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天王 科幻小說

修真天王 0150 打了小的來了老的

作者:貓抓老薯

本章內容簡介:面對這些人的領頭人,李陽自然沒有手下留情,運足了霸氣的一拳對著范山的胸口就印了下去。 「嚓」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范山的胸口被李陽一拳打得凹陷下去了許多。 只憑眼睛看,不用檢查...

不只是面前范山的一隊人,就連自己身後的兩隊人,雖然眼睛看不到他們的動作,可是他們的行進路徑卻直接在李陽的腦海里演算了出來,然後迅速的反饋到了動作上。

「難道這銅骨境界的傳承,就是這些陣法?」

不過現在的情況也沒有留給他太多的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

范山那群人所結成得其三個七星陣,又一次對著李陽攻了過來。

讓人感到驚駭的是,這他們第三個辯證所形成的攻擊可能是以困為主。

完全沒有了剛才前兩波那種攻擊的力度,反而是分別由三個人形成的小隊,對著李陽輕輕一攻擊,也不管有沒有對對他造成傷害,立刻轉身就退。擺明了是想要把他累死在這裡。

如果剛才藏經閣沒有傳來新的傳承的話,那李陽真有可能被他們困在這裡,在無法反擊的狀態下,將身上的霸氣消耗殆盡,任由他們魚肉。

不過現在李陽已經看清楚了他們行進的方向,在經過前幾波的攻擊,確認了自己腦海中出現了那些預測全部都分毫不差后,李陽又一次展開了反擊。

發現自己的戰略正確,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對那種一擊即退的攻擊方式完全應付不過來,范山心頭大喜。

不過他沒有將這份喜悅表露在臉上的人是很冷靜的加入到了攻擊的隊列。

剛才李陽針對他的兩次攻擊,已經對這是自視甚高的范山造成的自尊心造成了傷害,所以現在再加入到了攻擊隊列之後,他完全沒有想要像其他人一樣,只是想將李陽困在這邊。

只見他手中的軟劍又一次舞出,在空中發出一道清亮的響聲,對著好像是在忙於防禦後方攻擊的李陽就刺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正是李陽確定了自己腦海中的那些預測完全準確,正在開始反擊的時候。

感覺到那個拿著軟劍的范山師兄,竟然從自己的身後發起偷襲,李陽身上的霸氣瘋狂的注入到霸者披風裡面去。

那件黑色的披風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揚起來之後突然擰成了一股,對著范山手中的軟劍就纏了上去。

一時反應不及的范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軟劍被李陽的那件黑色披風纏得緊緊的。

還沒等他將持劍的左手鬆開,就發現李陽已經一個靈活的轉身靠到了他的近身處。

面對這些人的領頭人,李陽自然沒有手下留情,運足了霸氣的一拳對著范山的胸口就印了下去。

「嚓」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范山的胸口被李陽一拳打得凹陷下去了許多。

只憑眼睛看,不用檢查都知道,他的胸骨已經碎裂了很大的一部分。

不過李陽卻好像還是不解氣一般使出擒龍功對著他的兩個肩膀就抓了過去。

在霸氣的驅動下,李陽的手指頭堅硬的好像鋼鐵鑄成的一般,直接插入到了范山的皮肉裡面。

就像他之前在面對彭傲的時候一樣。

當指頭接觸到范山肩膀裡面骨頭的時候,用力向外一掰。

兩聲脆響幾乎同時響起。

范山的兩條手臂被李陽直接掰斷。

「范山師兄1發現到范山一個照面就被那年輕人廢掉了雙臂,他身後的師弟忍不住大聲的呼喊了起來。

七星陣固然精妙,不過其中的缺點也很是明顯,現在有一個人亂起來的時候,整個陣型就全都被打亂了。

連帶著其他的兩個七星陣都出現了騷亂。

本來可以將李陽讓穩穩的困在其中的陣法。一時間散亂了開來,已經沒有辦法再將他困住了。

發現這情況的李陽,自然沒有做多停留的想法,只是冷冰冰的瞪了一眼由於雙臂被掰斷而一臉痛苦的范山,而後向著人群外就飛掠了出去。

幾個七星陣已亂,組成陣法的人,自然也就沒有辦法那麼快的反應過來,更不用談阻止李陽的離開了。

而且其中也有人跟范山的關係比較好,拚命的擠過人群,想快步趕到他身邊想查看他的情況。

就在李陽以為自己可以輕易離開的時候,突然又聽到了丁興昌的聲音,「李先生!快往其他方向跑,這裡很危險1

李陽定睛望去,丁興昌跟童益明兩人好像是喪家之犬一般被人直接趕了回來。

他們身後的是一個50多歲,看起來身材略微有點富態的男子。

讓李陽奇怪的是,那名男子在走路的時候,眼睛只是眯成一條縫,就好像是個瞎子一般。

不只是李陽,其他的人也看到了丁興昌童益明被人驅趕了回來,自然也看到了他們身後的那名老者,都不由得大聲的呼喊起來,「瞎師叔,范山師兄的雙臂被這人給廢了。」

「這打了小的竟然還真的出來了?」李陽小聲的埋怨了一句,不過也是快速的跟丁興昌兩人靠在了一起,「你們這是什麼情況?不是說好幫我去追蹤那些人的嗎?怎麼又被人給趕回來了?」

「別提了,這個中年人太恐怖了,他雖然沒有對我們動手,可是只要被他一靠近,我就感覺好像是如坐針氈一般,好像光靠氣勢就能把我給按死在原地。」童益明有點驚疑不定的說道。

「沒錯,而且根據我的觀察,他可能是個瞎子。」要是只有童益明說的話,李陽可能還要懷疑一下,不過看到丁興昌都開口這麼說了,而且那些人也管這中年男子叫瞎師叔,李陽自然也知道這名中年男子估計沒有那麼簡單。

瞎師叔本來是想看著范山幾個人自己去將丁興昌兩人抓回來就可以的,不過在聞到信號但那種特有的味道之後,他發現事情有點不同尋常,於是就跟著留在丁興昌他們兩人身上的那些香味追了上去。

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兩個人跟范山他們的距離已經拉開了很遠,一開始他也以為只是范山他們找不到能發出信號彈,不過在江丁興昌兩人驅趕回來之後,卻發現范山的雙臂已經被人給打斷了。

「這是怎麼回事?」瞎師叔沉聲問道,發現范山的雙臂真的比被人從骨頭裡打斷,而且還會影響到他將來的修鍊之後,瞎師叔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淡定的表現。

在說話的時候身上的殺氣毫不掩飾的迸發出來。

「師叔,是那個人!他剛才埋伏在這裡,說是那兩人的朋友,然後就對我們動手了。」

「嗯?二十幾個人竟然打不過人家一個?」瞎師叔雖然有點心疼范山的雙臂,不過還是罵了一聲,20多個人打不過人家一個,這說出去也太匪夷所思了。

Ps:書友們,我是貓抓老薯,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