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3章 寂寞像海水不斷湧來

作者:南國晚風  |  更新時間:2019-01-30 14:05  |  字數:2479字

?????餘生請牽好我的手最新章節!

高梧桐為難地看了看柳溪月。柳溪月微笑不語。

「高老師,」朱閣綺笑笑,「你也太拘泥於形式了。如果和別的女生照張相,就會身不由己移情別戀,那也太經不起考驗了。」

「閣綺這麼漂亮,錯過太可惜了。」

柳溪月說著往旁邊讓了讓,把朱閣綺拉到高梧桐身邊,接過高梧桐手裡的盤子遞給旁邊的人,招手示意攝影師拍照。高梧桐感覺與朱閣綺靠得太近,往旁邊稍稍挪了挪。柳溪月見狀走過去推了一下高梧桐,使朱閣綺側依在高梧桐胸前。

「站好了,不準亂動,笑開心點。」

高梧桐一聽不敢再動,咧嘴笑笑。

攝影師拍完,兩人各歸原位,高梧桐接過盤子繼續端著。

朱閣綺抓起一顆方形糖,剝去糖紙放進嘴裡,含笑看著高梧桐。

「高老師,以後多聯繫。後會有期。」

朱閣綺婀娜而去,消失在酒店大堂里。高梧桐如釋重負鬆了口氣,嘴角露出笑意。一瞥突然發現柳溪月凝視著自己,不禁心慌起來,連忙歉疚地笑笑。柳溪月微微一笑。

「高老師,這種糖也很甜吧?」

高梧桐一聽連忙搖搖頭,把糖吐到紙上,包了掉到附近垃圾箱里。

「太甜了,吃不慣。」

「經常吃就會習慣。」

「不敢,不敢。」

柳溪月惆悵地笑笑,目光看向遠處。

高梧桐心裡稍安,感覺終於過了一個難關。

客人散盡,離開宴會廳之前,蘭陵美左手攬著柳溪月,右手攬著高梧桐,使勁把兩人併攏側挨在一起,摟著兩人的腰,撲到兩人胸前緊緊抱了抱,含淚笑笑。

「多謝了,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老師。」頓了頓長嘆一聲,「高老師,溪月就交給你了。明早請你替我送送她。」

「你放心,一定送到機場。」

柳溪月嘴唇動了動,想拒絕又說不出口。

兩人默默走到電梯間,高梧桐笑笑。

「今晚就送到這裡,明早再來送你。」

高梧桐說著伸出手,

見柳溪月垂手不動,忙又縮了回去。就在那一瞬間,柳溪月也正想伸手給他,見狀只好罷了。

「先回去吧,電梯馬上就來了。明早九點見。」

柳溪月目送著高梧桐出了電梯間,剛轉身便發現高梧桐又出現在拐角處,探頭探腦地朝她看,連忙緊盯著電梯門,裝出不知道的樣子。

那一刻,她真希望電梯早點到又希望晚點到。

回到房間洗漱完拉窗帘時,柳溪月不經意間往外一看,驀然發現高梧桐坐在酒店街對面的一條長椅上。柳溪月苦笑幾許,拉了拉窗帘,躺在床上看電視。過了半個多小時,柳溪月起身從窗帘縫隙往外看,見高梧桐還坐在那長椅上,不由得一陣火起。

「這麼冷的天氣,賭你身體好是不是?死心眼!」

柳溪月懊惱地嘆了口氣,把燈全關了。過了一會兒,她又從窗帘縫隙往外看,長椅終於空了。

第二天早上八點正,柳溪月剛走出電梯間,高梧桐便迎了過來,一言不發接過她手裡的拉杆箱,一起上了開往機場的公交車。

兩人並排而坐,默默看著前方。有一瞬間,柳溪月真想把頭靠在高梧桐肩上,或者握握他的手。到了機場,辦完登機牌後又到了安檢處。高梧桐戀戀不捨地把拉杆箱遞給柳溪月,竭力笑笑卻還是滿臉慘然。

柳溪月恨不得撲到高梧桐懷裡放聲痛哭一場,然而成全他的想法止住了她的衝動,心裡一番掙扎後勉強笑笑:「高老師,謝謝了。」

高梧桐一下子眼睛濕潤,轉頭抹了抹眼淚,強顏歡笑道:

「你太客氣了,祝你一路順風。」

柳溪月去安檢口排隊,目視前方尾隨隊伍慢慢移動。她很想轉頭再看看高梧桐,但還是狠狠心忍住了。柳溪月一點點往前移動,高梧桐心痛越來越強烈。柳溪月進了安檢門消失不見,高梧桐再次眼睛濕潤。

回到千河,柳溪月在外婆家呆了幾天後,回到了萬溪鎮家裡。

春節一天天臨近,節日氣氛漸漸濃了起來。街頭巷尾,不時可見放鞭炮的小孩。剛到家那兩天,她還四處逛逛,到街上湊湊熱鬧,

之後便越來越沒心情出門。原來的初中女同學,大多已經結婚成家有了孩子。路上遇到閑談起來,話題往往自動轉移到孩子吃喝拉撒上。她除了禮貌地誇讚幾句外,實在無話可說。遇到的每個同學,幾乎都會問她有男朋友沒有,什麼時候結婚?這讓她心煩不已。

除了同學朋友外,親戚長輩也異常關心她的終身大事,紛紛推薦這家富那家有權有勢,彷彿工作以後還單身是種罪過。煩不勝煩時,柳溪月乾脆說已經有了。如果再追問,她就說是棵樹。熱心人們一聽往往理解地笑笑,那眼神明顯在說:這個姑娘可能有問題。

春節也似乎不屬於她這類人。小孩子們穿新衣放鞭炮,吃喝玩樂,自然而然。大人們買這做那,忙得理所當然。她是已經工作的成年人,實在沒心思像孩子一樣過節。她是成年人,卻又沒成家沒孩子,似乎不是真正的成年人。介於兩者之間,像異類似的。

除夕夜,聽著此起彼伏的鞭炮聲、禮花呼嘯聲和爆炸聲,柳溪月心裡空落落的,寂寞像海水不斷湧來,似要把人淹沒。這是她畢業後的第二個春節,似乎比上一個更落寞。上幼師時的三個春節,她過得都很愉快。並非因為她還是學生,而是因為她心裡有個想念的人,知道那個人也想念著她。這讓她甜蜜歡喜,踏實安穩,心靜身怡。那時她見到小幼兒,喜歡卻不羨慕,偶爾還會自得地想:我將來的小寶寶,絕對很可愛。

人一旦成年走上工作崗位,似乎就應該結婚生兒育女了。當事人面臨壓力,父母也面臨壓力。柳溪月對此一年比一年感受深。和誰結婚呢?

朱門富可謂青梅竹馬,父母喜歡,門當戶對,對她一往情深,親朋好友都認為很理想,但她就是找不到感覺。理智上她認為朱門富很理想,但感情上卻很排斥。她毫無與他親熱的慾望,更沒有眷戀思念的情愫,有的只是熟絡親切,好朋友似的關心。和他在一起,她很想放開點卻總是放不開,就像關係很好的男同事。她也和他開玩笑,卻始終把握分寸。他對她很好,她很感動,但感動不是心動。

讓她心動的人,還是那個讓她心痛卻無法割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