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71章 西南衛衛戍長不是陳望

作者:龍台劍鳴  |  更新時間:2018-09-15 03:07  |  字數:2492字

「你說,你是天海趙家人?」王伯反應過來,吃驚地問道。

「是的,天海帝國趙家小女趙千曄。」

「你父親是?」王伯好奇地問道。

「家父趙全海!」

「哦,原來如此!」王伯臉上浮現出追憶的神色,「當年我和你父親有過一面之緣,趙兄寬仁如海,確實是個翩翩君子!不知道他最近怎麼樣?」

「家父身體不適,一直在家族靜地修養。」趙千曄嘆了一口氣。

「可惜啊!」王伯也感嘆道,「我記得當年他已經是一族之長,那現在的趙家?」

「家父仍然是族長,不過族中一切事務都由二叔打理。」

「趙言蒼?」王伯眉頭一皺,不過看了一眼趙千曄,並未多說什麼,只是眉宇間有那麼一絲擔憂。

「對了,小友你是何人?看起來像是古道帝國的人,你父親是?」王伯難得碰到外界之人,看沈非魚剛才的姿態,以為他也是什麼人的後代。

要不然怎麼會和天海帝國趙家小女在一起。

「家父沈銘,現任西南衛衛戍長!」沈非魚學著趙千曄的語氣說。

「西南衛衛戍長不是陳望嗎?」王伯一楞。

「啊?」沈非魚還以為王伯會知道自己的父親,沒想到他的思維還停留在兩年前,不由一頭黑線。

陳望,陳發達的父親,上一任的衛戍長。

「呃……他因病去世了!」

「可惜啊!陳望是個好官,我還欠他一個人情。」王伯感慨道。

沈非魚嘴角抽了抽,不是在說我的事情嗎?怎麼扯到陳望身上了?

老子就這麼沒有存在感嗎?

王伯感慨了下,見沈非魚臉色有點發冷,哈哈一笑,「沈銘還是不錯的,當年帝國選拔年輕官員,他年僅二十五歲就獲得了第一名,厲害厲害!」

「嗯?真的?」沈非魚一愣,這事他可不知道。

「咳咳!」王伯咳嗽了一聲,有這樣的兒子嗎?對自己老爹的事迹都不知道?

看來你們父子倆的關係也不咋地啊。

趙千曄望著沈非魚掩嘴偷笑,紫霞菲更是無奈地撇撇嘴。

「沈小友,我從你身上感覺不出任何元氣,敢問這是?」王伯終於問出來他最想問的一個問題。

這種奇葩人的人他從來沒見過,而沈非魚卻讓他開了眼。

關鍵是這傢伙竟然能夠從擎蒼們的守護下取得流霞木心,還把擎蒼王收為坐騎,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一個實力不濟的人。

而當初第一眼,他就發現這個沈非魚深沉如海,似乎頗為神秘。

「呃……」沈非魚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我天生一竅不開。」

「竟然這樣?」王伯驚嘆道。

「那你為何又給我一種深沉如海的感覺?」

「哈哈,這個嘛……就不能說了!」沈非魚挑了挑眉毛,笑道。

「切!誰稀罕知道,我還會和妖**流呢,也不能說!」紫霞菲冷哼了一聲。

「小友不便說就算了。」王伯倒沒感覺意外,秘密說不說那是人家的權力,他也不好強求。

「這樣,承蒙小友贈送流霞木心,這塊玉牌回贈給你。」王伯摸出一塊玉牌,遞給沈非魚。

「爺爺!你怎麼把它送人啊?」紫霞菲著急道。

那可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而這也是他僅留的以前的一件東西了。

「身外物,早就該捨棄了,還是沈小友讓我認清了現實。」王伯感嘆了一句。

沈非魚接過來一看,這塊玉牌上面刻著一個大大的「王」字,背面是一隻大鵬鳥,正展翅高飛。

倒沒覺得有什麼特殊之處,沈非魚只是覺得玉不錯,也不客氣,笑道:「多謝王伯,玉不錯!」

「呃……」王伯滿頭黑線,不過想了想,笑著搖了搖頭,看來自己斷得還不夠徹底,還有執念啊。

就在這時,忽然沈非魚眉頭一皺,他聽DD有一種轟隆隆的聲音傳來。

「不好!」

「他們來了?」王伯臉色一冷。

趙千曄也站起身來,「這是機甲的聲音?」

紫霞菲臉上露出興奮的神情,說了聲「看我的!」便風一般沖了出去。

「哎?小菲?」趙千曄嚇了一跳,「小心,別衝動。」

「放心吧!」王伯絲毫不擔心,轉身推開一扇門,向後面走去,「你倆跟我來。」

沈非魚將那塊玉揣好,拉上剛才製作的簡易面巾,與趙千曄將信將疑地跟了上去。

穿過一個走廊,來到了後門,沈非魚發現還有個花園,種滿了花花草草,中間一個涼亭,一副詩情畫意的感覺。

這時候,天空中一個黑色的小點,猛然沖了下來,竟然是擎蒼王。

「你們快坐著擎蒼王從後山走吧!」王伯說道。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麼有了!」沈非魚一皺眉。

「放心,我說他奈何不了我就一定沒問題。」王伯有些不滿道。

就在這個氣候是非哦,沈非魚這貨還在質疑他的話!

「非魚,我們先走,別給王伯添亂!」趙千曄略一沉思道。

「嗯……好!」沈非魚雖然仍不放心,但是想想王伯可是軍神之王!,終究會有一些過人之處。

「後會有期!」沈非魚沖王伯揮揮手,躍上擎蒼王的後背,把趙千曄拉上去,然後讓坐好,下達了起飛的指令。

當飛到半空的時候,沈非魚繞了個圈,在一個山頭降落,從這裡能遠遠地看見王伯的大門。

「你還是不放心?」趙千曄問道。

「秦邵陽那傢伙太變態了,如果他真的對王伯不利,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會殺了他!」

沈非魚已經被惹出了火氣。

「看不出來,沈大少還挺霸氣的嗎!」趙千曄調笑道。

「哈哈,那是!」沈非魚得意地一笑,他現在有這個資本。

從這裡,沈非魚發現,王伯的門口此刻圍了十幾台機甲,竟然全部是飛行機甲。

「怪不得他們出現得這麼快!」沈非魚恍然。

不過此刻秦邵陽等人正對著王伯鞠躬,旁邊的紫霞菲貌似很不滿意的樣子。

王伯指了指四周,沈非魚仔細一看,竟然密密麻麻地出來很多妖獸,將秦邵陽等人圍住。

秦邵陽再次帶人鞠躬,然後一揮手,全部撤回了飛行機甲。

隨著一陣轟鳴,十幾台飛行機甲升空,沖著正北方向撤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