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一十一章 掰陛下的手指

作者:風流倜儻vv  |  更新時間:昨日08:07更新  |  字數:2219字

姜洛明白再過一個時辰這裡就會變成人間煉獄了,許鎮西用自己的身體,還有吞下的丹藥,讓這個沙之國變成了吸引魔獸的東西,聞到這種味道魔獸山中的魔獸,會情不自禁的來到這裡,把這個國家滅了。

姜洛看出來這個許鎮西,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死之前,是想要這個國家和他一起陪葬。

「快點,我們要趕快了,再過一個時辰這裡就會變成一片血海了,我們是管不了的。」姜洛這麼說道,所有人立馬突破了這些士兵,來到了這個皇殿,進去後發現裡面可是用銀子搭建的,因為沙漠黃色的東西隨處可見。

所以這裡才會覺得銀子比金子更加的值錢,所以才會如此的扎眼。

「何人敢在此喧嘩!」沙之國陛下趙茹斌大喊,一個頭戴著純銀的王冠,一個稚嫩的臉但是看著卻並不見得的男孩,不過陛下的身邊還有一個人,姜洛感覺得到這個人的氣息,讓自己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先讓你這個人的實力很強。

趙茹斌直勾勾的看著花如煙,然後大怒的說:「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你這個卑劣的女子!小辟給我把他們全殺了,敢隨意進入我的皇殿,真的是找死!」

身旁的小辟下一秒,展開了淡藍色的羽毛,顯然是一種可以飛的功法,而後飛了下來,羽毛很多都落在了地上,而後掏出了兩把劍,冷冰冰的眼神對著姜洛等人。

「小心點他的羽毛有貓膩!」姜洛十分警惕的說道。

小辟眼神一定,雙劍一揮大殿內竟然出現了龍捲,羽毛亂飛而且越來越多了,姜洛只見此人一直在舞劍卻不對他們揮劍。

但是羽毛落在姜洛身上,姜洛眼睛睜大,身後冒出了新鮮的血液,然後花如煙很傲要準備抓一把羽毛還說著:「這麼好看的羽毛能有什麼貓膩?」

姜洛立馬用紫金鞭保住了花如煙的雙手,只見羽毛在觸碰到紫金鞭的時候,發出了「叮!」的聲音,花如煙一下知道了這個羽毛是什麼,竟然是劍意留在了羽毛上,只要碰到什麼就會如劍一般刺入。

「沒想到竟然有這麼陰險的招式!」花如煙說道。

這個時候小白體格龐大,而且身上的羽毛也不少,不過皮糙肉厚的,對於小白來說真的如撓痒痒般,雖然有著劍意,但是比起真的劍,還是差遠了根本傷不到小白的。

「雕蟲小技而已,看我不破了他這個陣。」小白對著姜洛說完,一口怒吼立馬平洗了這場龍捲,讓所有的羽毛落地,只見羽毛變成了釘子般,一個個都刺入了地面拔都拔不出來。

小辟一看這個猴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啊,自己一個化神九變的人,怎麼會怕一個猴子。

「小辟你不會解決不了吧?」趙茹斌說道。

「陛下交給我就可以了,陛下不用擔心,還請先去休息片刻。」小辟說道,小辟自幼被收養於陛下身邊,一直是保護點下安慰的存在,不過賢弟不讓他出城門,所以小辟也沒陪陛下去魔獸山,陛下險些出現了生命危險。

小辟知道這個女子,也就是花如煙就是陛下所說的女騙子,所以準備先對她下手,立馬用煙霧讓皇殿變得不可一視,這樣才能找機會搞事情。

「啊!」

姜洛聽見了花如煙的喊叫,不過在一秒姜洛有些著急,一腳踏出身邊的濃霧消散,只見小辟手中的花如煙,身上已經被透明的線所捆住,花如煙身上已經出現了細小的傷口,開始少許的冒著鮮血。

「不用管我,快點殺了他!」花如煙說道。

姜洛覺得這個情況,真得有些難辦,這個時候小辟說話道:「你們可以了離開了,這個女的不能走。」

姜洛知道他要幹嘛,畢竟在魔獸山的確是花如煙的錯,騙了那麼多的人,但是惹了這個仇家,姜洛也不知道該怎麼給花如煙洗脫罪名。

姜洛肯定不能讓這個人對花如煙亂來,腳踏地面靈氣從地面進入到小辟的身邊,隔空點穴小辟下一秒就已經動不了了,東寧看到這一幕說道:「沒想到姜幫主還會點穴!」

「點什麼穴,只不過用靈氣控制了他的身體,讓他短時間失去活動的能力。」姜洛一本正經的說道。

花如煙一腳踢在了小辟的肚子上,小辟直接飛了出去,卡在了牆角花如煙生氣的說道:「臭不要臉,用我來要挾別人,氣死我了。」

花如煙害怕被別人用來威脅姜洛,因為花如煙覺得自己這樣的騙子,如果應該不會有人想要救自己,也害怕姜洛不管自己了,這丫女讓花如煙會覺得這個世界變得毫無意義。

幸好姜洛把自己救了回來,這才放下心給了小辟一個不爽的一腳。

「小白!」姜洛一聲令下,小白明白一下就把趙茹斌的房門打開。

「你們什麼情況,小辟呢?」趙茹斌嚇了一跳。

「抱歉了,陛下是嗎,告訴我陳學東在哪裡!」姜洛拎著趙茹斌的領子,惡狠狠的說道,小白在旁邊也一直鼻孔冒出很憤怒的霧氣。

「我不知道你在說誰?」趙茹斌還在裝蒜的說,因為答應了陳學東所以不想言而無信。

「是嘛,我們先不問了,先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斷,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姜洛說法可怕,下手更加是快准狠。

「啊!」趙茹斌很痛苦的喊叫著。

「這才第一根而已,放心如果你要告訴我們的話,就不會繼續掰你的手指了,不過在你還沒有說之前,手指不夠還有腳指,不行還有你的肋骨呢。」姜洛冷冰冰的臉上,彷彿能看到惡魔的身影。

「我說我說!」趙茹斌,實在是害怕了,畢竟身為陛下從下根本就沒受過什麼皮肉之苦。

「說吧,給你三聲考慮,三!二!一。」姜洛喊道一的時候,趙茹斌看著自己的弟子食指已經被掰過了近一百三十度,再掰就要斷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