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六章 格局

作者:漫客1  |  更新時間:昨日07:18更新  |  字數:2466字

{}?馬小玲可以說是肅王府的半個閨女,這下閨女回門,肅王府上下頓時就忙活開了,阿綉來來回回招呼著下人們準備吃食,沒過多久,整個肅王府上下就熱鬧了起來,項櫻領著肅王府的幾個孩子,出來一一跟小玲兒見面,不過在這裡項櫻多了個心眼,並沒有讓她的長子,也就是肅王府的世子趙延宋出來見馬小玲,畢竟趙延宋對於肅王府,尤其是對於項櫻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容不得出半點風險。

小玲兒心思細膩,自然能夠察覺到項櫻的意思,她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心裡還是隱約有些不太舒服。

肅王府已經把她當作是外人了。

如今的肅王府,包括姜珞等人在內,能夠上桌的人總共是有十來個人了,中午的時候,一家人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了頓飯,吃完飯之後,項櫻拉著小玲兒的手,把她拉到了後院,聲音親熱:「小玲兒你也許久沒有回來了,這一次回來就多住幾天,嬸嬸給你多弄一些好吃的,省的你回宮之後,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出來。」

小玲兒輕笑道:「嬸娘這是什麼話,咱們同住臨安城,皇城距離清河坊也就小半個時辰的路程,以後小玲兒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當年小玲兒被趙顯帶回肅王府的時候,才只有五歲年紀,雖然被chénxī夷救回來一條命,但是每天咳嗽不止,偶爾還會往外咳血,那時候整個肅王府里沒有人不心疼這個小姑娘,就算是性格剛強的項櫻,也對小玲兒極為疼愛,是實實在在把她當閨女養的。

當年趙壽硬生生把小玲兒要進了皇宮裡去,項櫻還為此跟趙顯吵了幾句,現如今九年時間過去了,她們之間的雖然生份了不少,但是這份感情終歸是在的。

項櫻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聲音溫柔了很多:「宮帷裡頭滿是陰氣,你一個小姑娘,身子還不太好,嬸娘有些擔心你的身子吃不住。」

小玲兒眨了眨眼睛,脆生生的笑道:「嬸娘多心了,這宮帷裡頭的陰氣是人多了才會有,現在陛下只娶了我一個人,哪裡會有什麼陰氣……」

項櫻輕聲道:「萬一他以後多娶幾個呢?」

小玲兒坐在項櫻旁邊,抬頭看向這個從小照顧她的嬸娘,聲音有些低沉:「嬸娘,陛下他還有機會多娶幾個么?」

項櫻愣了愣,開口道:「為什麼這麼說?」

小玲兒眼睛有些發紅,她輕聲道:「我在宮中聽別人說了,他們說叔父這些年在外面打仗打的很好,已經打下了半個北齊,小玲兒以前在肅王府的時候,也是讀過一些書的,知道北齊當年欺負我們欺負的厲害,也知道叔父打下半個北齊有多麼了不起,可是……」

「可是我害怕哪天叔父就不讓陛下當皇帝了……」

說到這裡,這個年僅十四歲的皇后娘娘聲音哽咽:「從前小玲兒去讀那些史書,裡面被拉下皇位的皇帝,從來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嬸娘能不能跟叔父求求情,他不讓陛下當皇帝不要緊,但是千萬別殺了陛下……」

項櫻眯了眯眼睛,看向自己面前這個滿臉淚痕的小姑娘,她伸手給小玲兒擦了擦眼淚,輕聲道:「這話是你自己想的,還是陛下他讓你來說的?」

小玲兒語氣幽幽:「嬸娘,希夷真人說我最多能活到二十歲,也就是說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都快死了,又有誰能夠指使的動我做什麼事情……」

「國事如山,小玲兒不過是一個可憐女子,根本無力改變任何東西,但是小玲兒跟陛下一起長大,我不求叔父跟嬸娘放棄什麼,只求你們能夠留他一條性命……」

項櫻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輩,聲音輕柔:「小玲兒,你是個聰明的丫頭,這些年發生的事情,你心裡也該清楚,如果王爺真想要陛下的性命,八年前就可以動手了,何苦等到現在陛下成人?」

「你是我跟王爺一起養大的,算是我們肅王府的半個閨女,如果王爺真想殺了陛下,又怎麼會點頭把你嫁給陛下?」

說到這裡,項櫻把這個體弱多病的皇后娘娘摟進懷裡,聲音輕柔:「你身上的病,嬸娘會讓希夷真人再想辦法,你就好好調理身子,不要想太多事情,以後就算國事有變,王爺也會讓你跟陛下好好安生過日子的。」

如果項櫻處在趙顯那個位置上,恐怕小皇帝早已經「夭折」了,但是趙顯從未想過要殺了趙壽母子,這一點項櫻很是清楚,所以她才敢對小玲兒說這種承諾。

兩個人摟在一起說了會話之後,小玲兒咳嗽了幾聲,幾個小太監連忙給她端過來一碗湯藥,小玲兒皺眉喝下去之後,有些發困,就在項櫻的房間里輕輕睡去,而項櫻則是深深地看了這位皇后娘娘一眼,輕輕闔上房門,轉身朝著肅王府的書房走去。

書房裡,趙顯正在翻看政事堂送過來的文書,見到項櫻進來之後,他輕輕抬了抬眼皮,聲音平靜:「問出她的來意了?」

項櫻坐在趙顯身邊,輕輕點頭:「聽她自己說,是想要給趙壽求一個活命,看來是你功勞越來越重,趙壽開始擔心自己能否活命了。」

趙顯眯著眼睛想了想,然後輕聲開口:「臨安城裡的所有人都以為我總有一天會把皇帝給殺了,甚至還有許多人在想方設法的逼著我把皇帝給殺了,現在倒好,就連皇帝自己,也以為我會殺了他。」

說到這裡,趙顯對著項櫻微微一笑:「世人冤我,不如我就如世人所願,做給他們看?」

項櫻白了趙顯一眼,不屑道:「趙睿給你的那點好處,你能記一輩子,你捨得殺他兒子?」

趙顯呵呵一笑,把項櫻摟在懷裡,聲音平靜:「看來是早上這個大司馬的位置,讓皇帝心生警惕了,這個臭小子本事不大,心眼不少,還要靠女人出面給他求情,這一輩子都難有出息了。」

項櫻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你瞧不起女人?」

趙顯微微一笑。

「像項大公主這樣的偉女子,自然能靠得住,但是小玲兒是一個病秧子,還要被趙壽推出來作盾,此子格局比起乃父,要差上許多。」

這其實不是趙壽的問題,趙壽這個人的資質比起趙睿肯定是毫不遜色,甚至是還要更聰明一些的,但是他從九歲開始,就被趙顯關在深宮裡,眼界見識,自然比成康帝差了許多。

趙顯輕輕一嘆,把目光看向了皇城方向。

「說起來,王師道住宮裡八年,今年也該十八歲了……」

--上拉載入下一章s--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