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刁妻 散文詩詞

紈刁妻 085章 地下室

作者:茗末

本章內容簡介:有人混了進來。 有人道:「侯爺,就在這裡,裡面黑,小心一點。」 嘩啦一聲,什麼東西被掀開了。 沐昭雲看了寧閱一眼,原來那地道的暗門在屋子裡面,難怪他們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

活的?兩人都驚了一下,不但是活的,而且聽這撞擊的力度,還活的很新鮮。

「難道他們把徐家的人關在地下?」沐昭雲疑惑道:「為什麼要關在地下?是因為太危險么?可若是那麼危險為什麼不直接除掉,或者廢了他的武功?關在地下是什麼道理?」

兩人面面相覷,顯然誰也解答不了這個問題。

寧閱道:「我看就連外面的侍衛也不一定知道,這問題可能只有江管家和沈青岩可以解答了。」

「但他們未必會說。」沐昭雲十分篤定的說出這個傷自尊的事實:「他們在防著我。」

「不會吧。」寧閱愣了下:「如今侯爺不在,你便是黑風城裡當家做主的。江管家和沈青岩說千道萬也只是手下罷了,不至於防著你,只是這幾天忙著瘟疫,也沒去過問。」

「如果不防著我,根本不需要我問。」沐昭雲道:「你換個角度想,如果是江行遠在這裡,需要他去問發生了什麼事么?只要是重大的事情,江行遠和沈青岩回去的第一時間就應該詳細彙報。」

那你畢竟不是江行遠,寧閱想了想好心的沒有給她潑冷水。何況顯而易見的和江管家關係不好,也不太把沈青岩放在眼裡,怎麼能指望人家主動彙報情況呢?

沐昭雲卻沒再想太多:「其實他們防著我,我又何嘗不在防著他們,爾虞我詐,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不說,我可以自己看,找找看有沒有地下室的入口。」

寧閱其實在這一瞬間覺得他們現在的舉動有些不好,但是見沐昭雲都已經開始找了,心裡也確實好奇,就沒在攔著,也跟著一起找起來。

而且沐昭雲的性子他也算是摸出了一兩分,她想做的事情又哪裡是那麼簡單就能夠阻止的了。

沐昭雲甚至在地面上蹦了蹦,道:「聽聲音,地下都是空的。」

若是這地下室的範圍和這院子的範圍一樣大,或者說占這個院子的大部分面積,那這地下室可不小,徐家又做了這麼多年,到底都在做什麼,想想都叫人覺得毛骨悚然。

只是兩人將假山附近都找了個遍,也沒找到可能進入地下室的入口,看來對這個都不太擅長。

正站在院子中間想著呢,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有人進來了。」沐昭雲四下一看::「先躲起來。」

說著,她帶頭就往一旁的屋子裡去,寧閱雖然覺得他們不至於這麼偷偷摸摸,就算被發現也沒有什麼,但還是依言躲了起來。

沐昭雲這事情做的挺熟練的,想來以前沒少幹這種事情。

房間的門是虛掩著的,也許是裡面沒有什麼東西,也許是因為外面已經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上了,所以裡面的門就不那麼在意了。

好在房間里不是空蕩蕩的,亂七八糟的放了一堆東西,躲兩個人沒有什麼問題。

沐昭雲當下就拉著寧閱縮在了牆角里,還拿了幾塊破布蓋在頭上。

寧閱捂著唇低低的咳了一聲,這才忍住了笑,但表情還是有點扭曲。

「怎麼了?」沐昭雲奇道:「你笑什麼?」

&nbs--

p;??「沒,沒什麼。」寧閱抿了抿唇:「就是以前沒這麼躲過,覺得這種經歷挺有趣的,而且看你的動作很熟練,像是做慣得。」

躲得如此熟練,不是什麼好事埃沐昭雲想想也笑了:「瞧你說的,其實我也是第一次,一點都不熟練。」

寧閱點了點頭,也不強求正確答案,十分善良的幫著沐昭雲保護那點微薄的面子。

好容易兩人好了,果然聽到腳步聲從外面進來了,聽起來像是有四五個人,匆匆忙忙的。

「侯爺,就是這裡。」有人說了一句,推開了門。

沐昭雲楞了一下,黑風城只有一個侯爺,江行遠回來了。

寧閱也聽到了這一聲,也看了沐昭雲一眼。這一刻他的心情更複雜。

剛才也沒想這麼多,這會兒仔細的想,如果他們倆被發現了,因為有沐昭雲在,大概不會有人覺得他們是要來害人的。但大概其他事情就不太說的清楚。

比如為什麼他們兩個會一起出現在這裡,孤男寡女,江行遠的臉色可想而知會很精彩。

寧閱一點兒也不想得罪江行遠,但見沐昭雲真的這麼坦然,又覺得自己但凡多想一點都是小人之心了。而且事已至此,現在退也來不及了。

寧閱只能跟沐昭雲一起秉著呼吸當自己不存在。

好在江行遠他們進了房子后也是急匆匆的,而且看起來並沒有和江管家碰到,或者說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混進來的消息沒有和外面接上,所以沒人懷疑有人混了進來。

有人道:「侯爺,就在這裡,裡面黑,小心一點。」

嘩啦一聲,什麼東西被掀開了。

沐昭雲看了寧閱一眼,原來那地道的暗門在屋子裡面,難怪他們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不過也幸虧江行遠他們直接就進了屋,要是也在假山附近逗留,說不定能發現他們剛留下的蹤跡,比如新鮮折斷的樹枝什麼。

等幾人全部下了地下室,房間里便安靜了下來。

沐昭雲湊過去一點,用極低極低的聲音道:「等一會兒他們出來了,我們再下去看。」

寧閱雖然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沐昭雲要避著江行遠,但想想現在這樣子實在尷尬,避著就避著吧。別當場撞上也許對大家都好。

地下又傳來一些難以言說的聲音,過了好一會兒,牆角一陣動靜,江行遠他們出來了。

邊走邊說。

「主子。」手下道:「這些東西怎麼處理才好?」

江行遠大概是搖了搖頭:「真是沒想到,在黑風城裡竟然有人做這種事情。若非是這次瘟疫,還不知道何時才能被發現。」

「是。」那人道:「這次真的是多虧了夫人,若不是夫人連夜趕去蕉園墳場,也不能拆穿他們的秘密。」

江行遠沒說話,大概對這件事情不好評價。也不願意在外人面前評價,頓了頓道:「夫人現在在府里么?」

「……」那人猶豫了一下:「應該在吧,這個屬下也不太清楚,侯爺不在府里,夫人的事情誰敢過問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