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37章 讓人想不到的諫議大夫(第二更

作者:狼煙東去  |  更新時間:昨日15:49更新  |  字數:4316字

所以匈奴還是要對付的,而且這諫議大夫,也還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的,兩頭都不能耽擱了。

要說這個在嬴高眼裡面早就已經內定了諫議大夫職位的陸賈,這兩天心裏面還是十分的緊張的,蕭何來找他的那天晚上他就知道,肯定是嬴高相中了他寫的東西了,而且是十分的滿意,不然的話,那可是諫議大夫啊,在大秦的朝堂上面直接職位就不低,哪能為了這麼個職位還給自己設計了一個張榜的環節?

但是第二天陸賈當真看到張貼在咸陽城各處的告示的時候,心情可就跟之前有點不太一樣了。

本來他還以為這個諫議大夫的職位是嬴高因為自己寫的東西好而獎勵自己的呢,但是一看諫議大夫的職責,陸賈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心說敢情皇帝把自己給安排到這個職位上面來,是為了好好利用自己的這張嘴啊!

他自己最大的本事是什麼,陸賈自己的心裏面還是十分有數的,那就是辯才嘛!而這個諫議大夫職位的職責和條件,在陸賈看來好像就是嬴高特意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樣,這裡面算是肯定了自己在某一些方面上的能耐,但是同時也算是嬴高給自己提出了不少的要求。

按理說,就算是這樣,陸賈也還是要對嬴高感恩戴德,因為要是沒有嬴高的話,他最多也就是在代郡講講學罷了,又有誰能發現他呢,就算是發現了,說不定直接就因為他參與過薛郡的反秦會盟而被斬殺了呢?

但是陸賈也不是傻子,他雖然沒在大秦的朝堂上面混過,但是官吏是什麼樣的,大秦的貴族是什麼樣的,他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些的,嬴高讓他這麼干,那可就算是讓他去打破大秦朝堂上面的所謂的平衡和生態啊,這麼做那可是要被一些老秦的貴族戳脊梁骨,指著鼻子罵的。

更加嚴重的是,要是自己真的把某一個老秦貴族的老底給揭開了的話,人家可是會想要整死自己的,這一點,陸賈心裏面可是一點都不帶懷疑的。

這個大秦年輕的皇帝,到底能不能保護好自己?

這就是陸賈看到了這份告示之後最大的疑問,他並不傻,他知道自己要是這麼做了會成為一個大秦朝堂上面什麼樣的人物,並且除了認識嬴高和蕭何之外,陸賈在咸陽城裡面可是沒有任何的根基,雖然嬴高和蕭何就是咸陽城裡面幾乎最厲害的人物了,但是人家用歸用,真正要是有人想要了自己命的時候,他們會不會保自己陸賈的心裏面可就沒準了。

這些,還只不過是表層上面的事兒,再往深一點想的話,陸賈也知道,自己要是到了這個諫議大夫的職位上面了,那麼之前自己寫出來的那些改革的策略估計也勢必要通過自己的口提出來了。

而這樣的策略肯定又會損害不少大秦朝堂上面貴族的利益,再加上之前嬴高要求的那些個諫議大夫本身的指職責,自己能活幾天都是個問題。

去,還是不去?

這個問題一直自從看到那告示之後就一直縈繞在了陸賈的心裏面,他知道,要是自己直截了當的跟蕭何說自己幹不了這個諫議大夫的話,嬴高和蕭何估計也不會把自己滅了口,只不過會把自己放在蕭何的府中以幕僚的形式出現,那樣的話,自己所想出來,提出來的那些個新的思想就一定會從嬴高或者是蕭何的嘴裡面說出來,說到底跟自己就沒啥關係了。

到最後,陸賈告訴自己,自己做出什麼樣的決定,無非就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去賭,賭自己在嬴高和蕭何他們心裏面的地位到底是什麼樣的。

要是自己賭了的話,陸賈知道自己很可能會不知道哪一天死在回到自己府中的路上,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大秦的歷史上會永遠的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會是相當濃墨重彩的一筆。

要是自己不賭的話,自己可能也能在嬴高和蕭何的陰影之下衣食無憂,甚至於在大秦的咸陽城內過的相當的不錯,但是有一點,沒人會知道陸賈是誰,沒人會知道陸賈曾經為大秦做過什麼,若干年後,當自己死去的時候,可能只有自己記得自己叫做陸賈,是一個十分有才學的人。

這一夜,陸賈幾乎就沒睡,他的內心裡做著十分激烈的一場搏鬥……

最終,在諫議大夫報名的最後一天,陸賈出現在了那個地方,在一片竹簡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和信息,他不知道的是,一直躲在暗處默默觀察著的蕭何看到他出現之後那終於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施施然的離開了。

「那陸賈最後一日方才去報名?」次日,這個消息就傳到了嬴高的耳朵里。

「這廝不會是對於這諫議大夫的職位並不十分感興趣吧?」對於這個陸賈的一系列詭異的行動,蕭何都是有點不能理解,這要是換成任何一個其他的儒生或是別的學派的傳承者的話,有這麼一個讓自己的聲音能在大秦的朝堂上面傳播一番的機會,他是一定會抓住的,就算是這個機會可能會給他帶來一些個危險,那為了自己能夠揚名立萬,為了自己的傳承能夠發揚光大,又怎麼能退縮呢?所以這個陸賈磨磨蹭蹭的墨跡了這麼長的時間,在蕭何的心裡,這個傢伙的目的就可能有那麼一點不純正了。

「若是不感興趣的話,這廝便不會最後一日方才去報了名了,他對於自己的性命越是看重,便說明其越是能夠在這個全新的諫議大夫的職位上有所作為,朕這個諫議大夫的位置上,要的可不是一個莽夫,越是珍視自己性命之人,便越是能夠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