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漫漫我心遙 散文詩詞

君心漫漫我心遙 第105章 你和你的唐斐哥哥

作者:丹個丹

本章內容簡介:全身。 倒不是特別癢,過個一天一夜的時間它自己也能消散,只是陸遙臭美,大夏天裡無法忍受身上一片尷尬的紅,所以每次都會抹藥膏,讓紅點能消下去快一點。 她平時挺注意,就算出去也會做好必要的...

陸遙抬起頭時,一整個晚上堵在心裡的煩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依言走到他床邊,笑著朝她攤開手心,她的手裡有一個小瓶子。

路君峰卻在看到這個小瓶子后倏地變了臉色,他突然坐直身體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動作有些粗暴的將她的長袖睡衣往上捋。

果不其然,從手腕開始發滿了一整個手臂的小紅點,再去看她領口,才發現紅點已經爬到了那兒。

他的一張臉陰沉得可怕。

陸遙好似沒發覺面前之人的情緒變化,依舊沒心沒肺地開著玩笑:「既然你還沒睡,就勞駕你幫我打個下手吧?」

路君峰忍著怒火問她:「怎麼打?」

陸遙將手裡的藥膏在他眼前晃了晃後向他解釋:「手上腿上還有我自己夠得著的地方都已經塗好藥膏了,就後背上實在沒法夠著,你……你幫一下我。」

陸遙的皮膚對紫外線有輕微過敏,有時在外頭的烈日下呆的時間一長,身上就會發一粒粒的小紅點,從手臂上開始,能發滿全身。

倒不是特別癢,過個一天一夜的時間它自己也能消散,只是陸遙臭美,大夏天裡無法忍受身上一片尷尬的紅,所以每次都會抹藥膏,讓紅點能消下去快一點。

她平時挺注意,就算出去也會做好必要的防晒措施,但今天在孤兒院不知不覺就和孩子們玩嗨了,等到她想起這茬兒,身上已經有了反應,還好來w市前,路君峰有先見之明讓她備著藥膏以備不時之需。

她原本沒打算找他幫忙,背上即使擦不著藥膏紅點退不下去其實也不影響她穿漂亮衣服,可今天晚上她覺得自己在他面前實在是太過於憋屈,出於想要他重視在乎自己的心思才不得已的出此下策。

陸遙雖然不甘願承認自己這種做法傳承於「美人計」,但又不得不認可這種方法的效果實在是好。

路君峰放開陸遙的手腕,身體重新靠回了床頭,他雙手抱胸,好整以暇道:「好啊,那就脫衣服吧。」

陸遙:「不用脫衣服,我背對著你,你的手從我衣服下擺伸進去塗就行了。」

路君峰挑了一邊眉,試探著問:「你不脫衣服,我看不到你背上哪兒發紅點,難道你想讓我的手在你後背上的每一處都摸過去?」

他的話讓陸遙一愣,這點她倒是真沒想過,可除此之外,她又想不到其他可行的辦法。

見她猶豫,他提議:「所以我建議你還是脫衣服吧,就算你脫了也是背對著我,我也什麼都看不到。」

陸遙覺得話雖這麼說,可讓她真當著路君峰的面把衣服脫了,即使像他說的他根本看不見什麼,但……她還是說服不了自己。

「其實也就剩背上沒塗藥膏,也不是太難受,還是算了吧……」

「算了?」路君峰譏笑道,「你大半夜不睡覺千方百計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連衣服都沒能成功在我面前脫掉呢,就甘心這麼算了?」

陸遙這才突然反應過來他剛才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他是在羞辱她!

她艱難地調轉自己的目光,望著他的臉,直面她剛才一瞬間明白過來的他心裡對她的醜陋看法。

陸遙強忍著心裡的難受:「路君峰,你剛才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反問:「陸遙,你又是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一股翻江倒海的難受幾乎快要淹沒了她,可是她毫無辯駁的理由,她垂下眼眸,「我知道了,對不起,這麼晚打擾你休息了……」

說完陸遙轉身就跑!

「阿遙1

而路君峰在她轉身的那一刻才感到了無窮無盡的後悔,他朝她飛奔過去,在她準備開門前抓住她了的手!

陸遙用力的將自己的手往外抽,她想要離開這個人和這間房間,可是路君峰抓著她的手指好像變成了一座讓她逃脫不了的堅固牢籠,紋絲不動地罩在她的頭頂上方。

突然間,陸遙覺得今天一整個晚上的期盼,難受,煎熬,疲憊全都紛至沓來,讓她再也忍受不祝

她拿沒有被他控制住的手朝他胸口揮去,只是手還沒碰到就被人牢牢地箍祝

路君峰不顧她的掙扎將她鎖在了自己懷裡。

他慌亂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響起:「阿遙,對不起,我剛才……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原諒我,你原諒我好嗎?我只是……只是在生你的氣,我氣你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氣你不心疼你自己,氣你每天回來都這麼晚……」

陸遙埋在他懷裡,聲音有些含糊不清:「我以為你……不在乎。」

她的話令他這兩天所有故意對她隱匿起來的喜怒哀樂全都匯聚成一股聲勢浩大的暗流,在他那顆幾乎被她傷碎了的心裡來回的碰撞!

他幾乎要把她撕碎了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可嘴裡的話卻溫柔似水:「傻瓜,怎麼會不在乎,怎麼可能不在乎……」

她想了個折中的法子,將睡衣脫了后反著穿,能讓人看到她的整個後背又不至於讓自己真空。

她盤腿坐在他床上,他坐在她身後的床沿,手上抹了藥膏仔細地給她擦。

陸遙的白不只是白一張臉,她像陸勻,陸家祖上和南疆的基因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傳到陸遙這一輩,除了比別人眼深鼻挺外,身上的皮膚也是又白又滑,摸久了她身上那一片片的紅點,再去摸她沒發紅點的正常肌膚,就顯得更為柔滑了。

「今天在醫院我說的那些話,你別放在心上。」她一整個晚上其實都在想著這件事,她因為和爺爺鬧得不開心而把他無緣無故的牽扯進來,他雖然沒說什麼,但她知道自己那句話傷了他的心。

他口氣淡然道:「我知道。」

陸遙拽著睡衣的下擺,不知不覺間將下擺擰成了皺巴巴的一塊破布,她嘆了聲氣為自己辯解:「我沒想到外公見到唐斐哥哥會那麼不客氣,他雖然一直都對人不太友好,甚至是冷冰冰的,但對我們這些孩子算是挺不錯,特別是唐斐哥哥和小孟。我們從小一塊兒長大,他們不像其他孩子怕我外公,我外公也一直很喜歡他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路君峰打斷她的思考:「從小一起長大?」

陸遙點頭如搗蒜:「從我有記憶起,我,小孟還有唐斐就認識了。那時候我們上同一個幼兒園,同一個小學,放了學寒暑假也幾乎在一塊兒,我們三個家裡的大人們都認識,平時過年過節也老是碰面,要不是後來唐斐哥哥移民去了m國……」

他追問:「要不是他移民去了m國,你會怎麼樣?」

陸遙剛才不過是順著自己的思緒這麼隨口一說,其實她並沒想好「要不是」這個假設的結論是什麼,此刻路君峰這麼鄭重其事地問她,倒讓她愣住了。

是啊,就算唐斐沒去m國,她也沒搬去s市,又會怎麼樣?

「想好了嗎?」見她沉默不語,他的目光不知不覺間帶上了冷冽,只是她背對著他,看不到而已。

雖然看不到卻感覺到了,她嬌嗔道:「哎呀,你別碰那裡,那裡癢……」

她閃身想要往一邊躲,被他一把拉回了自己身前,他沉聲警告她:「別動1

「哦……」陸遙求人幫忙,不得不低頭,只能摸了摸鼻子立刻服軟。

路君峰的手指在她細嫩的腰側「流連」了一會兒,在她想要再一次逃離之前才放過了她。

陸遙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現在想好了嗎?」身體上放過了她,又開始打起了心理戰術。

「什麼?」陸遙剛才身體上被他的手指掠過激起的那陣酥癢難耐,惹得她早忘了剛才說了些什麼。

路君峰好心的提醒她:「你和你的唐斐哥哥……」

「我和唐斐哥哥?」陸遙不明所以地反問,「我們怎麼了?」

「你們兩個……關係很好吧?」

「嗯,挺好的。但其實……我和他之間,和小孟相處又不一樣。」路君峰這麼直白的問自己和唐斐之間的關係怎麼樣,才讓陸遙在這麼多年,特別是唐斐走後的七年時間裡,終於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他們之間的關係究竟算不算得上好,或者說他們之間的關係到底算什麼呢?

「他比我們大三歲,從小就長得比我們高大,懂得也比我們多,大人們都很喜歡他,只要是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挨罵。我小時候很黏他,小孟也黏他,但他因為是男孩子很多時候都要裝出自己不害怕不難受能挺過去的倔強,可是我不一樣,我是個小女孩,我想哭就哭想撒嬌就撒嬌。而每當我哭鬧,他都會想盡辦法的哄我,我們三個小時候都沒什麼朋友,所以只能互相報團取暖。」

想起童年那些如小孟嘴裡一直念叨的「上房揭瓦下河撈王八」的趣事,讓陸遙忍不住笑出了聲,露出了她的那顆虎牙,她忍俊不禁的模樣讓路君峰的心口化成了一片暖洋。

「我過去一直覺得這輩子我們三個人都會在一起,是同學朋友更是家人,直到唐斐哥哥的突然離開才讓我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如你希望的那般永遠陪伴在你的身邊,他的出現和離開從來都不由你來決定。」

路君峰的手一頓。

陸遙在說這些話時表現得一派雲淡風輕,其實她在經歷那段被人無端拋棄,埋怨唐斐也埋怨自己,找不到他一聲不吭離開自己理由的日子時,總以為自己永遠都無法走出這些痛苦。

但最後,無論當初被傷得多痛,她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了出來。

那些她守在白色奶箱下的日子,她不敢睡太熟怕他半夜偷偷回來的夜晚,無數個埋怨這個人又不得不想念他的日子早已經是過去了。

「那現在呢?」他突然出聲打斷她已經飄遠的思緒。

「現在什麼?」

「現在,你還想要和他永遠在一起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