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四章:別無選擇

作者:柔錦  |  更新時間:2019-01-18 08:53  |  字數:2233字

那是一把形狀古怪的鑰匙,白鷗也有。

她曾隱晦地試探過白鷗,然而白鷗並不是不明白,只是對人的防備心極重,始終一聲不吭。

可她對自己的身世根本沒剩什麼具體的印象,不過要她交出那證明身份的鑰匙紋身,還有祖母的那句叮囑卻也沒那麼容易。

面對不可靠的人,她寧死都不會鬆口。

可是百里星台是何等精細的人,定然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才會將白鷗的身世和盤托出。那些過往,就如同記憶里年幼的她一樣,那些人被逼迫得無處藏身,不斷地走在逃亡的路上。

那是一個冗長而又悲情絕望的故事,她沒想到白鷗的身世那樣可憐卻又那樣金貴,居然是本朝相王與前朝公主的後代。

如此說來,白鷗豈不是這座華貴威嚴的相王府原主人的後代?!

可相王被誣告謀逆,至今洗雪不去那沉重的罪名,因而身為相王的曾孫女,白鷗的脖子上也同樣死死地安著那道幾乎不可逆轉的枷鎖。

這一切簡直匪夷所思,雲深霧罩難辨真假。

然而當百里星台眸色深幽地說到她有可能是前朝那位最小的公主若汐的後代時,她簡直不要太驚訝!

這真是胡說八道,可笑至極!

她和前朝餘孽能有什麼關係?她不過是一名微末的丫鬟,頂多也只是有父輩的仇家而已!

沒想到百里星台不僅會哄李小仟,還會說故事來誆她一個丫鬟!

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又有什麼意思呢?!

在沒有弄清楚自己真正的身世之前,她絕對不會透露半個字,哪怕她記得的其實也不多。

可百里星台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便說她與白鷗身上關係著一座前朝的寶藏和一樁不小的秘密,若是不儘快解開這些疑團想出對策,她們的下場很有可能會同相王還有若然公主一樣,如流星般瞬間在夜空滑落,消失得不留半點痕迹。

她聽了難免發憷,將信將疑,便說要考慮一下。

百里星台卻大方地讓秦帛送她回去,臨走又囑咐她不要讓李小仟為難!

她想了想便明白過來,如果她與白鷗真的是前朝皇室的後人,那麼以李小仟的身份,最好還是不要知道這層關係。

接下來青園被圍攻的那天夜裡,她親眼目睹親耳聽聞,眾多來勢洶洶卻悄無聲息的陌生死士雖說最後有來無回,可的確全都是沖著白鷗的小院去的,她這才不得不灰心承認了。

李小仟被兇悍無比的惡徒刺殺確實是白鷗連累的。

她從之風口中親耳聽到過,那些惡賊有多麼的喪心病狂無法無天。

她便將鑰匙的圖案給白鷗看,同時還有祖母留下的一句話:

壽陽公主嫁時妝,八字宮眉捧額黃。

白鷗、其實是吟霜在聽到這句詩之後,終於開口與她相認了,將所知的一切都告訴了她。

說實話,在自己身份的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她終於體會到極度的害怕是什麼樣的感覺,她怕得骨子裡都冷得發顫,整個人遏制不住地顫抖著,脫力坐到冰冷的地上,痙攣得想要吐,然而絕望的是,沒有人能救她,她甚至期待下一秒自己會凍結成冰塊,那麼再也不用如此畏懼。

可是吟霜突然跪了下來,單薄的身子像一尾羽毛般擁住了她,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親人的懷抱,在當時巨大的驚懼下竟讓她感覺到一絲安穩如歸的平和。

吟霜的淚撲簌簌掉下來:「柔妹妹,不要擔心,旁人都不曉得你的身份除了暮白,如今我終於又有了一位親人,我真的好開心。

「你若是見到暮白,便替我好生勸他回南夜,是我帶累了他」

然而吟霜連話還沒有說完,百里星台便突然闖進屋來,他根本沒有說話,只是遞給吟霜一張紙。

那紙上畫著一位年輕的男子,被雙臂抻開綁在行刑架上,懸空的雙腿上還綁墜著兩塊重石,那人遍體鱗傷血肉模糊,身上幾個血洞還汩汩地朝外流著鮮血。

只是一張俊氣卻又倔強的臉雖也傷痕纍纍,卻仍舊清晰可辨,神情痛苦煎熬,目光卻似乎暗藏陰戾,唇線桀驁難馴,分明不肯妥協更不肯低頭。

男子的對面是拎著長鞭的衙役的背影,穿著蘇州府皂吏的衣裳。周圍擱著赤紅烙鐵頭的炭爐和不知名的刑具,牆壁上是猙獰的銅飾虎頭狼頭,凸圓的怒目瞪得人不寒而慄。

吟霜登時哆嗦起來,尖叫了一聲:「不要打他!求求你們!」

百里星台就這樣輕易地讓吟霜開了口,說出了沉埋已久絕密的一切,當她醒過神來的時候,什麼都遲了!

她氣得發抖,百里星台可惡的巔峰是無極的。

然而她心下更忌諱的是,倘若百里星台得到了那些寶藏和秘密,會不會同樣對李小仟不利或者造成傷害?!那麼她還不如索性拚卻一死,將一切真相全部告訴太子殿下,是殺是剮全交由太子殿下定奪。

然而百里星台再一次看穿了她,他傲然而淡漠地告訴吟霜,他會儘力搭救逄暮白,甚至承諾會替相王平反。

吟霜不哭了,並沒有聽出背後的意思,可她卻能明白,百里星台是在要挾她們,是讓她們閉嘴。

「你到底想做什麼?!你若是敢對奶奶不利,那也休想全身而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她對人一向有所保留,不肯輕易相信別人,即便對方可能已是這世上僅存的親緣骨肉的吟霜。

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她依然為自己留有後手。

果不其然,身為狀元郎的百里星台再一次體現了他極致的聰敏。

「我准許你參與此事。」

想到這裡,感覺到馬車已明顯地放緩速度,那便是進庄了。

夏花藏在袖中的手穩穩地握緊了一盒胭脂。

無論前路如何血腥崎嶇,除了直面與捍衛,她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