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0273 安然退出

作者:貓抓老薯  |  更新時間:昨日07:18更新  |  字數:2363字

偌大的一個倉庫,而且還是完全封閉式的,克勞就這麼暴斃在地上,留下一灘血跡,死相極其難看。

走近一看,赫然見到克勞雙眼瞪的老大,好似是在生前最後一刻見到什麼最為恐怖事情一般,而在他的咽喉處竟然是有著一個窟窿,鮮血還在不斷流出。

顯然,克勞還是剛死沒多久。

「這傢伙到底怎麼了?」鄧賀不由蹲下來細細查看,臉上流露出來一抹很是鬱悶神情低語呢喃著。

搜遍克勞的全身卻依舊沒有發現U盤所在,讓的鄧賀憤怒不已。

「混蛋!還有人嘛?」轉過頭來,對著身旁的那些保安大聲怒罵問道。

很明顯,克勞這就是被人謀殺,而且還是在完全料想不到的情況下。

此刻的鄧賀可沒有那麼多的閑情再是去想那麼多,心中唯一想要了解便是這到底是誰,為何還會有人潛入到了他們公司內部來。

「主任,這……應該沒人了呀,我們一直守在倉庫門口,一直都沒有人進來。」

那名保安隊長對於目前這樣一個情況也是感到十分困惑,撇嘴很是苦悶解釋著。

「立刻將倉庫封鎖起來,細細盤查,我就不信那傢伙還能夠跑掉不成!」

馬上,鄧賀又是下達了一條命令,隨後就是有著好幾十個保安陸陸續續進入到倉庫裡面。

他自然認為著李陽肯定還在倉庫裡面,殊不知後者早已經遠頓離去,這一切還要多虧了克勞。

站在原地,克勞目光一直都是聚集在地下克勞的咽喉處,雙目當中充滿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竟然還有人能夠一擊將Ají進化體給斃命,雖然是咽喉,但絕對不是尋常人所能夠做到的。

這著實就是讓的鄧賀在心中覺得很是匪夷所思。

「主任,整個倉庫都已經是找遍了,沒有任何發現。」

旋即,正當鄧賀還在細細思考之時,那保安隊長便是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很是納悶的報告。

「什麼?」頓時,鄧賀雙目當中瞳孔不由放大了幾倍,而後是驚訝出聲。

「竟然還有人能夠憑空消失不成!一群廢物!」驚訝過後,鄧賀又是憤怒罵道。

「公司外面封鎖了沒有?」

「已經全面警戒,封鎖了。」

那安保隊長忐忑回答後,卻是見到一旁有著一人是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何事?」

「隊長!我們在那邊發現了一條很隱蔽的小門!」

「小門?混賬!趕緊帶路!」頓時,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鄧賀整個人都是有在臉上浮現出來一抹焦急神情,而後趕緊往著那邊跑了去。

一會兒,幾人便來到了之前克勞想要出逃的那條路那裡。

「這……是消防通道?」霎時,那保安隊長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是微微輕撇嘴角,而後是緩緩嘀咕出聲。

一旁的鄧賀早已經是被眼前這一個狀況弄的呆住,神情愕然的站在那裡。

只見前方赫然有著一條小門,上面正是寫著消防通道四個字。

他完全愣住了,自己怎麼不知道倉庫裡面竟然還是有著一條消防通道呢。

「主任,這……」微微停頓了一會,保安隊長便是將自己的視線緩緩看向鄧賀,再是嘟囔道。

「可惡!還冷著幹嘛!趕緊追呀!」

聽到保安隊隊長這話,鄧賀也是慢慢回過神來,大聲怒斥一句,整個人彷彿就是渾身失去了力氣一般。

面容苦澀站在那裡,怔怔望著這條消防通道。

此刻的宏盛集團公司大堂,丁興昌和童益明兩人面面相覷,皆是能夠從對方眼中看出些許擔憂之色。

眼看著如今整個宏盛集團都是亂糟糟的,警報聲連綿不絕,工作人員紛紛面色慌張。

毋庸置疑,宏盛集團是出了什麼大事。

「丁哥,這下該怎麼辦,那電梯已經是完全被封鎖了呀。」

童益明見到遠處已然被封鎖起來了的電梯不由面色苦悶的看向一旁丁興昌,臉上自然是充滿著鬱悶之色。

後者聞言,不由苦澀說道:「這下完了,李陽得困在裡面了。」

「啊?」

丁興昌這話一說出來,童益明整個人都是有在臉上浮現出來了一抹很是擔憂神情。

整個宏盛集團的安保措施是有目共睹,其實力也是毋庸置疑,一旦被困裡面,想要安然無恙退出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得趕緊想辦法營救,如若不然李陽落入到宏盛集團手中那可就是麻煩了。」

緊皺眉頭,丁興昌低語一句便是陷入到了沉思當中,童益明聽了也是重重點頭。

於是乎,兩人便皆是緊皺著自己眉頭,面露擔憂之色低頭不語。

「嘿!你們兩個幹嘛呢!」就在此時,兩人的肩膀突然是被人拍了下來,令的他們不要狠狠一震,而後再是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雙目當中赫然有著驚喜之色浮現出來。

急急忙忙轉過頭來,果然見到李陽正是在身後一臉笑意笑嘻嘻的看著自己兩人。

「李陽,你從哪裡出來的?」童益明見到李陽出現,整個人都是十分驚喜,而後疑惑問道。

他們兩人可一直都是守在這裡,從宏盛集團內部出入的人都是看在眼裡,卻是全然沒有見到李陽的人影。

細細一看,赫然是見到李陽不知何時戴上了一個鴨舌帽,而且微微低垂著頭,好似就是在隱藏著自己一樣。

「先出去再說吧,這裡已經被封鎖了,注意別被監控拍到。」

丁興昌卻是一眼瞧出來了端倪,對著一旁的童益明囑咐一句便是聳肩遮擋了一下自己容貌,而後往著外面走去。

童益明見狀也是依葫蘆畫瓢,李陽緊隨其後,離去之前還是深深看了一眼在一旁的一道側門,嘴角之上赫然是有帶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待得李陽幾人離開宏盛集團一會之後,便見到有著一隊人馬從那側門火急火燎的追了出來。

「該死!」見到整個大堂人來人往,沒有可疑人員,那安保隊長不由怒罵出聲。

就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