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法則系統

至高法則系統 第六十二章 栽贓陷害

作者:天日日

本章內容簡介:小心翼翼的刮著丹皮。 附近周圍門人也好奇的就近一起看著。 不一會,就有一聲驚奇的喊道:「真的,竟然真的有「平和」二字1 「我這個也有1 「這邊也是的」 「看來林...

林平和心裡笑的異常燦爛,發財了!

也沒多少時間,一炷香不到的功夫,所有東西被賣了個精光,口袋裡大概有一千八百多個靈石,可怕,三天賺了一千靈石!

相對而言,一天打坐就10點經驗,也就是大概三十個靈石的樣子。

外出做任務累死累活、出生入死的也要沒多少。

果真當個手藝人是個好出路。

林平和咧了咧嘴,收拾東西準備回去,心情舒暢!

周圍人群見到東西都賣光了,各自搖頭,漸漸散開,難得一遇的傻子,可惜了,紛紛感嘆自己靈石不夠,不然這轉賣一筆,就是大幾百靈石!

「林灰袍,你好大的膽子,誰給你私自禁錮執法學子的權利?」一聲洪鐘般的厲聲傳來,一個神色安詳,不怒自威的老者走出人群。

周圍人一見,紛紛一聲不吭的跑遠。

林平和抬頭一看:老者一身白袍,左臂處鐫秀「執法」二字,身後還跟著兩個青衫學子,一人咬牙切齒,一人面露冷笑,不是旁人,正是原本應該矗在門口的那兩個「呆木頭」。

林平和恍然,來者不善,淡淡答道:「原來是此處執法學士,見過執法學士。」

年紀已大的執法學士咄咄逼人道:「你還沒回答我,私自禁錮執法學子,以下犯上,誰給你的權利1

林平和眉毛一揚,這老傢伙搞事情啊,吵架先佔理,反正不承認什麼禁錮同門之罪,微微一笑,拱手道:「學生原本想要進入集市交易,沒想到這兩個學子認為不繳納靈石,沒有資格進來,這麼一來,學生就覺得那就不進去唄,那可不得了,這兩個青衫非要搜身,我心裡委屈啊,但是他們不小心按到了我身上的兩個定身符籙,這就把自己定住了。」

林平和說完還攤了攤手,表示無奈。

執法學士冷哼一聲,「胡攪蠻纏,明明是你意圖不軌,潛入集市,我現在很懷疑你身上是不是偷取了其他學子舉子的東西,在此銷贓,攫取靈石!但凡贓款,一律收繳1

頓了頓,執法學士迫不及待道:「隨我去執法堂搜身。」

執法堂是書院一些年紀大的學士,不再教書以後,會有一些人加入執法堂,專門行使執法權,處置違反書院法規的門人。

林平和哪會進去,進去了,真是黃泥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這老傢伙八成眼紅自己的靈石,想要小賺一筆。

周圍學子舉子都被這老頭說的一愣一愣的,加上林平和售價的確便宜的怕人,不會真的從誰身上偷來的吧?

林平和淡淡一笑,回應道:「執法學士,既沒有失主報案,就斷言說別人的東西是偷來的,未免有失公允吧?」

執法學士漠然道:「也好,也省的有人說我執法堂執法不公,既然你東西是偷的,理當有失主,周圍的學子舉子們可以看看自己的包裹,是否少了東西?」

林平和眼睛一眯,這不要臉的老東西,還想玩栽贓?!

果然,一個學子微微顫顫的舉了舉手,示意道:「稟報執法學士,學生我存了許久的0顆清雲丹,全都不見了!本來想過來交易的,沒想到一轉眼都沒了,執法長老不提醒,學生一時都沒注意1

頓時周圍一陣嘩然,真的認為林平和偷東西的人有,冷眼看著執法學士唱雙簧的人也有,不過都不約而同的保持沉默。

執法長老擺了擺手,安撫舉報的學子,淡淡對林平和道:「既然有人舉報,你贓物也在,人證物證都在,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林平和心中無奈,這老頭胡攪蠻纏,就算自己使出殺手,怕是也是得找自己麻煩,怎麼辦呢?!

突然,林平和感應到一個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往遠處亭子上看去,一個白影閃過,消失不見?是誰?習慣性的,直接神識探了過去!

是他?!林平和一喜,連忙氣沉丹田,使足力氣喊道:「文殿首!有人想誣陷我,還請過來做個見證1

白影原本已經消失,卻猛然在暗處一頓,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出去。

只聽洪亮的嗓門又傳來:「文殿首!有人想欺負書殿出身的人啊1

白影身形一滯,無奈地轉身走出陰暗,飛身一躍,飄然來到集市,正是書殿殿首文承名。

林平和嘴角一翹,趕緊喊道:「文殿首!好久不見呀,我被人誣陷了,這擺明了欺負書殿出身的人!當初文殿首說只要入了書殿,便永遠是書殿的人,在下記憶猶新1

文承名內心非常複雜,真想捂著這小子的嘴,一把掐死他,沒想到躲的那麼隱蔽,竟然會被發現,這小子眼睛怎麼這麼邪門?

文承名白衣飄飄的站在高處,一臉溫和,含笑道:「是平和啊,好久不見,這是怎麼回事,聚集了這麼多人?」

林平和斜了一眼執法學士,轉頭跟文承名說道:「本來張殿主當初給了我一些丹藥法器,我想--

著變成灰袍,以後也沒用了啊,就想轉手賣了,換成靈石,將來回家養老,卻沒想到,這執法長老聯合一個學子說我偷了東西,要把我身上靈石給收了1

執法長老冷哼一聲,對文承名道:「文殿首,此事人贓俱獲,這小子盜取丹藥已經落實,還強行拉上張殿主,簡直罪加一等,此事執法堂自會處理,還請莫要違規插手。」

文承名聽罷,一臉為難,有些痛心疾首的跟林平和說道:「平和,要是真的一時糊塗拿了別人的東西,咱們還給人家就行,不可錯上加錯啊1接著又語重心長道:「這事我會陪你一同去執法堂,定然秉公處理,你可以放心1

林平和神情淡然,「丹藥是誰的其實很容易辨別出來。」緊接著,對出來舉報的學子道:「既然你說丹藥是你的,那你可知道,這丹藥裡面有沒有刻字?」

學子頓時不知道說什麼,指不準林平和有沒有詐自己,如果沒有字,那自己說了有字,豈不是表明不是自己的丹藥?猶豫片刻,色厲內荏的說道:「我的丹藥是從外面正規渠道獲得的,不可能可有什麼字1

執法學士瞟了一眼林平和,也有點摸不準,一時沒有出聲。

林平和笑了笑,搖頭道:「我賣的丹藥都有字。」

學子慌了,想補救道:「不可能,那你說,裡面有什麼字?」

林平和大聲對周圍所有湊熱鬧的門人說道:「這丹藥,當初張殿主給我的時候,曾經跟我說,每個丹藥輕輕刮一層丹皮,都會有我名字中「平和」二字,那十幾位買了我丹藥的學子舉子可以看看,這丹藥是不是偷的,自然一目了然。」

刮掉一層丹皮,對丹藥沒什麼影響,儘快吃了就是。

但是若是當成贓物,搞不好被執法學士也給黑了去,一些買了丹藥的人連忙各自取出一顆丹藥,小心翼翼的刮著丹皮。

附近周圍門人也好奇的就近一起看著。

不一會,就有一聲驚奇的喊道:「真的,竟然真的有「平和」二字1

「我這個也有1

「這邊也是的」

「看來林灰袍沒說謊啊,還真是他的丹藥」

林平和風輕雲淡,趁熱打鐵道:「不僅僅丹藥,這些法器,其實也都刻有我的「平和」二字,即使很不起眼,這是當初張殿主垂愛,特地刻上的。若是有必要,也可以去請張殿主裁決1

普通弟子覺得無理取鬧,即使當初你很受重視,但現在被副院長大人貶下來,堂堂殿主哪裡會理你個灰袍,

文承名原本面無表情,但聽到林平和這話,背著的手忍住抖了一下,只覺得這執法長老怎麼這麼磨蹭,直接定個罪施法抓人就好了,搞得自己被發現,很被動!

文承名可不想讓張夫祥知道,若那老頭知道了,還真有可能插手!到時候反而麻煩。

文承名輕輕咳了一聲,一臉正氣道:「執法學士,想必此事已經明了了吧?且不說一個學子哪裡獲得的0顆清雲丹,僅僅就這丹藥標記看,林平和確實是被冤枉的,這大家都看得見,分得清。張殿主那邊也不用去了,殿主大人確實習慣送出去的東西,刻上他人的標記。」

執法學士稍微沉默了一下,突然厲聲厲色的對出來舉報的學子道:「你竟然敢污衊同門,誆騙老朽,心思不正!你可知罪1

那學子直接嚇得跪在地上,語無倫次的說道:「不是我!我本來想不對!對了,執法學士,不是你」

「住口1執法長老目光一凝,直接伸手打出一道法力,築基期對先天武者,直接封住那學子全身經脈,頓時發不了聲音,癱軟在地上。

執法長老滿臉威嚴道:「還想狡辯,這裡可不是你狡辯的地方1又對身後兩個青衫學子說道:「把他給我帶去執法堂,去執法堂慢慢說1

兩個人畏懼的看了一下林平和,連忙低著頭,上前架起癱在地上的「背鍋俠」。

執法長老漠然的看了一眼林平和,又對場上門人說道:「我執法堂,違法必究,執法必嚴!爾等要切記1

說罷,一甩衣袖,帶著兩個跟班和癱軟的學子,直接穿過人群離去。

林平和微微一笑,轉身對文承名說道:「多謝文殿首仗義執言,今日要不是您,我怕是有麻煩了1

文承名一臉溫和,含笑道:「平和不必多禮,你既然出自我書殿,我作為一殿之首,理當如此。」

周圍門人都紛紛讚歎道:

「文殿首真是儒雅君子1

「那是,要不是文殿首撐著書殿,指不定書殿都沒幾個學子了。」

在一片讚揚聲之中,文承名瀟洒的離去。

林平和眯了眯眼,看著文承名離去的身影,暗道:這文殿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