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50章 要冷靜下來

作者:成神么么噠  |  更新時間:2019-02-15 04:18  |  字數:2239字

鄭父哼了一聲:「我可不像你這麼狹隘!明明就是舉手之勞,我為什麼不能說?」

鄭母有些著急的說:「你可不要忘了,李雄是什麼人!別到時候給自己找麻煩!」

「廖清寒心裡有數,我說過只說一遍,讓我作證不可能。再說,我說的話,沒什麼錄音和書面材料的,他說是我說的就是我說的?不過就是讓他知道一下真相罷了,沒什麼要緊的!」

鄭母坐在她的身邊:「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到底為啥啊?」

「我還不是為了咱們姑娘好嗎!」鄭父皺眉道;「咱們現在鄭秋霞都這樣了,要是不在找個對象嫁出去,咱們早晚就要被人議論死了!我可不想晚年生活啥也不做,就是聽這些人議論她是咱們小區第一個離婚女!現在我一出去就被人同情議論,我可不要這種可憐。」

鄭母緊張的著他:「你的意思是……他同意了?他能接受咱們姑娘曾經離婚過嗎?而且他現在也有對象啊!難道要分手嗎?這樣的人品……」

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誤會了,鄭父趕緊說;「想啥呢!我讓他在部隊找個不錯的人,到時候讓秋霞當個軍嫂也不錯了。廖清寒也答應了,願意幫忙。」

「真的?他找的人,別的不說,人品我還是能放心的,也行吧,行,你總算是做了一個好事兒。」鄭母很高興,去換衣服去了。

鄭父坐在沙發上,抽了一根煙,想著,我告訴廖清寒當初發生的事情,他會怎麼處理呢?其實自己也不算是多管閑事兒的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想要知道廖清寒是怎麼報仇。畢竟這個李雄現在也不算是小人物了,在京城也有自己的名聲,不好弄的。

而且自己當年也是被李雄給狠狠壓制,一想到當初在李雄身邊做事情的場景,他馬上渾身都不舒服,呼吸都非常難受,他按掉了煙頭,不讓自己在想了。

廖清寒已經坐上了公交車回部隊,他此時的臉色不太好,一直想著鄭父告訴自己的事情,他的推測沒有錯,當初李雄的確是因為想要往上爬,一直瘋狂的構陷自己的身邊的人,不光是戰友,朋友,甚至是自己的親戚,都是舉報不誤,他當時看到了可以爬到權利最頂峰的希望,像是一直飢餓的野獸一樣,不斷往上爬。而這些人就是他的墊腳石。

他開始雞蛋裡面挑骨頭,細枝末節的證據就可以無限放大,沒有任何證據就捏造證據,務必跟著上面的意思,上面想要抓誰他就抓誰,像是幫著主人咬獵物的惡犬!手段格外的心狠手辣,毫無人情味。

而這傢伙對付廖清寒的父親,原因就是因為上面的委員會想要推選一個新的領導人,有好幾個人選中的都是廖清寒的父親,可是李雄嫉妒的不行,就想把對手給拉下來。就算是這個人是自己的朋友,認識多年,關係很好,也要照坑不誤!

而且這還不是最讓人受不了的,更齷齪噁心的事,是這個那人竟然還想要企圖霸佔自己的母親!

&n--

bsp;???鄭父告訴廖清寒:「當時他單獨找過你母親好多次,希望她可以劃清和你父親界限,離婚和你父親分開,他就放過你母親一次,可是你母親堅決不答應。」

當時李雄已經有妻子和孩子了,他分明就是想要讓她當外面的女人,而且據說這樣的情況還不少!好幾個女人都是因為被李雄威逼利誘同意了離婚,當了她的女人的,和這個人廝混了好幾年的時間,得到了家裡的平安。

但是這件事幾乎都是秘密進行的,這些女人大部分已經和丈夫和好了,為了孩子和家人的名聲,也不會說出去的。

「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也覺得很震驚,一個有功勞的人,怎麼可以對周圍的人這麼下手!簡直是把自己當成了土霸王了。惡毒貪婪又好色,說來也是奇怪,等到這一場瘋狂的風波結束之後,那個李雄,馬上就回歸了正常,便成了之前那樣溫文爾雅的人,誰也想不到背後有多麼的齷齪!」

廖清寒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狀況,母親因為堅決不肯服軟,所以和父親一起被發往藏區,受苦受累,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現在母親已經不記得那些事情了,不知道是因為記憶的保護,她已經徹底不記得這件事了,她一定是受到了很多的折磨吧。

廖清寒閉上眼睛,努力的平息著自己的呼吸。

生氣也是沒有用的。就算是母親現在站出來也不可能給這人定罪的,一點證據沒有,老東西依然可以逃出生天!

可是到底要怎麼做呢?怎麼才能讓他得到應該有的懲罰?當年的事情找到證據很難了。鄭秋霞的父親是絕對不會給自己作證的。就算是願意有人作證,時隔多年,他一樣可以逃脫過去。

廖清寒一直想著這些亂糟糟的事情,心情非常不好,腦子有些混亂,走在路上的時候,就有點茫然,進入營區了也是一副無意識狀態,有人和她打招呼,他都沒注意到。還自顧自的往前面走。

趙鵬就乾脆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喂!我說大領導啊,你幹啥呢?你這是陞官了,對我們看不在眼裡面了?目中無人了是咋地?」

原來是趙鵬和幾個戰友在和他打招呼呢!廖清寒確實沒注意到,現在才看到了,馬上道歉笑道:「是你們啊,我在想事情呢,都別生氣啊。」

「想什麼事兒,難道想著娶媳婦的事情?也是啊,現在我們媳婦的孩子都要打醬油了,你這沒出來呢,我們也只對你是挺著急的。」

大家全都笑了起來,廖清寒踹了一腳趙鵬:「到底找我幹什麼,趕緊說,這麼多廢話!」

趙鵬躲開了,笑道:「其實也沒什麼,我們要去一個初中去給學生做軍訓。做點準備工作,你去不去?」

「我不去,你們去吧,我還有事兒要忙呢。」

「知道了,你是貴人事兒多,這些事情,我們這些小兵蛋子就做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