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請牽好我的手 散文詩詞

餘生請牽好我的手 第七十章 怎麼捨得掐你,愛還來不

作者:南國晚風

本章內容簡介:香穗快步走了過來。 「白老師好1 蘭陵美和柳溪月連忙問好。白香穗打量了一下高梧桐。 「這蒙面人是誰?竟然能把你背到四樓,力氣怪大的。是你什麼人?」 「這是我哥柳溪明,從...

高梧桐折下台階,走到兩人旁邊。報紙放下,露出兩張笑臉。原來是蘭陵美和柳溪月。蘭陵美笑道:「高老師,一心只盯著樓上的白娘子,心愛的人在眼皮低下都看不見。」

高梧桐看了一眼柳溪月,歡喜地笑笑。

「真巧,竟然在這裡遇到你們。」

「柳溪月跟我打賭,說在這裡會遇到你,沒想到你還真來了,你們是早就商量好了設圈套給我鑽,還是有心有靈犀啊?」

「坐著幹嘛,都到樓下了,不上去看看太可惜了。」

「我倒很想上去,但柳溪月身體不舒服,爬不動四樓。」

「看樣子不像埃」

「她是在強顏歡笑,不想讓別人擔心。」

「哪裡不舒服,快告訴我。」

「她大腿抽筋了。」

「究竟哪裡不舒服?」

「她心裡不舒服,想要你背她上去。」

「你真爬不動?」

柳溪月避開高梧桐關切的目光,沒好氣道:

「一百層高也沒問題。」

「學生太多了,人言可畏。」

「陵美,你上去看看吧,我在這裡等你。」

「我才不會把你一個人丟下呢。有些人嘴上說得很漂亮,其實都是騙人的空話。我說你太幼稚你還不承認,現在應驗了吧。在乎你的人才不在意別人的議論,不在乎你的人什麼都是理由。高老師,不麻煩你了,我會背她上去。你身體好,先上去『一覽眾山攜吧,白老師剛上去不久,正在裝飾你的風景呢。」

「陵美,你不要說了。」柳溪月滿臉失望。

高梧桐猶豫幾許,把柳溪月手上的報紙一把奪過來,卷折成圓筒狀,戳了四個孔,往頭上一罩,恰好露出兩隻眼睛、鼻孔和嘴,稍稍調整后攏了攏脖子處的報紙,不容置疑地對柳溪月說道:「起來,我背你上去。」

蘭陵美從包里翻出根鬆緊帶打了個結,高梧桐接過套在脖子上。

柳溪月起身趴到高梧桐背上,高梧桐摟著她大腿直起身來就走。

蘭陵美跟在旁邊,笑著對柳溪月做了個勝利手勢。

「蒙面人,走慢點,背不動就說。」

「先練練也好,」高梧桐笑哈哈道,「遲早要背新娘子,。」

「放我下來,

」柳溪月掙扎了一下,「我自己上樓。」

「新娘子,」蘭陵美笑著拍了拍柳溪月的背,「乖一點。」

「聽見沒有,」高梧桐晃了晃,「新娘子,不要亂動。」

柳溪月掐了高梧桐一下,把臉貼著他的背,盡量避免與人對視。

到了頂層,高梧桐彎腰剛把柳溪月放下,白香穗快步走了過來。

「白老師好1

蘭陵美和柳溪月連忙問好。白香穗打量了一下高梧桐。

「這蒙面人是誰?竟然能把你背到四樓,力氣怪大的。是你什麼人?」

「這是我哥柳溪明,從家裡來三江看我,聽說我們來這裡春遊,就跟到這裡玩。小時候他就喜歡背著我鬧,現在還是沒有改掉。他腦子有點問題,一激動就喜歡弄些東西罩在頭上,別人一碰就大發雷霆,甚至亂咬亂叫。他還有個毛病就是疼痛反應比較弱,掐他的時候就像不會疼,沒反應。」

「不可能吧?」

「是真的。白老師。我掐給你看。」

柳溪月使勁掐了一下高梧桐的手臂,高梧桐疼得挺了挺身子,但卻裝出一副沒感覺的樣子。白香穗驚訝地笑笑。

「還好是人掐,要是狗咬怎麼辦?」

「這個--

倒不怕,他會跟狗賽著咬,狗搞不清狀況,往往被他嚇跑。他恢復正常后,經常一嘴狗毛,家裡也很頭疼。他這次來公園玩,其實是看病之餘來逛逛。」

高梧桐點點頭,張大嘴巴露出牙齒做了個咬的動作。

白香穗一驚,畏懼地往後退了退。

「你們有沒有見著高梧桐老師?」

「見著了,在一樓後門椅子上看報紙呢。」蘭陵美道。

「你們慢慢看,我先下去了。」

白香穗快步從內樓梯往下走,身影剛一消失,高梧桐便連忙把頭上的報紙扯掉,從外樓梯往下沖,在底樓後門外的一條長椅上坐下,把皺報紙拉平整,遮住臉裝模作樣看了起來。片刻之後,白香穗出現在後門口。

高梧桐放下報紙朝白香穗揮了揮手。

「白老師,來這裡坐坐。」

「不了,我去別處看看。」

柳溪月和蘭陵美在樓上目送著白香穗遠去,下樓來找高梧桐。

「高老師,辛苦啦。」柳溪月低頭笑道。

「你下手好狠。」高梧桐板著臉。

蘭陵美笑笑,把柳溪月的手臂拽了伸到高梧桐到面前。

「這個人就是可恨,狠狠掐她一下,幫我也解解氣。」

高梧桐用報紙輕輕打了打,恨恨地喘了口粗氣。

「你就是喜歡掐人,這次非讓你嘗嘗被掐的滋味。記住,只准笑,不準叫,不準哭。」說完握緊拳頭捏了捏,骨節咯咯直響。

柳溪月可憐兮兮求饒地看了一眼高梧桐,咬著嘴唇不說話。

高梧桐張開手掌,右手拇指食指活動著伸向柳溪月的手臂。手指觸著柳溪月的袖子時,柳溪月緊張得手抖了抖,眼睛也閉了起來。

高梧桐輕輕捏了一下她的袖子,又把手收回來。

蘭陵美笑笑,把柳溪月的手放下。

「掐得這麼狠,真是沒見過。」

柳溪月睜開眼睛笑笑。

「嚇死我了。」

「人家怎麼捨得掐你,愛還來不及呢。」

柳溪月臉紅了紅,對高梧桐柔憐地笑笑。

高梧桐用報紙拍拍她的頭。

「你嘴巴子越來越厲害了,居然說我會跟狗賽著咬。」

柳溪月調皮地笑笑。

「名師出高徒嘛。」

高梧桐哈哈大笑。

「腿沒什麼問題吧?」

「都是瞎說的。誰叫你說我大腿喜歡抽筋。」

「不要那麼肉麻好不好,我要吐了。」

「是不是你的恐高症出現反應了,下次不能再爬那麼高了。」

「你才恐高症呢!我要去大草坪了。」

「哪裡有什麼好玩的?偏僻嗎?」高梧桐道。

「聽說可以騎馬。」柳溪月道。

「你們穿裙子方便嗎?」

「不影響,有襯褲呢。」

「依依不捨的,你到底去不去。」

「我和你們一起去。」

「不用了。」

「注意安全1

高梧桐目送著兩人消失在拐角處,又接著翻看報紙,不知為什麼,心跳似乎越來越快,心慌心亂,莫名其妙的不安感越來越沉重,壓得人像要窒息似的。又過了一會兒,高梧桐再也坐不住了,站起來把報紙往垃圾桶里一丟,快步往大草坪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