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女當家 散文詩詞

貴女當家 第一百零五章 說通

作者:佛前青蓮

本章內容簡介:些眼眶濕濕的了。 他光顧著自己高興,別忽略了兒子女兒了。 這段時間他不在朝堂上,也有聽過林杜二人的黨爭。 而現在,一雙兒女都算是牽涉到了杜家的命案里,所承受的壓力自然是無人可比...

「乖囡啊,真不大辦啊?這洗三不大辦吧,爹也能理解,你娘身體還虛弱著。

爹一時之間多了三個兒子,很多事也怕來不及,失了禮啥的。

不過,滿月和百日也……」

沈三是個很傳統的男人,一向希望多子多孫。

那時候過繼到西府,到他後來和妻子成親,就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早年的時候,因為楊氏生雙胞胎的時候傷了身子。

嗣母老楊氏為了西府的香火,親自去娘家楊府,說通了岳父母,給他安排了通房,希望能多生幾個孩子。

只不過,因為太寵那個通房,使得妻子傷了心。

最後,還差點害到謹行和謹彥的性命,所以,後來他也處理了那個通房。

也漸漸不再近別的女色了。

那時候,他的想法是,倘若上天只准他有一個兒子,只要把兒子好好培養,也算對得起嗣父母了。

後來,妻子再有身孕,他的心情自然是無比激動的。

他自然是希望是兒子,後來聽說是雙生子,他覺得,一兒一女也不錯。

而現在,突然間多了三個兒子,這種喜悅是無可比擬的。

簡直像吃了人生果似的,比官職連升三級都高興。

所以,他是很贊成小姨子所說的,無論是洗三滿月還是百日的,都要大辦特辦。

家裡又不是沒有銀子,自然是要大傢伙一起高興高興,樂呵樂呵的。

可現在,看女兒一臉沉重的神色,再加上兒子哪兒,他覺得,好像是因為前段時間,照顧妻子,而忽略了好些事。

「哥,你這些日子在大理寺學到的一些事兒,和爹說說。」

謹彥這些日子來一直都沒怎麼睡好,一方面因為楊氏的肚子,另一方面,自然是大理寺的兇殺案。

現在,楊氏生了三個兒子,再加上大夫和穩婆再三保證,楊氏只要好好休息,問題就不大,她的心思就放鬆了一半下來。

因此,便有些昏昏欲睡了。

謹行這些日子跟著郭大人身邊,學到了不少。

因此侃侃而談了起來,到了最後便和沈三道,「父親,其實妹妹不說,我也想提了。

咱家多了三個弟弟,自然是高興的事兒,不過,大肆慶祝還是算了。

現在朝堂上也不穩,而且依兒子看,過些日子,朝堂上或許會有些大變動。

雖說未必會影響到咱家,可萬一有人看咱家不順眼呢?

不如這樣,把慶祝的銀子,咱拿去育嬰堂,或者善堂哪兒施粥。

再去寺廟給添些香油。

為祖母,為娘,為三個弟弟祈福不更好?

小姨是什麼心思,難道爹還不清楚嘛,還不是想著給表妹多拉一絲四皇子的寵。」

謹行一邊輕聲的說著,一邊努努嘴。

沈三一見兒子那樣兒,再看向謹彥哪兒,見寶貝女兒這段時間原先的鵝蛋臉也漸漸變成了瓜子臉。

再加上女兒眼下的烏黑,頓時有些眼眶濕濕的了。

他光顧著自己高興,別忽略了兒子女兒了。

這段時間他不在朝堂上,也有聽過林杜二人的黨爭。

而現在,一雙兒女都算是牽涉到了杜家的命案里,所承受的壓力自然是無人可比了。

「爹,我看這樣吧,--

洗三和滿月酒,咱們就叫二叔四叔還有堂兄弟,還有外祖母哪兒吧。

至於別的,到時候再看。

倘若過段時間風平浪靜了,那三個弟弟的百日宴咱就好好慶賀一番,你看如何?」

謹行見自家妹妹已經發出了微微的鼻鼾聲,便更加小聲的說道。

沈三聽了,點點頭,然後躡手躡腳地給謹彥蓋了層外衣,然後繼續輕手輕腳的和謹行出了書房。

「行哥兒,這些日子,你也累了,你也好好回屋子休息一會兒!

其他的一切,就交給爹來處理吧。」

沈三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鄭重其事的說道。

謹彥這一覺睡得很沉,哪怕是後來,薛媽媽把她抱回了房,她也只是迷糊了一會兒,然後又繼續入睡了。

薛媽媽放下謹彥的時候,不由得有些傷感。

謹彥自從不再「痴傻」之後,一直能吃會吃,所以,自己小到大,家裡人都叫她「稱砣子」。

雖說是瘦高個兒,可是,那身上的肉結實著呢,重量可比她胖幾個圈的謹慧重多了。

自從謹彥八歲之後,薛媽媽就再也抱不動她了。

可自從謹彥進宮之後,薛媽媽對謹彥的一切變化還是看在眼裡的。

首先是不再長高了,對於這點,薛媽媽還是挺高興的。

姑娘家太高,不好嫁人埃

而體重呢?

雖說飯量不減,可體重明顯有減輕的趨勢啊!!

要不然,怎麼會當年抱不動,現在抱得動的?

要知道,六小姐是在一天天長大,而她是一年年老邁的。

只能說明一個原因,六小姐的體重在減少。

一想到這兒,她就覺得這宮廷實在不是個好地方。

雖說現在去了大理寺,可以每日回府。

可大理寺還不如宮廷呢。

也不想想大理寺里最多的是什麼人。

她強烈懷疑自己的主子楊氏之所以會動了胎氣,明顯是謹彥和謹行在大理寺沾了太多的煞氣,所以導致胎動早產了。

謹彥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

期間沈三有些擔憂的進去看了幾次。

見女兒只是熟睡,倒也放心了不少。

相比較謹彥呼呼大睡,謹行則有鬱悶了。

他心裡有心事,再加上蘇氏的進出,所以,他過了中午就醒了。

隨便吃了些東西,知道母親和弟弟都平安之後,便去了大理寺打聽消息。

據留守在大理寺的幾個筆貼式講,昨晚的案情簡直是峰迴路轉,特別的精彩,可惜謹行和謹彥不在常

原先關在一般牢里的展姑娘,押到了大理寺天字一號牢房。

至於杜次輔的孫女也直接扣押到了大理寺的牢房聽候聖上的發落。

至於林大人,據說是聽完杜姑娘交代的一切就急匆匆的走了。

而最讓人意外的是,據其中一個筆貼式所說,內閣的李大人昨晚也到了現場,據說是靖南王世子去請來的。

李大人,郭大人,還有靖南王世子是今天一早進宮面聖的。

不過,在聽完杜姑娘的供詞之後,三位也是一夜無眠,燈火通明。

只不過,三人講了什麼,無人知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