應該讓他知道的東西就不會讓他知道,所以他特意查了一下那個人工智慧的歸屬權。

那東西的歸屬權並不在國內,總伺服器在美國,分伺服器在香港。

國內也有自己的人工智慧,租金還便宜,不過性能方面要差一些,當初何敏還猶豫過,不過最後還是選擇了國外的東西。

正因為如此,他才敢放心大膽地讓人工智慧去分析。

分析的結果就是他可以放心大膽地擺出強硬姿態,這反而會讓他少很多麻煩。

「我還以為你對政治一竅不通,沒想到你挺明白的嘛1邢勝男頗為驚詫。

「朱子安和馬胖子不久之前給我上了一課,他們幾個人,甚至包括林雨蘭對史記,至少是熟讀過,二十四史也多有涉獵,按照他們的話來說,政治根本沒什麼新鮮的玩意兒,全都是歷史上一再發生的事。」杜南把那件事給抬了出來。

邢勝男不說話了。

這絕對是正解,他們家也是這樣,不管男女,小時候必然要讀歷史。

只要熟讀歷史就會明白,那些搞情報的人要麼老老實實混日子,一般來說可以得個善終。要麼當一條忠狗,讓咬誰就咬誰,等到主子不在了,立刻逃亡國外,如果能夠躲起來不被發現的話,一般來說也能混個好死。如果飛揚跋扈,甚至權傾一時……那絕對是找死。

同樣她們家對於情報系統的評價是「不要去招惹」。

只是不要去招惹,沒說要聽話,要搞好關係,要好好合作。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裡面隱約帶著一絲不屑。

「你不是說要回國嗎?怎麼?不打算走了?」邢勝男換了個話題。

「當然要走,不過我得等接手的人過來。」杜南也沒想過一回來就碰到林雨蘭的事,更沒想到因為這件事,他認識了一位王子,還有了在邊境建造基地的念頭。

「你要在這裡待多久?」邢勝男問道,她有點不耐煩了。

「頂多三五天。」杜南也不是很確定,這件事必須由總部協調,由總部派人過來負責,而不是他自己招募人或者讓當地艾克達分部負責。

這種跨區的項目最麻煩了。

正說話間,一輛車過來了。

那是一輛沙地拖板,也就是莎拉用她們那輛中巴換的東西。

讓杜南感到意外的是,在這個時空,居然沒有沙地拖板,所以他乾脆把這東西給搞出來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類似自我衍生的蝴蝶效應。

「嘿——這東西不錯。」乘坐拖板過來的正是那位王子殿下:「這又是一種不錯的商品。」

「你能看上,我很高興,但是你不覺得這東西簡陋了一點嗎?」杜南問道,他是故意這樣問。

「越簡陋越好,你知道咱們這裡除了煉油,其實沒什麼工業基礎,如果太複雜的東西,我還擔心做不了呢1那位王子在杜南面前還是很坦誠的,絲毫沒有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意思。

緊接著他又道:「另外這裡的人確實很有錢,買車絕對沒有問題,但是修車呢?知道為什麼這裡的人那麼喜歡摩托車嗎?因為摩托車好修多了,就算是只有幾百人的村莊,也肯定會有修理摩托車的鋪子,換成汽車,你能想象嗎?」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東西有前途了。」杜南順勢說道,他本來就打算推廣這玩意兒。

「肯定有前途。」那位王子笑了起來,這東西有前途,也就意味著他有錢途。

「你不會專門來告訴我這件事的吧?」杜南問道。

「當然不是。」那位王子看了看旁邊的邢勝男。

男人婆倒也知趣,知道這兩個人有話要談,立刻站起身來,溜達著走開了。

看到男人婆走遠,那位王子低聲說道:「是國王陛下讓我來找你的,你最近是不是去過那個國家?」

杜南明白了,他點了點頭:「沒錯,而且在裡面還遇到了不少麻煩。」

「是不是又要出事了?」那位王子異常擔憂地問道。

杜南遲疑了片刻,他不知道要不要說。

「就算得到消息,我們也不會往外散播的,這個你儘管放心,我們只是想事先有個防備。」那位王子嘆了口氣,他轉頭看了一眼身後:「你搞這個的真正目的,恐怕也是為了給裡面的某個人留一條退路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