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仙妻 散文詩詞

鬼夫仙妻 第66章墜馬

作者:珍果粒

本章內容簡介:肖辰答不上來。 「我們既允了婚約,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了那樣的事情,當然是想著咱們的關係更進一成,儘早完成婚事,避免夜長夢多咯。」紫苑將門給關上。 關門的聲音與她那怪異的聲音結合,徹底將...

「好了,你們兩個都起來吧。」王上對這件婚事還是挺滿意的,雖然捨不得紫苑,但是他喜歡肖辰是事實,若不是今日這一事,他也是有過想法,要將紫苑許配給他。

肖辰示禮:「謝王上。」

他先站起了身,走到一旁扶起紫苑,想來他是認為她可能會腳軟起不來,猶如他所想,她確實是腳軟了,此時他們的扶持,在別人眼裡卻是恩愛無比的,王上和王后看到這一幕,心裡的愉悅感只增不減。

公主結姻,有多少人歡喜,就有多少人心碎,角落裡,一張嘴角上長了一個黑痣的臉,默默暗沉著。

肖辰將紫苑扶到了自己的坐席上,如今她已經算是自己的半個夫人,坐到自己身邊,並沒有什麼稀奇的,紫苑並不是很情願,但是他扶得過緊,又怕被人看出來,她只能是半推半就。

小段高潮已過,大夥接著盡興暢飲。

「你為何要這麼做。」紫苑心裡有些不痛快。

「我做什麼了。」面沉暗然,他仍然沒有將搭在她肩上的手拿下來。

擺明了就沒有像他剛剛說的那樣,情意至深,紫苑道:「婚姻大事,你怎麼就這麼輕易允了。」

肖辰道:「婚約只不過是人這一生必須要經歷的,今日不允,日後也會允,既是一場意外,便不能讓它毀了你。」

這麼說,他根本就不把這事當回事,今日之事也無關對方是誰,他只是在救一個人的一生而已。

「肖辰。」她的聲音突然沉了下去。

肖辰看著她。

她從他懷中站起,后話既然沒有了,向前走了去,示首:「父王,母后,兒臣有些乏了,回去休息了。」

王后道:「辰兒,你若不飲酒,要不就將苑兒送回寢殿吧。」

任誰都知道肖辰只會打戰不會飲酒,王后也算尋來理由讓他們多有機會相處,王后之前的怒氣可見真的是徹底消退了。

紫苑心倒是堵得緊,欲要開口回絕。

「是。」料想肖辰卻站起了身,答應了。

王后還真的是挺為她的女兒著想的,就這麼急著要自己的女兒出嫁嗎?宮女都給遣了,這一路上就只有他們二人,紫苑因為心裡不痛快,一直都在沉默著,肖辰自知她心裡不痛快,也只是跟著她。

回到了寢宮。

就要別過之時,肖辰道:「嫁與我,就這麼不開心?」

終究還是他先開的口。

「娶我,你就開心了?」紫苑面對他。

「開心。」輕易出口。

剛剛也不知道是誰說的,既是一場意外,便不能讓它毀了她。

紫苑冷笑,道:「將軍,你可知道,母后在眾目睽睽下,讓你獨自送我回來是所為何?」

「……」肖辰答不上來。

「我們既允了婚約,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了那樣的事情,當然是想著咱們的關係更進一成,儘早完成婚事,避免夜長夢多咯。」紫苑將門給關上。

關門的聲音與她那怪異的聲音結合,徹底將房間里的氣氛給壓抑了下來,肖辰

還是很沉得住氣的,道:「我既答應要娶你,便不會食言。」

紫苑取下髮帶,徐徐青絲飄落在肖辰眼前,肖辰並不為之動容。

紫苑雙手附上他,道:「有一句話如何說的,『生米煮成熟飯』,『煮熟的鴨子飛不了』,趁熱打鐵?」

她這撩人的技藝還真是如火純情呢。

肖辰底下的手微微動了動。

撩撥了半天既然還是無動於衷,莫非是因為軍中無女子,便失去了興趣,紫苑莫名的輕笑了起來。

肖辰道:「做何笑?」

紫苑低頭笑:「我在想,將軍是不是在那方面不行。」

原本只是無意脫口而出的話,徹底的給自己惹來了麻煩。

肖辰一把環住她,一個轉身,將她推到了床上,起身上前,緊緊的將她鉗制在了身底下。

「你挑的火,由你來滅。」

他現在就想要讓她知道,他是否就不行了,他親吻上了她。

他既然再敢對她無禮,紫苑開始掙扎了起來,只是他手臂的力量真的是太強了,她根本就動彈不得,她後悔了,後悔去惹惱他,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永遠都贏不了,只會在最後將自己給賠進去而已。

「肖……唔……」他太過霸道,喊不出聲來。

這個女子,膽子實在是太大了,以前是,現在也依然改不了,必須得好好懲戒,懲戒她不可。

紫苑睜大了雙眼,肖辰在咬她,--

一時的疼痛讓她張開了嘴巴,欲要喊出的聲音被徹底奪了過去,好像是因為好不容易將緊閉的門口打開,興奮不已,直接奪門而入,他強硬的侵佔著每一處。

「唔……」紫苑被撥弄得有些吃疼。

反正她日後就是自己的妻子,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王后的意思他是弄明白了,索性,他解開了她的衣帶。

又輕輕的咬了一口,他這是屬的狼嗎?

一陣啃咬之後,終於鬆了口,紫苑終於盼來了機會,不顧嘴上殘留著的嘶痛,開口喊道:「你放開我,放開我,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她害怕極了。

不過是只紙老虎擺了,剛剛的氣勢全然不知所蹤,肖辰輕輕舔下他在她嘴上咬下的傷口溢出來血,嘴上滑過了一抹笑意,道:「可,我當真了。」

「刷」一下,紅衣飄落,被死死鉗制住的雙手,想要遮擋,卻是無力掙脫,她大聲吶喊起來:「來人,來人呀。」

肖辰一手空餘了出來,輕輕撫摸她的臉龐:「殿外無人,好像門剛剛還被鎖上了。」

王后若要是有心助他們,怎麼可能給她留下求助的後手,今日他們真的得要出點成果,她終歸是逃不掉了。

肖辰輕輕的撫摸著她,她隱隱顫抖著,輕輕搖了搖頭,喃喃喊著兩個字「不要」。

眼淚從眼角滑落,肖辰為她舔去,雖然她的意志力在頑強的抗議著「不要」兩個字,但是身體卻特別的誠實,讓他不要停。

他湊到她耳邊,在她耳旁吹了吹風,她的身子在顫抖著,強烈的反應激起了他內心深處的洶湧,他

輕聲道:「別怕,我這一生就是你的了。」

清晨,屋外青鳥歡叫,一聽今天屋外天氣一定很好。

紫苑還在熟睡著,環著她身子的手臂輕輕縮了縮,忍不住在她額間落下一吻。

「還不滿意?」原來她已經醒了,只是眼睛不願意睜開。

肖辰輕輕的抬起她的下頜,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他。

肖辰道:「還不錯。」

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被逼迫著,心裡一直都是鬱悶的,轉過身,不理會他。

「你之前為何要做那樣的曲子。」原本祈願應該是籌備已久,斷不可能是一挑二撥的小曲調就能敷衍過去的。

她好像是記不太清了,之前為何會突然改變主意換了曲子,依稀記得好像是因為看到了他在出征隊伍中,連瞧都沒有瞧過自己:「只是一時興起擺了。」

肖辰往她身邊靠了靠,輕輕摟過她:「曲子很好聽,我喜歡。」

她又沒說是為他奏的,又沒問他喜不喜歡,只是,如今木已成舟,她為何還要這樣強硬,如果他決然的離開,自己是不是又要給自己挖了坑,她弱弱的轉過了身:「你還記得曲子?」

輕輕悠然的小曲調緩緩的升起,這正是紫苑在他出征的時候彈奏的,這倒是很讓她意外,她都已經快要忘記了,他居然還記得如此的清楚,明明當時他瞧都沒有瞧過她,她想起昨夜他對王上說的那番話。

「……每次上戰場,此樂便是臣欲勝的念想。」

紫苑喃喃道:「你娶我,只是為了救我?」

肖辰停下了哼唱,看著她,將她的手拿起,放在了胸口,道:「這裡,念了五年。」

從與她在池塘邊上相遇的那一刻,他便傾了心,自知她繪畫天賦拙劣,特此讓父親去向王上推薦自己,故意捉弄她,讓她學青蛙叫,就是想要她心裡裝裝自己,能為自己有些心緒,斷然請辭也是為了她,他必須練好本領,早日能隨父從征,立下戰績,成為能配得上她的人,好早日歸來,向她提親,昨夜她成功為自己提了一個好的機會。

紫苑有些欣喜,有些難過,他若念了她五年,她又何嘗沒有將她放在心上呢,說了不教,就不教,果斷的去請了辭,之後便沒有再得以相見,再見之時,他既要離開了,她這心早就不痛快很久了。

看見她又不高興了,這次真的把心慌給表現出來了:「我又惹你不高興了?」

紫苑嘟囔道:「你總是欺我。」

「之後再也不敢了。」他抬起她的下頜,雙唇壓了上去。

這一次,誰也沒有逼迫誰,心之誠,身之誠,都彼此相互傾讀著。

王后就站在屋外的不遠處,宮女們已經被遣回來了,原本自己組建的戲碼,然而卻沒有讓自己心中有一些愉悅感,站得是有些遠,但是,她彷彿能透視過前頭的那間屋子,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屋子裡的身影,他們是如何纏綿,如何交/歡的。

「你們就都在外守著,不得輕易進去打擾公主休息。」

「是。」

吩咐完之後,便轉身離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