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四十六章 殺破軍

作者:風流倜儻vv  |  更新時間:2019-03-07 10:30  |  字數:2337字

這一劍恍勢如破竹,帶著洶湧的怒意呼嘯而至,然而剛飛三米,只聽咔嚓一聲,雪白的劍刃硬是從間折斷,斷為兩截。

半截斷劍落地,陳洪握著另外半截,身子微微一顫,嚇得縮回頭,不敢再吭聲。

破軍鄙夷地看著他,「連靈劍都保不住,有什麼資格跟我斗?」

白家所有人都呼吸一窒,本能地後退,生怕一不小心得罪這個混世魔王。

周圍的修士們也紛紛避退,唯恐惹禍身。

王晨拱起手,低眉順眼地說:「我們並無冒犯之心,你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誤會?」

破軍瞥了姜洛一眼,冷冷地說:「我殺人從不需要理由,非找一個理由的話,是你們長得太丑,讓我看了倒胃口。」

姜洛站出來,落落大方地說:「三師兄,你為難他們,是不是因為我?

剛才我站在王晨的身邊,那一劍若傾斜分毫,肯定劈到我身。」

破軍連眼皮都不抬,冷哼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姜洛笑了笑,「他們都是我的故交,我豈有見死不救之理?」

此話一出,白家弟子們對姜洛心生感激,不由自主地靠近他,王晨和陳洪也隱隱生出投靠之意。

珈藍塔內,兇險莫測,光憑他們的實力,即便能活著出去,也要落個遍體鱗傷,如果有姜洛撐腰,情況會完全不一樣。

破軍還是沒用正眼看姜洛,冷哼道:「既然你想逞英雄保護這幫廢物,和我一戰,如果你贏了,我立刻滾出珈藍塔。

如果你輸了,不論珈藍塔內的人,還是歐陽家的人,都要當我的陪練。」

人群傳出一聲聲驚呼,都看向姜洛,期盼他能贏破軍。

「姜宗主,我們支持你,你一定要贏」,一名修士壯著膽子飛到姜洛面前,遞一瓶元丹。

姜洛婉拒了這人好意,和善的目光掃過所有人,才緩緩落到破軍臉,「原來三師兄不遠萬里而來,繞了好幾個彎子,是為了挑戰我。

你想跟我切磋一下,直說即可,何必牽連無辜?」

破軍搖頭道:「我是要讓你名聲掃地,讓所有人知道,我你有資格繼承星主之位。」

姜洛眉頭一皺,「你說什麼?」

諶龍撇撇嘴,意氣風發地說:「你真不知道?十天前,師傅宣布從弟子甄選一人,繼承他的大統,如果不是為奪星主之位,我怎麼可能回瀚海?

目前你呼聲最高,我當然要拿你開刀。」

歐陽蓮花在塔外凌空而立,將二人的談話聽得真真切切。

如果不是為奪星主之位,我怎麼可能回瀚海?

這句話如一記重錘,敲碎她對破軍的所有幻想,多年的痴心等待,徹底淪為笑話。

原來在破軍心,真的沒有她的位置,即便沒有家庭阻力,破軍也不會甘心守著她過一輩子。

姜洛心暗道:「東嶽星主春秋鼎盛,怎麼可能把位置讓給別人?八成是巧立名目讓弟子們自相殘殺,趁機剷除異己。」

「既然你心意已決,我們不妨到外面打個痛快,以免牽連無辜」,姜洛向外一指。

破軍微微頷首,修長的身軀化為一道長虹,從門口飛出去。

人們將姜洛團團圍住,殷切地囑託,盼望他旗開得勝。

姜洛微笑道:「諸位請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收拾破軍這傢伙。」

「姜宗主,我們相信你,你一定要贏。」

姜洛帶著眾人的殷切希望,緩緩走到塔外,瞥了眼高高在的破軍,直接掏出和氏璧。

和氏璧一亮相,立即引起陣陣歡呼,還未進塔的修士們擦亮眼睛,等著觀看驚天動地的一戰。

出手前,姜洛轉頭看向歐陽蓮花,詢問道:「姐姐,如果你捨不得他,我一定對他手下留情。」

歐陽蓮花搖頭道:「他已經放下那些前塵往事,我又何必自作多情,你想怎麼打他,怎麼打,不用顧慮我的感受。」

破軍凝視和氏璧,狐疑道:「一塊普通玉璧,真能扭轉乾坤?」

和氏璧猶如一隻翩躚的蝴蝶,在空曼舞一圈,散發著幽幽的光芒。

此時,空間之力還未射出,人們已經屏住呼吸,目瞪口呆地往後退。

破軍在空橫跨數步,手靈劍一抖,瞬間幻化出成千萬的劍影,一同壓向和氏璧。

「定!」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破軍連同無數劍影,一同定格在空,連眼睛都無法眨一下。

周遭圍觀的人群也彷彿被定住,無法移動身軀,更無法運轉靈力,但還能說話。

姜洛大喜,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終於找到使用和氏璧的章法,不至於定住所有的活物。

照著破軍飛起一劍,吭哧一下,劍尖刺破皮肉,扎入蓬勃跳動的心臟。

心臟是生命的本源,一旦心臟受損,很可能和楊宏圖一個下場,淪為不能修鍊的廢物。

破軍心裡害怕到極點,想開口求饒,無奈和氏璧的定身咒太強,搞得他連嘴都張不開。

不一會兒,破軍已經渾身浴血,手筋腳筋俱斷,毫無昔日的張狂霸氣,完全淪為任人宰割的魚肉。

時間不長,消耗的靈力卻不少,姜洛擔心自己再次暈倒,及時收回和氏璧。

很多慕名而來的人,終於見識到姜洛的厲害,激動之下屈膝跪拜,恨不得把姜洛供起來。

姜洛面色略顯蒼白,額頭汗珠滾動,再度看向歐陽蓮花,「蓮花姐,你打算怎麼處置破軍?」

歐陽蓮花轉過頭,不願意再看破軍一眼,擔心最後一絲幻想破碎,也擔心自己心軟壞事。

「我不知道,你……看著辦吧,不用問我。」

破軍張張嘴,想開口求饒,引起歐陽蓮花的憐憫,卻呼呼往外淌血,說不出一句話。

諶龍憤怒地瞟了破軍一眼,叫道:「師傅,快殺了這廝,次在另一位面相遇,他不由分說,直接對我出手,幸好我跑得快,不然早死在他手。」

不少人跟著附和,「殺了他,殺了他。」

姜洛聽到這些呼聲,不再猶豫,一劍砍下破軍的腦袋。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