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94復仇刺殺

作者:死神之墓  |  更新時間:今天07:10更新  |  字數:3049字

{}?韓昆頗為不甘,帶著一群手下找了張桌子坐下,拍了拍桌子,大聲喊道:

「小二,來兩壇好酒,再弄點下酒菜。」

「來咯。」

小二連忙應和了一聲,端著酒走了過來。

姜羿聽到韓昆的話後,神色微動,回想著風雲2的劇情:他知道這無名帖其實是東瀛tiānhuáng搞出來的,那個無天也是tiānhuáng的手下假扮的{在原劇情中是絕心,現在絕心被殺,可能換成了別人}。

東瀛tiānhuáng這麼做,是為了將眾多中原吸引到天山然後一網打盡,以削弱中原武林的勢力。同時也是為了給老tiānhuáng報仇。

在舉辦天山英雄會的同時,東瀛tiānhuáng還會趁機進攻石家堡,搶奪靈天寶塔內的老tiānhuáng遺骸……

就在姜羿回憶劇情的時候,韓昆和幾個手下喝了些酒,開始高談闊論起來。討論著城裡哪家青樓的姑娘更漂亮、技術更好,說起上次自己斬殺的某某高手的驚險經歷。

就在幾人酒意正酣的時候,一個身穿黑衣身材高挑的女劍客走進了客棧大門。

她頭戴帷帽,皂紗蒙面,看不清相貌。進店之後,左右看了看,然後向著角落一張空桌走去。

依照客棧內的布局,若要到側面的角落,勢必需要從韓昆幾人的桌邊經過。

黑衣女劍客腳步輕盈,幾步之後,就緩緩從韓昆背後走過。

韓昆只是自顧自和手下笑談著。

女劍客見韓昆完全沒有防備,陡然轉身,拔出腰間的長劍,對著他的背心疾刺而出,口中嬌斥一聲:

「韓昆,還我父親命來。」

當!

隨著一聲脆響,女劍客勢在必得的一劍被刀身擋了下來。

韓昆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手邊的長刀立在了身後,寬大的刀身恰到好處地擋住了女劍客的細劍。

背後這種死角是武林中人最在意的,韓昆混跡江湖多年,經驗豐富,眼見一個陌生武者在自己背後走過,怎麼可能不提高警惕。

所以在女劍客動手之後,韓昆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不等黑衣女劍客做出什麼變招,韓昆猛地一轉刀身,叮的一聲,磕開細劍。然後豁然起身,腳下一勾屁股下坐著的長凳。

呼的一聲。

長凳裹挾著一陣勁風轟然向後飛出,狠狠撞在女劍客的胸口上。

「啊。」

女劍客被長凳撞了之後,痛呼一聲,腳下踉蹌著向後連退了四五步,嘭地一下撞在角落的一張桌子上。

等她站穩腳步之後,剛準備反擊。寒光一閃,一把雪亮的長刀已經架在了她的肩上,鋒銳的刀鋒緊緊貼著她的脖頸,冰寒刺骨。

韓昆好整以暇地看著女劍客,臉上帶著戲謔的笑,說道:

「知道嗎,你剛剛靠近我的時候,輕重不定的腳步聲就已經泄露了你內心的緊張,所以我早就知道你圖謀不軌了。你應該也是第一次殺人吧,不然的話不至於露出這麼大的破綻。」

女劍客冷哼一聲,咒罵道:

「惡賊,你不得好死。」

韓昆絲毫不把她的叫罵聲放在心上,只是好奇地說道:

「好了,讓我看看是誰這麼大膽,敢來找韓某的晦氣吧。」

說著,抬手掀開了女劍客的帷帽,顯出了皂紗遮掩下的一張姣好面容,清麗美貌。

女劍客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神死死盯著韓昆,眸中滿是仇恨之意。

韓昆在看到她的容貌微微一愣,認出了對方,然後他陡然大笑出聲,說道:

「原來是你,上次你爹拚死阻攔才讓你逃了一命,沒想到你卻珍惜,竟然還自投羅網。」

女劍客銀牙緊咬,恨聲說道: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怎麼可能一逃了之。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殺了你?哪有這麼簡單。」

韓昆回想了一下後,說道:

「我記得你是叫,杜芸苓,是吧。」

「看你還有幾分姿色,若是就這麼殺了豈不是太過可惜。」

說著,他的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這次出來沒能搶到無名帖,不過,能得到一個美人也是不錯的。」

杜芸苓聞言臉色一變,然後斬釘截鐵地說道:

「我寧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說著,她頭一伸,就要用肩膀上的刀自盡。

韓昆卻是倏然將刀收了回去,然後左手在她肩上連點了兩下,點住了她的穴位,讓她動彈不得。

隨後,韓昆帶著貓戲老鼠的姿態,笑吟吟地說道:

「上次你爹拚死攔阻攔,讓你逃過一劫。今天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我可就不客氣了。」

「玩多了青樓女子,偶爾玩玩你這種貞潔烈女也不錯。」

他身後一手下笑著起鬨道:

「韓老大,你喝了頭湯以後,能不能讓兄弟們爽爽?」

韓昆大手一揮,哈哈笑道:

「好,今天晚上,每個人都有份。」

然後看著臉色死灰的杜芸苓,邪笑道:「既然你想為父報仇,等會兒可要使出些本事來了。你要是能把誰玩死在床上,也算是為父報仇了。」

聞言,他那群手下轟然大笑,附和道:

「韓老大說得對,我們是該給這位美人一個報仇的機會。」

「若是能玩死我,我絕對沒有怨言,哈哈哈哈。」

……

另一邊,姜羿聽到幾人的對話後,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會這麼巧,在客棧里遇上報仇的杜芸苓。

既然遇上了,他也不介意出手幫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姜羿向幾人看了過去,問道:

「你們幾個,想要怎麼死?」

韓昆聞言,眼神一冷,看著姜羿那張還有些青澀臉龐{易容的},厲聲威脅道:

「小子,你想多管閑事,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否則的話只能白白送了小命。」

姜羿一笑:

「我覺得自己還是有些本事的。」

「既然你執意找死,那我就只有送你上路了。」

韓昆說著,對身旁的手下使了個眼色。

一位身形健碩的青年會意,站起身向著姜羿走去,他雙掌粗大,掌上青筋暴起,透著淡青的顏色,顯然手上功夫不弱。

青年一邊走,一邊獰笑著說道:

「小子,連我黑虎寨的事情都敢管,看來你真的是活膩味了。說吧,你想怎麼死?是要被擰掉腦袋,還是想被一掌震斷心脈而死,我都能成全你。」

姜羿無奈地搖搖頭:「怎麼今天有這麼多想不開,非要找死呢?」

說著,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屈指一彈。

凝練精粹的真元從他指尖激射而出,化作一道凝如實質的劍氣,劃破長空。

錚!

鋒銳無雙的劍氣從青年的心口刺入,留下一道細微的傷口,然後從他背後鑽出,臨空一折,變幻方向,倏然划過韓昆的咽喉,刺入他身旁一個手下的太陽穴……

如此這般,將韓昆一群人斬殺之後,那道劍氣隨即一斂,化作一股輕柔的勁力,打在杜芸苓的穴位之上,解開了她的穴道。

這個過程看似很慢,其實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已經結束了。

這道劍氣的速度快絕,肉眼根本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大廳內陡然亮起了一條曲折細長的光線,在大廳內閃爍穿梭。

下一刻,韓昆和一群手下就同時軟倒在地,沒了聲息。

半響後,驚愕的杜芸苓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能動了,她蹲下身探了探韓昆的鼻息,才確認對方真的死了。

杜芸苓神色變幻了一陣後,心中有了決斷。她疾走兩步,來到姜羿的桌旁,曲膝跪地,謝道:「多謝公子幫我殺了韓昆,報了殺父之仇。大恩大德無以為報,芸苓只能為奴為婢伺候公子,請公子收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