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十五章 松花蛋作坊(二)

作者:雋眷葉子  |  更新時間:今天05:10更新  |  字數:2280字

首先點到的是陳林海和張堅強,這兩人是蘇雲朵與陸瑾康提議,經過寧忠平考察之後定下來的泥灰調製人員,也就是松花蛋作坊的技術核心人員。

陳林海是庄頭陳大的二兒子,也就是紫蘇的二哥,是蘇雲朵最先確定的人選,寧忠平考察之後,對他也是相當滿意。

張堅強是陸瑾康推舉的人選,寧忠平考察之後,覺得此人品性與陳林海不相上下,雖然年齡大了些,卻比陳林海還有一個更大的優勢。

張堅強年近不惑卻還是個光棍,爹娘早逝無兄無弟,據說在戰場上傷了命根子,不願意連累他人,故而一直沒有成親。

這樣的人,只要能夠保證他晚年生活有靠,就算面對再大的利益誘惑也未必能打動他,這就成了他比陳林海更適合掌握松花蛋腌制核心技術優勢。

蘇雲朵得了寧忠平的考察結果,心裡自是有些猶豫,最後還是陸瑾康提了個建議:「不若讓他們兩人共同負責調製灰泥,互為監督。再說咱們這作坊每日需要調製的灰泥可不算少,只一個人要完成這項工作,只怕有些重。」

蘇雲朵想了想,採納了陸瑾康的這個提議。

將陳林海和張堅強帶去堆放著草木灰和石灰的大倉庫里,蘇雲朵並沒有與他們多說什麼,只是強調了保密紀律,並再三申明灰泥的配比是松花蛋能夠成功的關鍵不容有失。

因這兩個人是作坊能否成功的關鍵,陸瑾康自然也跟了過來,他比蘇雲朵自然多了幾分冷酷,直直地盯著兩人:「你們能被選中自是鎮國公府對他們的信重,今日蘇姑娘傳授之灰泥配方比例是作坊的命脈,絕對不能有失。

你們曾經都是鎮國公府的親衛,當知道鎮國公府的鐵律,若此配比泄漏出去,一旦查證必軍法處置絕不容情。可明白?!」

陸瑾康話音剛落,陳林海和張堅強上前一步,單膝跪地抱拳異口同聲道:「公子請放心,屬下願肝腦塗地,絕不辜負公子和蘇姑娘的信任和重託!」

接下來蘇雲朵口訴草木灰與石灰的比例,紅茶和口碱的加入量,以及調配過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項,尤其重點吩咐,所有要用到水的地方必須全部是熟水,不可沾染生水。

陳林海這才明白,為何一大早王總管就吩咐下去,煮了差不多一水缸的開水晾在那裡,他原先還以為是給幹活的人喝的。

「陳林海,你來複述一下,草木灰、石灰、口碱、紅茶還有鹽的比例。」正在陳林海胡思亂想之間,突然被蘇雲朵點了名。

陳林海趕緊收回跑遠了的神思,腦子裡迅速地過了一遍剛才蘇雲朵口訴的配方比例,上前一抱拳朗聲報了出來。

蘇雲朵緊跟著又問了陳林海一些必須注意的事項,陳林海也一一做出了回答。

蘇雲朵雖說逮住了開小差的陳林海,見他將比例和注意事項都說得清楚明白,自然也就不會多說什麼,只不過看向陳林海的眼睛裡卻多了一絲警告的意味。

站在蘇雲朵身後的紫蘇更是對著陳林海好一番齜牙咧嘴。

陳林海再不敢開小差,腦子放空亂跑馬,集中注意力聽蘇雲朵的講解,有什麼不太明白的地方也及時詢問直到弄清楚為止。

今日的第一批灰泥是蘇雲朵與紫蘇合作調配而成的,兩個姑娘家力氣有限,調製的量自然不多,卻也足夠蘇雲朵和白芷接下來示範教學需要的灰泥。

蘇雲朵讓陳林海和張堅強將調好的灰泥抬到倉庫外面,再一次告誡兩人,以後所有調好的灰泥都應由他們抬出倉庫,並與下一個程序的管事進行簽字交接。

這個過程就從今日這兩大桶灰泥開始。

下一個程序的管事名叫蔣輝,已經帶著幾個工人等在倉庫外面,見陳林海與張堅強抬了灰泥出來,趕緊帶著人過來接手。

一番交接之後,灰泥由蔣輝帶著人抬往滾灰泥那間工房,蘇雲朵接下來自然也要去那間工房指導下一道程序的工人進行鴨蛋滾灰泥了。

她特地將紫蘇留了下來:「紫蘇,你留下來看著他們調製灰泥,他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大膽指教。」

吩咐完紫蘇,蘇雲朵又轉向陳林海和張堅強道:「你們兩個有什麼拿不準的,只管問紫蘇,她已經跟著我調了幾個月的灰泥了。」

幾人自然連連點頭,蘇雲朵這才帶上一直守在倉庫個的白芷去了滾灰泥的那間工房。

這間工房裡一共有十個工人,以女工居多。

鴨蛋是今日一早才從各個莊子里送過來的,蘇雲朵去灰泥倉庫傳授調和灰泥的時候,這些鴨蛋已經進行了預處理,用抹布擦去鴨蛋表面的灰與水分,並將開裂或者破的鴨蛋挑撿出來。

蘇雲朵挑了幾個筐子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問題,這才開始講解如何讓鴨蛋裹上一層均勻的灰泥,

在傳授之前,蘇雲朵又檢查了一番前幾日清洗的陶罐,本以為這些陶罐已經送來數日,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卻不料檢查了五隻陶罐,居然就有兩隻裡面有水。

蘇雲朵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平靜地讓王躍帶人將所有的陶罐再進行一次複檢,結果幾乎有一半的陶罐進了水。

這下子陸瑾康的臉沉了下來,若非蘇雲朵有個使用之前檢查的習慣,這一批松花蛋送去宮裡,可就要出大事了。

這種時候發火是最沒有用的,蘇雲朵看了寧忠平一眼,寧忠平趕緊拉著王躍佔了幾個工人重新檢查所有的陶罐。

這一番檢查,還真是讓王躍驚出一身的冷汗。

這些松花蛋最終的去向,王躍自是清楚的,若非發現及時,待這批松花蛋送進宮,別說是他,連鎮國公府都得被連累。

雖然最終查找原因並非人為造成而是前日下午的那一場暴雨所致,卻還是給王躍提了個醒,更是很好地給大家上了一堂課。

排除了一次質量隱患,蘇雲朵開始傳授滾灰泥,這個過程由蘇雲朵親自講解,白芷示範,主僕二人配合也是十分默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