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四章終於親上了二

作者:白子持  |  更新時間:今天04:09更新  |  字數:2423字

?????雖然一直再跟自己洗腦,但真的直視著於楊近在眼前的時,她的臉還是控制不住的紅透了。

於楊本就意志力薄弱,見貝小丫主動靠近,他剛找回的一些自制力,瞬間又土崩瓦解了。

上次觸碰這張薄唇時,並沒有品嘗出他的味道,只覺得他軟軟的,潤潤的。貝小丫像只貪吃的小貓,眼盯著於楊的唇湊了上去。

沒有任何接吻的經驗,貝小丫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靠天性對著於楊的唇又舔又咬。果然軟軟的,還伴隨著淡淡的煙草味,味道比想像的要好。

只是.......

貝小丫撕扯了一會,終於停住了動作。在看向於楊時,他直直盯著自己,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你不喜歡啊?」貝小丫尷尬的收回手,想要逃開。

於楊卻突然回了神,手快速的抓住貝小丫的手腕把她固定在了床上。貝小丫沒有防備,腦袋在仰回去的時候還撞了一下。雖然隔著被褥,但是下面到底是木板,這一下撞的還不輕。不過她也沒時間管這個,因為於楊已經什麼都不顧的欺了上來,眼裡的慾望濃的好似能噴出火來。

貝小丫看著他的樣子,心裡倒是有些發怵了。

「於楊。」貝小丫喘著粗氣,胸口也是起伏不定。

於楊好似什麼都聽不見一樣,目光直鎖著貝小丫香軟的櫻唇吻了下來。

不同於貝小丫的小心嘗試,於楊的吻來的很是猛烈,好似一直飢渴的困獸,想要把身下的人整個吞咽掉一樣。

同樣也是出於本能,但於楊卻比貝小丫容易上手的多。一開始貝小丫被他吻得一度呼吸不穩,人隨時都好像會缺氧一樣。但這種情況只持續了一小會,於楊很快摸索出門道,嘗試著給貝小丫渡氣。貝小丫也逐漸放鬆,被他帶著投入其中。

兩個人的唇瓣被用力地摩擦吮吸著,漸漸地,於楊似乎不在滿足於此,舌尖撬著身下人的貝齒想要入侵。貝小丫已經沒有任何神志可言,牙關更是沒有防備,很容易被人侵了進去。

「唔。」

灼熱的舌帶著無盡的渴望在裡面攻城略地,肆意席捲裡面的甜蜜,毫不知厭倦。身下的人已經徹底的棄甲投城,任他毫無忌憚的攻城略地。

纖細的手無力的想要抓住些東西,細指剛觸碰到於楊的手背。骨節分明的手指便配合的和她手指相交織的握在了一起。貝小丫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手指攀附著不願意鬆開。

隨著吻得深入,兩個人的身子也逐漸緊貼在一起,但於楊似乎還是覺得不夠,人依舊緊迫的壓向身下的人,好像要把她的身子完全融入自己的身體里。

貝小丫已經能感覺到身體的某處已經被他擠壓的不適,她想要逃離,但卻沒有絲毫的退路。於楊的慾望,遠比她想的強烈。

於楊仍舊眷戀的吻著,他的氣息好似通過口腔傳到身下人的四肢百骸。身下的人酥軟的攤在床上,渾身在沒有一絲力氣。

「唔~~」貝小丫剋制不住的嚀嚶出聲,聲音好像被下了蠱一樣,瞬間就迷惑住了身上人的神經。

於楊喘著粗氣睜開眼睛看了眼身下的人,但見她眼神迷離的望著自己,他勾著唇角壞笑著又攻了上去。這波進攻比之前更激烈,貝小丫只覺得身體好像要被榨乾一樣,四肢酥麻無處安放,腰部迎合的拱起,彷彿它想要的不止於此。

他們連僅有的結婚證都是他和蘇茵的。

於楊鬆開貝小丫的一隻手,想要用它進行更具有進攻的動作,但他剛探進身下人的衣擺,觸摸到她的皮膚,攻掠的動作便頓住了。

再繼續下去,真的就剎不住了。

於楊暫停住所有的動作,喘著粗氣把頭移到貝小丫的一側,臉埋進了枕頭裡。

就在貝小丫覺得身體快承受不住的時候,狂暴肆虐的侵襲驟然停止了。她氣息不穩的睜開眼睛,側眸不解的看向臉龐的人,想問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好意思開口。

腿·間屬於他的熾熱仍舊滾燙的灼著自己,貝小丫微一動彈就能感受到它的堅·硬。

為什麼要忍得的那麼辛苦呢?貝小丫想不明白。

「於楊。」貝小丫呢喃的叫了一聲,語氣里還有沒來得及退卻的旖旎。

於楊聞聲支起自己的身子,並小心翼翼從貝小丫身上起來,重新躺回她的身側,「對不起。」於楊抬手撫摸著貝小丫的臉頰,拇指愛憐的在她微腫的唇上劃撥了幾下,「痛嗎?」

貝小丫把自己的手覆蓋在他的手背上,微搖了搖頭,「不痛。」

於楊見她一副惹人憐愛的乖巧模樣,人又不覺湊近安撫的舔弄著被自己欺藺過的領地。

貝小丫怔怔看著,櫻唇時不時也碾住他的,兩個人好像嗜·毒一樣,忘我的投入著,誰都不願意分開。

良久,於楊才先行停止動作。

貝小丫迷失的看著他,好一會才把臉埋進他懷裡,鼓起勇氣問,「你不想要我嗎?」貝小丫話一問完,脖子即刻燙了起來。怕於楊會笑她,她緊貼著於楊的胸膛,生怕他會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這種行為在某人眼裡無疑掩耳盜鈴。於楊裝作看不到,只手摸著她的腦袋回道,「想。」很久之前就想了,能扛到現在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那......為什麼......」貝小丫斷續的還是不好意思問出口。

於楊知道她想問什麼,他垂眸湊近懷裡的腦袋,重重吻了一下,隨後解釋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見貝小丫抬起腦袋滿臉疑問的盯著他,他才繼續道,「你月事剛走半個月,現在很容易懷孕。我不想你那麼小就這麼辛苦。」當然這也算其中一個原因,雖然不是最主要的,但也在於楊的考慮之內。

貝小丫聽他還記著自己的日子,心裡又多了份感動。算起來自己現在十九歲還不到,是小了些,但在這個年代結婚生子是很正常的事啊,貝小丫還是有些不信。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