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69 人死燈滅

作者:賣報小郎君  |  更新時間:2018-11-10 03:56  |  字數:3386字

吳遠平驚駭的低下頭,似乎難以置信,鋒利的刀尖同樣刺穿了他的胸口,殷紅的鮮血往外冒。

他意識到自己中計了,私生女是故意示弱,硬生生挨了他一刀,藉機與他同歸於盡。她的身體支撐不了太久,如果不能短時間裡殺死自己,她必輸無疑。

吳遠平的實力要比雷霆戰姬略勝一籌,但他常年養尊處優,戰鬥意識倒退了,換成年輕時,他必然會警惕對手這種同歸於盡的搏命招式。

然而正如他所言,後悔沒用,因為結局已經註定。

雷霆戰姬和吳遠平同時攪碎彼此的心臟。

兩人各自虛弱的鬆開手裡的刀,踉蹌著跌到。不過他們都沒死,普通人心臟被刺穿都不會立刻斃命,何況是生命力強悍的血裔。

「我早已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只要能報仇。」雷霆戰姬低聲道,她對鮮血噴涌的傷口視而不見,死死的盯著男人,「下地獄懺悔去吧,哦,我忘記了,人死如燈滅,你連下輩子都沒了。如果你敢化作怨靈,我再親手將你消滅。」

無盡的蒼涼感湧上心頭,吳遠平從來都沒覺得自己會死,更沒想到會死在親生女兒的手裡。

「早知今日,當初真應該親手掐死你。」他苦笑兩聲,「但你也得陪我一起下地獄.....你在幹嘛?」

他忽然一愣,只見雷霆戰姬顫巍巍的手,從皮夾子里摸出兩管鮮血,顫抖著手拔開塞子,仰頭灌下。

求豆麻袋,你在幹什麼?

吳遠平心裡湧起不妙的預感。

兩管鮮血灌下去,雷霆戰姬煞白的臉蛋湧起紅暈,她銀牙緊咬,奮力拔出胸口的刀,鮮血潑灑如雨,但很快就止血了,傷口以緩慢的速度癒合。

受這麼重的傷,不知道他的血有沒有效果。

不過無所謂了,大仇得報,死了也心甘情願。

以命搏命的報仇方式,是她在來時的路上就計劃好的。這絕對不是她以往的戰鬥風格,和那個傢伙待久了,感覺近墨者黑,變的越來越頭鐵,碰上棘手的敵人就下意識的跟他玩命。

反正有血葯,大不了嗑幾瓶這樣子.....

傷口在飛速癒合,破碎的肉沫和心臟碎片被擠出來,但心臟並沒有再生,或者說它再生的速度很緩慢。

不好,藥丸!

顯而易見,僅僅是兩管鮮血,不足與挽救她的性命。或者她高估了李羨魚鮮血的效果,這種堪稱斷肢重生的可怕恢復能力,只有他本人才能做到。

但此時此刻,就算死,雷霆戰姬也能坦然接受。

「想不到吧,我非但不會死,反而會好好活下去,看著你這一脈的吳家人死絕。」雷霆戰姬惡狠狠道:「你這一脈的人,一個都別想活。」

吳遠平張了張嘴,身體漸漸發涼,意識變的渾濁,直到生命走到盡頭,他仍然瞪大著眼睛,死死盯著雷霆戰姬。

能量屏障消失,李羨魚急吼吼的沖入,把逐漸失去意識的雷霆戰姬抱在懷裡。

「戰姬戰姬?」

長腿美人傷勢慘重,尤其胸口那一刀,險些把小半個身子劈開。要不是他的血起了自愈作用,這會兒她已經死了。

雷霆戰姬閉著眼睛,似乎聽不到他聲音。

「我再給你輸點血。」李羨魚恰好喉嚨猩甜翻湧,乾脆「哬」的一聲,運了一口血在嘴裡。

雷霆戰姬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用力撇開臉,氣若遊絲的喃喃道:「讓我死。」

還沒死,李羨魚鬆口氣。

「給我護法啊。」李羨魚大吼一聲。金剛三人連忙聚攏過來,把兩人護住。

他打開皮夾子,摸出一次性針管,往自己腰上一紮,針尖準確的命中腰子,抽出一管黑紅色的鮮血。

他把血注入長腿美人的右側頸動脈,不能注左側,不然血會隨著傷口流出。

一連扎了兩針,傷口的血是徹底止住了,但癒合的速度很緩慢,長腿美人奄奄一息。

.....

「嘭!」

老人斷線紙鳶似的到飛,沿途撞塌了兩座別墅。

他躺在廢墟中,胸口已經一片血肉模糊,白髮貼著頭皮,嘴裡吐出的鮮血染紅了精心修剪的白須。他的雙眼不再清澈,渾濁一片。

長達數小時的戮戰,老人快油盡燈枯了。對上吳三金後,他連逃跑的可能都沒有。同樣擁有疾速異能的對方,勢必死死咬住他。

終究是老了,年輕的時候,連續三天三夜的奔--

襲廝殺都不在話下。

沒人能抵擋時光的偉力。

老人握著那柄與他相伴數十年的斬馬刀,這把刀伴隨他半生,殺過敵人,殺過鬼子,現在這個老夥計也撐不住了,斷了半截。

他拄著刀,顫巍巍的想起來,老人戎馬一生,有他的尊嚴,即便死也要站著。

但吳三金不給他這個機會,從天而降,一腳踏在老人胸口,將他最後的生機連同心臟一齊踩滅。

「這個腐朽的家族,就從你的死亡中得到救贖吧。」吳三金俯身,割掉了老人的頭顱。

他提著頭,遙望奉天方向,陷入沉寂。

「老家主死了,老家主被殺了。」

「惡魔,這個惡魔回來報仇了,當年為什麼不殺了他。」

「完了,吳家要完了,快跑啊。」

這一刀,斬斷的不止是老人的性命,還有他一輩子的錦繡榮華,以及吳家剩餘族人的鬥志。

家主死了,老家主也死了。僅剩不多的吳家族人陷入一片絕望,立刻潰不成軍。

不管妖盟還是寶澤,各自鬆口氣,這場註定震動血裔界的戰鬥已經結束,剩下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