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門毒宗 散文詩詞

唐門毒宗 第一百三十七章 妖女

作者:粉筆琴

本章內容簡介:以為一切都還在掌控之中,就應該還不會到撕破臉的局面。」 「是啊,撐過了這次試煉,一切都好辦了。」 唐九兒看向姥姥,眼裡浮動著隱隱的激動:「您不會是打算……」 姥姥點頭道:「我的...

「兩個?」姥姥的眉一蹙。

「就這麼一點毒,子琪能昏倒?哼1唐九兒眼裡閃過不悅之色。

子琪的天賦可不差,資質平心來說也絕對是上佳,依照她自身的能力,再加上已經開始修習毒功,這毒就是再翻三倍量她也不會昏倒,如今居然能躺在屋裡,這不擺明了是裝的嗎?

聰明反被聰明誤,就是這個意思。

「想弄清楚無可厚非,可是你這樣實在是太冒險了,要是他們在飯食中下的是劇毒,這會兒,我們只怕是損失慘重。」姥姥憂心沖沖,今日這突然的情況真得嚇到了她。

「出了這麼個事挺好,整頓有理,防備更甚,他們也不會在這上面絞盡腦汁了,只不過……這次他們根本就沒在飯食中下毒,有毒的是餐具,想來你讓我以後盯著飯食,怕也是防不勝防。」

姥姥聞言一拳砸在了桌上:「那……就只能先給他們甜頭了1

「這是個辦法,讓他們以為一切都還在掌控之中,就應該還不會到撕破臉的局面。」

「是啊,撐過了這次試煉,一切都好辦了。」

唐九兒看向姥姥,眼裡浮動著隱隱的激動:「您不會是打算……」

姥姥點頭道:「我的身體越發不行了,怕是等不到下一次試煉。況且現在他們太張狂了些,只怕也不會給我們更多的時間。」

「可是,花柔現在只練到第三層,恐怕……

「時間不多了,你我沒得眩」

唐九兒咬唇沉默,神情糾結。

姥姥看著唐九兒那躊躇的模樣,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這次試煉之時,我會派一名毒房弟子出去執行任務。」

唐九兒身子一顫,雙眼緊盯著姥姥。

「先前的葯已經吃完了,你親自配一批『九日裂心丸』吧1

唐九兒聞言不禁眼中淚光山洞,姥姥又捏了捏她的手,喟嘆道:「唐門欠你太多,此番……定不負你。」

唐九兒當即單膝下跪:「門主放心,九兒知道自己的責任,也絕不負唐門。」

姥姥笑著將唐九兒拉起來:「不過,下次你做這些東西時先給我通個氣,還好唐寂沒把參蕨放進去,不然搜出兩份來,可就好笑了……」

「什麼?」唐九兒驚訝地看著姥姥:「搜出來的那份不是您……」

「當然不是。」姥姥說完眼裡也閃過了不安之色:「這麼說那份也不是你……」

唐九兒搖搖頭,此時她與姥姥對視的目光中滿是驚訝。

會是誰呢?

「真不是你放的?」主廳的密室內,唐九兒抓著琳琳的雙肩,神情激動。

她能夠想到的人就是琳琳,可琳琳卻說不是她。

「怎麼可能是我?我本身就在閉關,是您喊我出去偷偷把瓷瓶換了就回去,我照做了呀!您壓根兒就沒提什麼參蕨,我更是不知道啊1

「不是你,那會是……」話說了一半,唐九兒突然想到了一個人:慕君吾。

難道,是慕君吾?他看過我毒房的書,更了解過一些毒物,應該是他吧?

「怎麼了師父?這是出什麼事了嗎?花柔不會還是被陷害了吧?」

唐九兒皺眉搖頭:「別問了,既然不是你放的,這事兒就與你再無關係。試煉的日子近了,咱們抓緊時間,我得再多教你一些……」

琳琳聞言登時興奮起來:「您要我參加試煉?」

「不。」

琳琳一頓,笑容僵祝

唐九兒沖琳琳微微一笑:「那是你離開唐門的時候。」

……

唐簫一身疲憊地推門進屋。

--

關上房門后,他點燃蠟燭。剛一回身,就看見了一個人,嚇得他後退一步,這才看清那坐在座位上的人是姥姥。

「姥姥您……」

「參蕨是你放的?」姥姥雙眼盯著唐簫,開門見山的問話里已有隱怒。

唐簫一愣,而後他低下了頭一聲不吭。

看到唐簫的默認,姥姥的眉皺了起來:「你是不是已經忘了自己該做什麼了?」

「我沒有1唐簫抬頭,一臉正直:「我只是看到有人陷害花柔,就做了我該做的事……」

「該做的事?」姥姥不悅地打斷道:「是四處伸張正義嗎?」

唐簫看得出姥姥已動怒,雖然他心裡不覺得有錯,但還是閉緊嘴巴不做反駁。

「簫兒,你可是唐門未來的繼承人,不是什麼刑堂堂主!你給我聽好了,這些事自有人去做,你只需做好……你自己的事1

聽著姥姥的語重心長,看著姥姥的犀利目光與凝重神色,唐簫心有不甘,但還是點頭妥協:「我知道了,姥姥。」

「別不甘心,也別覺得委屈,你心裡得有桿秤,得知道,誰輕誰重1

「是,姥姥。」

就在姥姥訓誡唐簫的時候,毒房的東廂房裡,子琪和子畫也在小聲嘀咕。

「所以,這一次我們又失敗了?」

子畫聳肩攤手:「對啊!誰知道那瓷瓶里的毒藥怎麼就沒了?而且灶房裡居然還搜出了參蕨,只怕從一開始,就有人在玩我們1

「玩我們?」子琪臉色陰鬱:「就憑她?」

「姐,算了吧1子畫撇嘴嘆息:「這麼多次,咱們沒一次得手的,這次……又黃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別和她較勁兒……」

「你是糊塗了嗎?」子琪瞪著子畫:「你以為我們放過花柔,就能安生了?」

子畫不解地看著子琪:「不能嗎?」

子琪氣惱地捶了子畫的肩頭:「你傻啊你!毒主這麼護著花柔,還私下教她制毒,這擺明了是器重她。如果我們不把她除掉,毒主就不會把我們當心腹,萬一我們沒機會進試煉之地,鳳主會放過你和我嗎?」

子畫聞言面露懼色:「那……那我們現在還能做什麼啊?」

子琪沉默著看向西廂房,眼神毒辣。

……

夜雖已深,但今夜註定很多人都無法安然入睡。

「虧你想到了用取材料說事兒,我以為她會百口莫辯,可惜還不是……」唐詩琪嘆了口氣,往丈夫的懷裡蹭了蹭:「不過,我倒不覺得白搭。」

「瞧出些端倪了?」

「嗯,唐九兒那麼護著花柔,看來我的推測沒錯。」

唐雷此時眯了眼:「參蕨出現在玉參之中,應該是門主出手掩飾。看來,這個花柔對於門主來說,也不一般。」

「當然不一般了,如果花柔繼承了天脈,毒房這個殘支就能復興,門主手裡就多了一支重要的籌碼,你我可就……」

唐雷面色凝重道:「你那邊查出結果了嗎?」

「運氣不好。」唐詩琪嘆息道:「當年和她一起出去任務的,全都死了,再往下查,難。」

「全都死了?什麼時候死的?」

「你問這個干……」唐詩琪不解的表情瞬時變為恍悟:「我懂了,你是怕這些人都是被滅口的?」

「對於門主來說,保全一個天脈,就算是死上十幾個人,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唐詩琪鄭重道:「給我兩天時間,我會弄清楚的。」

「不僅要弄清楚這些,還要找找可能和這些人相近要好的,總會有人知道些秘密的。」

唐詩琪笑道:「明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