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女帝 散文詩詞

草根女帝 第115章 沒有訂閱就開虐了

作者:楊不尋

本章內容簡介:道:「我為了我自己,我看你不順眼就來打你了,不行嗎?」 「呵……」雷念低笑,「我與你交情雖淺,卻也知道你並不會為著自己的事情發那麼大的脾氣。說吧,你和言域怎麼了?」 我這才喝了剛才雷念...

不知何時,何地,我開始下定決心,若言域再問,我絕不顧左右而言他,我會給他一個痛快。

也給我自己一個痛快。

然而言域問時我還是企圖糊弄過去……我實在是,小人!

話真的說出了口,我瞧著言域眼中的焦急變成愕然,那雙極美的桃花眼裡湧上的水霧之中似乎再看不清我的模樣,言域緩緩閉眼,濃密的睫毛微微顫抖,就連他那如硃砂點染過的唇也顫抖起來。

言域的手自我腰身處滑落,我便起了身,走到滿是奏本的桌案旁,隨意抓起一本來翻看。

對不起,言域,我並不想跟你玩什麼情竇初開的遊戲,我沒有遊戲的心境,也沒有遊戲的資本。

對不起,我的言大哥,若我讓你心傷,你可以選擇離開,畢竟,我已經培養了元啟,如今沒了言家,玄蒼也不至於徹底傾塌,我這後手,一早便是為今日設下的。至於清衣衛,我確實還沒有太好的辦法,但是沒關係,我總不能為了留下清衣衛,再繼續耗著你。

若我不是已經育有雷決的子女,若我沒有這整個玄蒼的責任,若我不是贍性命,或許我可以與你好好談一談的。

若不是這樣,至少我可以讓你再等一等我,等我這顆慢熱的心再對你敞開一些,等我能夠毫無保留與你訴說我的擔憂恐懼,在那之後,若你還愛我,我便愛你又如何?

可是對不起了,我的言大哥,若我今日回應了你,以雷決的性子,他知道小穎小澤是他親生,他遲早不會放過你,雷念……也不會,他只會為他的哥哥效忠而已。

我一日不能與夜幽抗衡,便一日不能對你動情。

待我能保護你時,你再來問,可好嗎?

現在,我只能在心裡默念一千遍一萬遍的對不起,言大哥,求你不要難過,為了我,不值得。

聽見言域腳步沉重,緩緩出了我的營帳,漸行漸遠的不知去了何處。

我抹掉臉上的淚,低聲笑了片刻,將手中的奏本放下,便徑直也走了出去,轉而進了雷念的營帳。

雷念門口的清衣衛豈敢攔我,見我怒氣衝天,他們只能跪下,大氣都不敢出。

玄瑚正站在雷念身旁專心看雷念擺弄船模,見到我,玄瑚開心的跑來,我卻繞過玄瑚走到雷念身旁,在雷念抬頭看我時,我將胳膊掄圓了狠狠一巴掌糊在雷念臉上。

雷念被我打偏了臉,緩緩轉臉的同時,慢慢起身。

「薇姐!你怎麼了?你為什麼打他?薇姐1玄瑚扯住我的胳膊將我往後拚命拉扯。

雷念卻拉住我另一條胳膊將我拉近,低頭陰狠的盯著我,咬牙道:「你撒的什麼瘋?1

我冷笑一聲,「這是在夜幽落櫻閣湯池,你打我的一巴掌,我今日還你1

然後我掙開玄瑚的手,狠狠推了雷念一把,他竟沒穩住身子向後踉蹌兩步,我又追了上去,再度將胳膊掄圓了跳起來狠狠抽了雷念另外半邊的臉。

抽完不等雷念問,我又冷笑道:「這是你知道我懷了身孕的那一巴掌,我今日也還給你1

打完這兩下,我已用光了渾身的氣力。

回過頭,我朝雷念營帳大門走出去三四步,卻再也走不動一般,蹲在地上,兩手抱住膝蓋,將頭深深的埋在兩條胳膊當中。

我聽見玄瑚急急的想去攔雷念,可她根本觸不到雷念,又如何阻攔。

我的胳膊再度被雷念扯住,而後便被他從地上提了起來,力道--

之大讓我腳跟離地,僅剩腳尖勉強能夠觸碰地面。

待雷念看清我的臉,我卻見他臉上更加愕然。

「你……怎麼了?」雷念問的口吻,並不像是要來跟我算賬的狠絕,而是真的疑惑。

我用沒被他扯住的手又抹了一把臉,冷聲道:「你若氣不過,要打便打吧,廢話少說。」

雷念提著我的力道放鬆了一些,我的腳這才算穩穩落地。

本來嘛,雷念這個人就是會打人巴掌,也會用極難聽的字眼罵人的,我想著他怎麼也要打回來,即便不打,也會狠狠羞辱我一通,畢竟我不是真的玄瑚,在雷念看來我不過是個平民百姓,我敢抽他這天之驕子的皇族貴胄,他哪能忍。

「所以,你深夜來我帳中,是來找打的?」雷念挑眉問。

我……我確實欠打,我傷了言域的心。

「你要打就快打,打完了我還要回去看奏本的。」我氣勢已經弱了下去,這句話也說的甚為怯懦。

雷念卻笑了,笑出了聲音,笑的那一張蒼白的臉泛出紅暈來,笑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

「你笑什麼?」我很鬱悶。

雷念笑的咳嗽起來,他一面忍笑忍的辛苦,一面拍一拍他自己胸口順氣,嘆息著說:「你這是看奏本看乏了,跑來讓我打你好給你提提神的吧?你莫不是奏本看的太多,把腦袋給看壞了?」

我抬腿一腳踢在雷念大腿上,掙開被他捏著的手轉頭就走。

雷念卻收了笑聲在我身後說:「要不要喝酒啊?一醉解千愁。」

我有點動心,回身狐疑的看他問:「我打你誒,你真的不生氣?」

「本就是我打你在先,你不過討回的晚了些罷了,我生什麼氣。」說著,雷念對門口清衣衛下令:「去取幾壇酒,再備些下酒菜來。」

一杯一杯,我還從來沒這麼豪邁的喝過酒。每喝完一杯,雷念便伸著他那大長胳膊來給我倒酒。

直到我喝的打了個嗝,雷念又淺笑出聲道:「真是沒有分毫女子該有的矜持模樣。」

玄瑚挨著我坐著,此時趕忙對我說:「薇姐不要聽他胡說,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我摸摸玄瑚的頭,跟玄瑚說:「他說的有什麼錯,我確實舉止粗魯。」

說完我再喝完一杯,頭漸漸發暈,眼前也變得模糊。

雷念又為我倒了酒,端起他的杯子敬我一敬,卻先於我喝完,笑問:「你這是為了言域?」

我心中煩悶不堪,胡亂回道:「我為了我自己,我看你不順眼就來打你了,不行嗎?」

「呵……」雷念低笑,「我與你交情雖淺,卻也知道你並不會為著自己的事情發那麼大的脾氣。說吧,你和言域怎麼了?」

我這才喝了剛才雷念敬我的那一杯,只覺得擋不住酒力上頭,腦袋沉的厲害,便由著腦袋往桌面撞去。

玄瑚趕忙要來扶我,卻還是雷念動作較快,以手掌接了我的腦袋,嘆口氣道:「你閑了也該練練酒量。」

「要你這個死變態管1我烏里烏塗罵完,後面我還有一肚子的罵詞,出了口卻難以連城完整的句子。

在我「混賬」、「腦殘」、「自大狂」、「臭狗屎」、「大傻x」一類的關鍵詞里,我感到有人將我橫抱了起來。

以為是言域來接我回營帳了,我便靠在那人肩頭,訥訥念了幾遍言域的名字,而後便失去意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