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龜甲師 散文詩詞

大龜甲師 第一百零三章 青松嶺,陳立霄

作者:唐家三少

本章內容簡介:棍,三百大匠歷時三十餘天才完工! 蟠龍棍如果在一般的修真者手裡,就是一根普通的隕鐵棍子,在陳立霄的手裡,則是一件無堅不摧的利器。整個修真界,修為達到大乘期,還在玩近身肉搏的人,也只有陳立霄了。...

一句占點便宜活躍氣氛的玩笑話,放在以前孫綰綰肯定個他個白眼珠子,然後轉身不理他。孟青青則比較暴力,兩根手指捏住腰間嫩肉,三百六十度一轉,幾乎是必然的。

但是這一次,兩個妹子意外的順從,孫綰綰低頭不語,孟青青只是有點羞腦的瞪一眼,默認了他的說法。路小遺真是喜出望外,沒想到居然能順利過關,我真的是開玩笑啊!

殊不知此刻的孫綰綰和孟青青,不管他提什麼,都是會答應的。心裡本就喜歡他,這時候可不敢因為這點事情讓他分心。再者,這個世界這種事情很常見。有能力的人,多娶幾個媳婦也不算事。她們兩個現在不過是默默無聞的晚輩,相比之下,路小遺已經能在眾多前輩面前談笑風生,揮斥方遒了!地位上路小遺比她們可高的多。

「你只管去,我等你回來1孫綰綰抬起頭,深深的凝視。孟青青也不幹落後,看著路小遺的眼睛:「一定要回來,你不回來,我就去找你,天上地下,一定找到你。」

這一刻路小遺意外的不敢直視她們的眼睛,怕自己會流淚!心裡的輕薄之意小心的收起來,擺擺手笑道:「我一定會回來的1

說完這句話,路小遺拔腿就走,越走越快,一直沒有回頭。他不是不想回頭,而是不敢回頭。往事在腦海里一幕一幕的浮現,那個曾經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匠鎮十害之首,如今居然可以直面修真界四大高手了!心裡湧起無限的豪邁之餘,想到美人恩重,還有那麼多人的命運將受到自己成敗的影響。路小遺不禁抬起頭來看著天:「我不能輸,我也不會輸1

低聲說完這一句,跨上白虎,路小遺哈哈大笑:「我去也1一號等人各自駕馭飛行法器,緊隨其後。一人一虎在前,四個黑衣女子隨後!

青松嶺!顧名思義,松林滿山!蒼翠如海!山風吹來,松濤如怒!

山腰有亭子一座,陳立霄便在此等候路小遺的來臨!身為西嶺門的門主,麾下自然有弟子相隨伺候!蘇雲天有四個劍侍,陳立霄也有兩個侍女在側!

陳立霄的蟠龍棍就在身邊,扎在地上,比他的人還高。蟠龍棍,重八千八百斤,域外隕鐵打造而成。普天之下,能夠輕鬆使用這根棍子的人,只有天生神力的陳立霄了!

這是為他量身打造的武器,為了鍛造這根蟠龍棍,三百大匠歷時三十餘天才完工!

蟠龍棍如果在一般的修真者手裡,就是一根普通的隕鐵棍子,在陳立霄的手裡,則是一件無堅不摧的利器。整個修真界,修為達到大乘期,還在玩近身肉搏的人,也只有陳立霄了。

別以為他近身肉搏,就可以用遠程攻擊欺負他,真的這麼想就是離死不遠了。陳立霄身形如電,百里之遙瞬息可至!高高躍起,當頭一棒,任你是什麼修為,身法不如他,都得擋他這一下。四大高手之所以能成為四大高手,就是因為其他三個人,閔歸海身法靈活,閃避功夫了得,陳立霄就算比他強,也很難逼得他剛正面拼力量。東方韻步伐妖嬈,善於迷惑之力,亂人心神,每每能在千鈞一髮之際,迷亂陳立霄一瞬,躲開他的正面攻擊。蘇雲天就比較特別了,他最強的不是身法,也不是力量,而是無窮無盡的凌厲至極的攻擊手段,逼著陳立霄全力防禦,無法發起主動攻擊,從一開始就不讓陳立霄有機會近身肉搏。

如果你誤以為陳立霄只會近身戰,那就大錯特錯了,蟠龍棍是法寶。這是陳立霄最大的秘密,只是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已經死在龍魂之下。不到萬不得已,陳立霄是絕對不會暴露自己最大的底牌,就算在天下修真大會上,陳立霄向蘇雲天認輸,也沒有動用這張底牌。

如果哪一天,陳立霄需要動用這張底牌了,那必須有兩個前提,一個是對手必須殺死,且能殺死,另一個則是,他不動用底牌的話,就得死!

蟠龍棍發出了嗡嗡的鳴叫聲,背手迎風而立的陳立霄精神一震,極目遠望!

白虎振翅而來,心裡不爽,身後四個女人飛太慢,白虎不得不減速等候她們。

「真是有趣,這麼一個絕頂高手,身邊跟著的侍女,卻只是練氣期的廢物1陳立霄自言自語,站在他身邊的兩個侍女,可都是金丹期的好手。

「門主,有的人可能就是不善於教授別人呢?再說了,昨天在三門鎮,兩個鍊氣期的女子,不照樣讓蘇雲天的劍侍吃了大虧么?」身邊的侍女甲,笑著來了一句。

陳立霄點點頭:「大概此人善於器,而不善於教1侍女乙則笑道:「也許是幌子1

陳立霄面色一凜,這個判斷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吧?

路小遺根本就不知道陳立霄在想什麼,如果只要他能開心三天的。

白虎的眼神不錯,看見了亭子上的人,一聲虎嘯,抖動翅膀,滑翔而落。身後的四個黑衣女子,飛行的法寶倒也一致,都是一具飛梭。這種在修真界爛大街的飛行器,價格便宜,速度不快,但是技術成熟,非常穩定,消耗很低,一般的靈石就能驅動,用元氣石就是浪費。

陳立霄看見四個飛梭女,決定收回自己關於路小遺善於煉器的判斷,太傷智商了!

好吧,這個事情其實是路小遺馬虎了,他事情太多,不顧上這九個女的。

陳立霄的另外一個反應就是,這傢伙是個摳門的土財主!不然話點錢,也不至於身邊的侍女用飛梭啊!再仔細一想,散修啊,可能確實錢袋子比較緊一點。但是他有三個門派供養啊!陳立霄思緒出現了散亂,心裡陡然一驚:「這傢伙不是故意這麼搞的吧?」

路小遺從虎背上下來的時候,陳立霄的吃驚達到了極致。

我怎麼看不出他的修為?

我怎麼看到是一個毫無修為的表象?

蘇雲天這個王八蛋,不告訴大家,這個傢伙居然有隱藏修為的能力!

前兩個問題,是因為吃驚,最後這句是陳立霄在瞬間做出的判斷。

難怪!難怪!難怪蘇雲天要把大家都招來!這個人的修為,已經返璞歸真!

那麼新的問題又來了,為何他還不登仙?

陳立霄的腦子沒壞,他看見的路小遺,就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傢伙。他可以肯定,從表面上看,自己絕對沒有看錯。然後他很快就得出了自己的結論!這個結論來自他之前的感知,在此之前,他只是感知到四個黑衣侍女逼近,而沒有任何關於路小遺的感知。

既然沒有感知,說明此人的修為很高,否則就算是有法寶在身,也無法完全內斂氣息。

這一刻,陳立霄的心情非常複雜,他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我真的能贏么?

路小遺也很吃驚,他了解過西嶺門,知道在大陸的最西邊的一個門派。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陳立霄的長相那麼奇怪,頭髮是黃色的,眼睛是藍色的,身高都過六尺了吧?

更吃驚的是,陳立霄身邊的兩個侍女,金髮碧眼,豐乳肥臀,也是人高馬大的樣子。

短暫的吃驚之後,路小遺平靜下來了,反正不管對手是誰,最後都是要丟骰子!

面帶微笑,抬手一拱:「我就是路小遺1說完回頭努嘴,一號雙手捧著陳立霄送去的帖子,緩緩走到陳立霄跟前,雙手奉上。陳立霄站著沒動,身後的侍女上前接過帖子。

「我就是陳立霄!本以為言過其實,真的見了路先生,才知道名不虛傳啊1陳立霄客氣了一句,路小遺卻擺擺手:「別聽他們胡說八道,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聽著是謙虛的話,陳立霄卻有被人侮辱智商之感!好在他修為很深,不會輕易生氣,也會防備路小遺激怒他0請吧,來的匆忙,也沒有什麼好招待的。只有一點西嶺出產的瓜果,還有一點果酒1陳立霄做了個請的手勢,如果說沒有見到路小遺之前,還有一點優越感,那麼現在見到了真人,不得不打起一萬分的小心應對眼前的這個人。

路小遺也不客氣,拱手之後不緊不慢的往前走,一點都看不出任何緊張來。其實他現在真的不緊張,都特么到了地方了。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最終還是要丟骰子,那還有啥好緊張的,最後的結果都註定了。

這份淡定和從容,落在了陳立霄的眼睛里,就是一種自信的表現。再有就是路小遺很不是東西,眼珠子盯著兩個金髮碧眼的侍女上下打量,尤其是盯著胸前看了一陣,嘖嘖兩聲:「壯觀,蔚為壯觀!前所未見也1

明目張的調戲自己心愛侍女,陳立霄心中大怒,這就不是無禮那麼簡單了,這是非常的無禮。按照西嶺那邊的習俗,這麼輕薄別人的女人,那是要被人亂刀砍死的!

就在陳立霄準備表明自己的憤怒時,突然蟠龍棍發出異響,陳立霄臉色驟然一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