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妖血裔 散文詩詞

古妖血裔 169 人死燈滅

作者:賣報小郎君

本章內容簡介:她以往的戰鬥風格,和那個傢伙待久了,感覺近墨者黑,變的越來越頭鐵,碰上棘手的敵人就下意識的跟他玩命。 反正有血葯,大不了嗑幾瓶這樣子 傷口在飛速癒合,破碎的肉沫和心臟碎片被擠出來,但心...

吳遠平驚駭的低下頭,似乎難以置信,鋒利的刀尖同樣刺穿了他的胸口,殷紅的鮮血往外冒。

他意識到自己中計了,私生女是故意示弱,硬生生挨了他一刀,藉機與他同歸於荊她的身體支撐不了太久,如果不能短時間裡殺死自己,她必輸無疑。

吳遠平的實力要比雷霆戰姬略勝一籌,但他常年養尊處優,戰鬥意識倒退了,換成年輕時,他必然會警惕對手這種同歸於盡的搏命招式。

然而正如他所言,後悔沒用,因為結局已經註定。

雷霆戰姬和吳遠平同時攪碎彼此的心臟。

兩人各自虛弱的鬆開手裡的刀,踉蹌著跌到。不過他們都沒死,普通人心臟被刺穿都不會立刻斃命,何況是生命力強悍的血裔。

「我早已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只要能報仇。」雷霆戰姬低聲道,她對鮮血噴涌的傷口視而不見,死死的盯著男人,「下地獄懺悔去吧,哦,我忘記了,人死如燈滅,你連下輩子都沒了。如果你敢化作怨靈,我再親手將你消滅。」

無盡的蒼涼感湧上心頭,吳遠平從來都沒覺得自己會死,更沒想到會死在親生女兒的手裡。

「早知今日,當初真應該親手掐死你。」他苦笑兩聲,「但你也得陪我一起下地獄你在幹嘛?」

他忽然一愣,只見雷霆戰姬顫巍巍的手,從皮夾子里摸出兩管鮮血,顫抖著手拔開塞子,仰頭灌下。

求豆麻袋,你在幹什麼?

吳遠平心裡湧起不妙的預感。

兩管鮮血灌下去,雷霆戰姬煞白的臉蛋湧起紅暈,她銀牙緊咬,奮力拔出胸口的刀,鮮血潑灑如雨,但很快就止血了,傷口以緩慢的速度癒合。

受這麼重的傷,不知道他的血有沒有效果。

不過無所謂了,大仇得報,死了也心甘情願。

以命搏命的報仇方式,是她在來時的路上就計劃好的。這絕對不是她以往的戰鬥風格,和那個傢伙待久了,感覺近墨者黑,變的越來越頭鐵,碰上棘手的敵人就下意識的跟他玩命。

反正有血葯,大不了嗑幾瓶這樣子

傷口在飛速癒合,破碎的肉沫和心臟碎片被擠出來,但心臟並沒有再生,或者說它再生的速度很緩慢。

不好,藥丸!

顯而易見,僅僅是兩管鮮血,不足與挽救她的性命。或者她高估了李羨魚鮮血的效果,這種堪稱斷肢重生的可怕恢復能力,只有他本人才能做到。

但此時此刻,就算死,雷霆戰姬也能坦然接受。

「想不到吧,我非但不會死,反而會好好活下去,看著你這一脈的吳家人死絕。」雷霆戰姬惡狠狠道:「你這一脈的人,一個都別想活。」

吳遠平張了張嘴,身體漸漸發涼,意識變的渾濁,直到生命走到盡頭,他仍然瞪大著眼睛,死死盯著雷霆戰姬。

能量屏障消失,李羨魚急吼吼的沖入,把逐漸失去意式姬抱在懷裡。

「戰姬戰姬?」

長腿美人傷勢慘重,尤其胸口那一刀,險些把小半個身子劈開。要不是他的血起了自愈作用,這會兒她已經死了。

雷霆戰姬閉著眼睛,似乎聽不到他聲音。

「我再給你輸點血。」李羨魚恰好喉嚨猩甜翻湧,乾脆「」的一聲,運了一口血在嘴裡。

雷霆戰姬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用力撇開臉,氣若遊絲的喃喃道:「讓我死。」

還沒死,李羨魚鬆口氣。

「給我護法埃」李羨魚大吼一聲。金剛三人連忙聚攏過來,把兩人護祝

他打開皮夾子,摸出一次性針管,往自己腰上一紮,針尖準確的命中腰子,抽出一管黑紅色的鮮血。

他把血注入長腿美人的右側頸動脈,不能注左側,不然血會隨著傷口流出。

一連扎了兩針,傷口的血是徹底止住了,但癒合的速度很緩慢,長腿美人奄奄一息。

「1

老人斷線紙鳶似的到飛,沿途撞塌了兩座別墅。

他躺在廢墟中,胸口已經一片血肉模糊,白髮貼著頭皮,嘴裡吐出的鮮血染紅了精心修剪的白須。他的雙眼不再清澈,渾濁一片。

長達數小時的戮戰,老人快油盡燈枯了。對上吳三金后,他連逃跑的可能都沒有。同樣擁有疾速異能的對方,勢必死死咬住他。

終究是老了,年輕的時候,連續三天三夜的奔--

襲廝殺都不在話下。

沒人能抵擋時光的偉力。

老人握著那柄與他相伴數十年的斬馬刀,這把刀伴隨他半生,殺過敵人,殺過鬼子,現在這個老夥計也撐不住了,斷了半截。

他拄著刀,顫巍巍的想起來,老人戎馬一生,有他的尊嚴,即便死也要站著。

但吳三金不給他這個機會,從天而降,一腳踏在老人胸口,將他最後的生機連同心臟一齊踩滅。

「這個腐朽的家族,就從你的死亡中得到救贖吧。」吳三金俯身,割掉了老人的頭顱。

他提著頭,遙望奉天方向,陷入沉寂。

「老家主死了,老家主被殺了。」

「惡魔,這個惡魔回來報仇了,當年為什麼不殺了他。」

「完了,吳家要完了,快跑埃」

這一刀,斬斷的不止是老人的性命,還有他一輩子的錦繡榮華,以及吳家剩餘族人的鬥志。

家主死了,老家主也死了。僅剩不多的吳家族人陷入一片絕望,立刻潰不成軍。

不管妖盟還是寶澤,各自鬆口氣,這場註定震動血裔界的戰鬥已經結束,剩下的就是收尾清常

妖盟的人發出響亮的高呼,為戰鬥的勝利歡呼。

勝利屬於它們,吳家的地盤是它們的了,女人也是它們的。

柳眉心情複雜,她還算不錯的腦子察覺出事態的異常,妖盟似乎被擺了一道。被胡家的妖奸和寶澤聯手耍了。吳家損失慘重不假,妖盟又好到哪去,這幾年積蓄的戰力都搭進去了。

現在寶澤的人已經過來收場,妖盟沒必要再留下。

柳眉長嘯一聲:「撤退1

她準備回頭找眯眯眼男人算賬。

各家高層立刻長嘯回應,妖盟的人紛紛撤走。

戰後的吳家大本營一片狼藉,伏屍遍地,人與妖的鮮血是唯一的色彩,坍塌的別墅里火光洶洶,那是天然氣爆炸燃起的火焰,火勢把夜空燒的通紅。

李羨魚把戰姬交給少女殺手,飛奔向不遠處傲立的吳三金,他手裡提著頭顱,無聲的眺望遠方。

他心說你個老小子挺厲害嘛,除了祖奶奶,你是我見過的最強高手。大仇得報了不起啊,擺這麼久的po色。

「戰姬受了重傷,趕緊讓你的治療隊伍過來救治,另外,我需要一輛車,不是跑車,有救護車最好,沒有的話,來一輛麵包車,我要先把她送回公司做手術。你是跟我們一起回公司,還是留下來善後?」李羨魚語速極快。

一口氣說完,發現吳三金沒理他。

「吳三金?」李羨魚皺著眉,繞到正面,看見他閉著眼,臉色安詳。

「喂喂,你怎麼了?」李羨魚心裡一沉,伸手去觸碰他,半空中又頓住,小心翼翼的探了探鼻息,頓時臉色大變。

「他死了。」祖奶奶從遠處走來。

「怎麼會」李羨魚不信,吳三金身體並沒有致命傷,他和老人之間的戰鬥,極少有兵器對碰的時候,都是你出致命一刀,我出致命一刀,誰沒閃開誰就死。

老人死了,他才是勝利者埃

「力竭而死。」祖奶奶輕嘆一聲:「他早就不行了,喝下你們公司那個「五秒真男人」藥劑,一直戮戰到現在,身體里早已千瘡百孔,他是天才不錯,可對手是血裔名的超級高手。能拖著一具不堪重負的軀體死戰到現在,大概是仇恨的力量吧。也許他從未想過要活過今晚。」

李羨魚想說點什麼,嘴唇動了動,最終只是無言。

原來你已經死了埃

相識不過短短數天,他曾經惱怒過這個部長的不作為,忍不住想破口大罵。

了解他過去后,憐憫和同情,覺得他是個有故事的悲情人物。

聽了祖奶奶的點評,便多了幾分敬佩。誰能想到一個受氣包似的部長,居然是個隱藏的超級高手。

韜光養晦到這一步,也是個狠人。

死亡對他而言,或許是種解脫,正如他說的,這五年來,日日夜夜,生不如死。

原本是個前途無量的傑出青年,鋒芒太盛,惹來殺身之禍,不但害死了摯愛,還被廢去丹田,若非貴人相救,早就沒命了。

現如今,人死事了,如燈湮滅。

李羨魚喃喃道:「走好,廢柴部長。」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