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八章 又是選擇

作者:米之涯  |  更新時間:2018-10-11 20:46  |  字數:4152字

袁雨瀟長長地嘆了口氣,「對不起,我……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你不是說那個薛寶釵冷冰冰的么?」

「事情不是絕對的,在我面前是冷的,萬一在你面前是熱的呢!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我的意思你的明白?」

袁雨瀟點點頭,「我明白,謝謝你的好意……我,唉,我只是……現在好像連提不起這方面的興趣,實際上,我現在好像對什麼事都很遲純,沒感覺……」

「我懂,我懂!失戀嘛,肯定會有一段不好受的時間,我只是想著,也許這能幫助你走出來,當然,如果不行,你也不要勉強自己……」

袁雨瀟撇了撇嘴,這一細微表情被金道通接收到了,笑著說,「哦哦,也許我講錯了,不是失戀,是你甩了別人,那好那好!人嘛,當然不能在一棵樹弔死,像你這一表堂堂的人物,也是應該找個出色的!」

袁雨瀟還是撇了撇嘴,金道通撓了撓頭,這回終於不知該如何說了。

「這事吧,很難說誰甩了誰……」袁雨瀟搖著頭,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清楚。

「天意!那就是天意!無關你們兩個的事!」

「是的,人有兩件事自己作不了主,一是陽壽,二是婚姻……」袁雨瀟喃喃地說。

「說到這些唯心論你就來勁!」金道通鼻子里哼了一下,「我看你啊,事事都是天作的主!自己就沒替自己作過主!」

袁雨瀟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話說到這上面,他只能投降。

「昨天你沒到局裡來……」金道通開始轉話題。

「你說這兩天有事,我自由安排,所以也沒去局裡。」

「昨天劉書誠和凌嘉民打了一架。」

「啊!為了什麼事?」

「我當時也不在場,聽說是凌嘉民不小心把茶水潑到劉書誠身上了,看到的人都知道是無意的,劉書誠就是不依不饒,也不曉得後來怎麼就動上手了。」

袁雨瀟心知肚明,應該還是因為肖桂英,但他也不想說破,況且,金道通也應該知道。

「唉,都是成年人了,還這麼衝動……」金道通也點到即止,然後誇張地伸了一個懶腰,似乎這個話題也可以結束了。

「以後我們就天天獃獃地坐在這裡?釣魚一樣一坐整天?」袁雨瀟問。

一說到工作的話題,金道通就坐直了腰桿,做出一副準備長篇大論的樣子,袁雨瀟心底暗笑,不料,金道通剛剛抖擻精神,卻見櫃檯中的那個溫師傅招了招手,活活掐斷了他的談興,但他顯然不在意,「走!我們終於開張了!」金道通低聲而掩不住興奮地起身說。

到了櫃檯上,溫師傅遞給金道通一張貨運票,然後這張票的主人就乖乖地跟著金道通和袁雨瀟出了貨棧,到了人來人往的馬路邊上,保險起見,他們還是慢慢邊說邊走,離著貨棧遠一點,反正出站的貨運票在他們手中,票主只能跟著走。金道通亮出了檢查證,說明情況,貨主便跟著他們坐上公交車到了分局,做好筆錄,交了一千二百塊錢,放行。一切出奇的順利。

兩個人依然平靜。似乎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理所當然的事情,似乎收再多的錢也不能使他們如當初那樣高興或者激動了。

「如果每天來一筆這樣的錢,任務定多少才合適呢?」袁雨瀟不禁要問。

「你什麼事都是悲觀的,唯有這個事你好像總是很樂觀,每次收到一筆大錢,你總是馬上能想像到每天都這麼樣,然後就會怎麼樣!」金道通微微一哂。

「其實細一想,還是缺乏安全感的緣故,所以還是悲觀主義。」袁雨瀟不服。

「敢這麼剖析自己倒也不容易……」金道通笑著點頭。

「知恥近乎勇!」袁雨瀟也笑了。

「跟你講正經的,不可能天天有這種事,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好了!」金道通突然斂了笑,他近來似乎不那麼愛賣關子了,「老溫已經交了底,他不可能把每個水果老闆都趕到我們這裡來,那他不但這筆外水賺不到,估計這個工作也不會安生了,貨棧里不會允許他這麼做!他現在是地下工作者,只能看準機會,偶爾悄悄地逮一個算一個,不能讓任何同事曉得,所以這個事情對他來說,風險還蠻大的,這個錢啊,沒那麼好賺呢!」

「嗯,原來這樣,這倒也是……」袁雨瀟頻頻點頭,接著眉頭一皺,「既然這樣,那就有可能等一天也等不到一筆生意……」

「等幾天都是白等也是可能的!」

「這樣的話,這工作效率可就很低了……」「

「不能這麼看,你想想看,只搞到一筆,就等於幾天的收入了,這效率很高啊!」

「話是不錯,只是……這麼上班倒是挺沉悶的,我倒沒事,我是唐僧那性格,有坐禪的功夫,只是苦了你這個猴哥了。」

金道通雙掌一拍,聲如巨雷,「你這話真是說到點子上了!我正好想與你商量一件事……」

這回袁雨瀟突然心有靈犀,「你意思是想讓我做坐賈,你做行商?」

「什麼坐股……什麼的,你又念繁體字!」金道通搖頭不迭,「雖然你的話我沒弄清,意思還是懂了,對,就是你坐莊,我四處跑,這樣兩全其美,既提高工作效率,又符合我們兩個的性格。」

袁雨瀟點頭稱是,「我向來不在工作上考慮,只是覺得,與其我們兩人坐在那裡扯淡浪費時間,還不如我一個人拿本書坐在那裡邊看邊待命,我這人別的優點沒有,若讓我坐在南門口鬧中求靜地讀書,我的本事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