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91章 情理之中

作者:宋御  |  更新時間:今天02:24更新  |  字數:2318字

{}?就是太噓寒問暖了。

暖的她這個舔臉活了三十多年從來沒有受過這等待遇的婦女,各種嫉妒羨慕恨,哪怕坐下面的是自家閨女。

袁夫人還是個守寡的,能看得下這個?

好在蕭寶信還有眼色,瞅著自家娘親眼角直抽搐就知道是謝顯的戲太過了,阿娘受不住了,連忙瞪了謝顯一眼,讓他趕緊把神通給收了。

在家也沒看他這麼能作,怎麼一到她家就開始演上了?

「阿爹呢?」蕭寶信努力打破尷尬的氣氛。

謝夫人道:「被徐尚書約了去他家飲酒。你們回來也沒提前知會一聲,他才走不到半個時辰,不然怎麼也能見上。」

「出來的匆忙,也沒來得。」謝顯解釋。「是小婿考慮不周。」

閑聊了兩句,謝顯便起身想去院子里走走。

「待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走什麼走,快坐一塊兒聊聊天,咱們沒那麼多的說道。」謝夫人是真心留謝顯,她本來就看謝顯順眼,顏值即正義啊。現在又是她的女婿,平常看一眼都往外冒星星的。

誰都知道說是出去走走,不過就是給她們娘倆騰地方,聊聊知心話。

若是家裡有個男人在,還好,這時連個招待的人都沒有,哪就讓人家自己去院子里喝西北風。沒這麼待女婿的。

「快坐下來。」謝夫人道。「我就想和你說話。」

謝顯笑:「阿蕭難得回來,您母女二人定然有許多體己話要聊。我隨便逛逛,正好每天阿蕭還要我走半個時辰的圈鍛煉身體,正好就在岳母這裡走了,回家能好好歇歇。」

說完便走了。

「你還真是,真讓人家走半個時辰啊,你也不怕累壞了他。」

謝顯這麼實誠,人都走了,謝夫人也就不推辭了,招呼來蕭寶信沒等開口說話就給了一杵子。

「我這不也是為他身體著想,鍛煉鍛煉就好了,他現在比以前可耐走多了。」蕭寶信揉揉胳膊,阿娘這力道可不比她小多少。心裡是多大的怨氣啊,就沖她身上撒出來了。

「他以前就是鍛煉的少,身體才弱。」

「那倒也是,他這身體啊……」謝夫人嘆。「是真弱。」

於是又從心疼女婿的身體,感嘆上了他的身體,這就是謝顯唯一的缺點。說著說著又罵上了蕭寶樹沒心沒肺——

「到了競陵也不知寫封家書,就聽你阿爹身邊人給往回捎信兒了。這不,昨天寫的家書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別人催著寫的。感覺不像他的語氣,一本正經的。」

以前哪有個正形兒?

說起來便從懷裡掏出來信給蕭寶信看,可見是多寶貝,貼身帶著的。

蕭寶信拆開信一看,果然是蕭寶樹的字跡,不過都是報平安的,沒什麼實質的內容,只叫家裡不要擔心,他一切都好。

居然特地提了她一嘴,怕婆家嫌她事兒多,就不往謝府寫信了,讓阿娘轉告一句。

單這一句話看著就長大了不少,不只想著她,連她婆家都想到了。

果然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蕭寶信得了信,心裡便又放下一些。

「……倒是你婆家三叔怎麼就丟了官,還養了外室,現在這人怎麼就這麼不靠譜,看著人模狗樣的——和你大兄一樣的,養外室養的官兒都沒了。問題是你大兄有個好爹,他三叔可沒有,頂多有個謝顯還是他小輩。」

謝夫人磕著小瓜子,嘴角子那才叫一個塊。

「剛才女婿在這裡,我沒好意思問。多大年紀的人了,還能幹出這種事!」

「老不修,當初還說咱們家這樣那樣,看不上咱家呢,他比誰強啊?就是會投胎,生到了謝家。」

好歹是長輩,蕭寶信心裡再看不上,也不至於在口舌上找出來,尤其當著謝夫人的面,她敢說,謝夫人就敢抽她,罵她目無尊長。

謝夫人一邊說著別人家的是非,一邊看著自己家的閨女。一看小倆口感情就好,都不用打探,就這白裡透紅,粉嫩嫩嬌艷艷的小臉,不光感情和諧,那方面肯定也和諧啊,都是滋潤出來的。

當下就放了心。

「就是你這脾氣可頂好改改,那是婆家,不是娘家隨便你打人。寶樹是你親弟,打斷骨頭還連著筋,他不記你仇,別人可就不是了。恨不得一個眼神你擺不對了,都記你好幾年。有的人就是做糖不甜,做醋卻酸,別總是眼睛裡不揉沙子。」

謝夫人悉心叮囑:「我知道你這孩子愛恨分明,可有時候過日子事事都爭個對錯輸贏,實在沒必要。可不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大不見小不見就過去了。」

都沒輪到蕭寶信說話,謝夫人又提到了二房的蕭敬愛。

「——你就說她吧,也是費盡心機結的這門親。三天回門的時候哎喲你是沒看到這倆人,都憋著一肚子不滿,差點兒就讓你二叔攆出去。」

「聽你二嬸私下裡問起陪嫁過去的丫環才知道,這倆人根本就沒圓房,天天里吵,弄的楊劭她娘著實不滿。」

以前她只擔心謝顯的身體是不是個有擔當的,誰知道閨女嫁過去,人家倆人好的跟一個人似的,倒是楊劭和蕭敬愛倆人冷著,連洞房都沒入。

「那丫環也不敢上前,聽三不聽四,好像楊劭是因為二娘的年紀——說是下不去手。」謝夫人嗤笑。「娶她的時候沒打聽明白歲數?我看就是根本沒瞧上她,就她一個勁兒的倒貼,嫁過去了可好,自己夫君攏不住,連婆母也給得罪了。我看這丫頭是廢了,越長越沒腦子,還不如小時候了。」

謝夫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蕭寶信卻聽明白了。

好懸腸子沒笑折了。

這就是蕭敬愛處心積慮想要弄到手的男人,為了跟人家成親連自己個兒底牌都掀了,什麼重生,什麼皇帝都給人交待了,過去幾十年,未來幾十年都把底給兜了,結果人家——

心心念念的只是她的年齡。

也是,楊劭可能口味真沒那麼重,又愛腦補,一想到對面的是個四五十歲大娘輩兒的就下不去口……唔,情理之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