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白 散文詩詞

將白 第六十一章 高園

作者:漫客1

本章內容簡介:上自己的座駕出了臨安城,因為上一次出事的原因,此時宗衛府對趙顯的防衛極為重視,除了趙希領著的數百肅王府親衛之外,宗衛府內外兩府都派出了人,一行人數目過千,簇擁著趙顯從西城門浩浩蕩蕩的出了臨安城。...

高雅兒手上的動作停滯下來,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後輕聲道:「這段時間妾身奉王爺的命令操持家事,一次也沒有敢出門招惹什麼是非,王爺說到高家的人……妾身的母親一個多月前倒是過府來看過妾身,不過母親她也沒有問什麼別的事情,就是閑聊了幾句。」

趙顯皺了皺眉頭,輕聲問道:「有沒有問及為夫?」

高雅兒輕輕皺了皺眉,仔細回想了一番之後,搖頭道:「就是閑聊了幾句,沒有問及王爺,王爺秘密出京,是天大的機密,就算母親問起,妾身也是不會說的。」

「之後高家的人就沒有來過了?」

高雅兒點頭:「沒有來過了。」

趙顯點了點頭,輕聲道:「好了,這裡還有許多政事要處理,你也不用跟在這裡苦熬著,回去歇著吧,大公主跟兒都受了驚嚇,這幾天王府里的大小事情還是你幫忙照看著,不管怎麼樣,要保持內宅安穩。」

高雅兒聽了趙顯的話之後,並沒有離開書房,而是在趙顯身邊坐了下來。

她是一個極為聰慧的姑娘,在政治敏感度上或許不如項櫻,但是在人情世故這方面是要勝出項櫻不少的,剛才趙顯的一番問話,高雅兒隱隱聽出了一些不對。

「王爺是覺得,前幾天的事情,跟高家有關?」

被高雅兒一語道破了心事,趙顯微微有些心虛,輕笑道:「沒有,就是隨口問一問,這件事還是蕭家嫌疑最大,高家動手的可能性很校」

高雅兒原本白皙的面孔因為激動,變得微微有些泛紅,她低聲說道:「王爺,您心裡已經在懷疑高家了,高家動手的可能性並不小,當天如果姐姐她死在那幾顆雷震子之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妾身還有康兒。」

說到這裡,高雅兒深深吸了一口氣,咬牙道:「王爺,明日白天,妾身親自回一趟高家省親,去幫您探一探高家的情況。」

趙顯伸手拍了拍高雅兒的後背,輕輕嘆了口氣:「只是隨口一提,你用不著這麼敏感,這件事是可以到蕭家這裡為止的。」

高雅兒白皙的臉上露出凶色,咬牙道:「前幾天那幾顆雷震子,險些害了妾身的丈夫,豈能就這樣到此為止,如果王爺您出事,且不說項姐姐,就是妾身還有您的幾個兒女,都要淪為他人掌中玩物,這件事絕不能到這裡為止,必須要查一個究竟明白1

說到這裡,高雅兒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跪倒在趙顯面前,俯首哽咽道:「王爺,這件事不管是不是高家所為,妾身都毫不知情,可是妾身畢竟姓高,如果事情屬實,妾身自然與高家同死,可妾身的兒子今年還未滿三歲,他無論如何不可能參與進來……」

趙顯搖了搖頭,把她從地上攙扶起來,摟在懷裡輕聲道:「你我夫妻也已經七年時間了,七年時間足夠看清楚一個人的秉性,這件事或許有可能是高家人動手,但為夫相信你不會參與其中,再說你現在姓趙,此事無論後續如何,都不會影響咱們肅王府的家事。」

「你也不要回高家,免得節外生枝,明天為夫親自去一趟高園,見一見那位高老大人,這件事就自然見分曉了。」

作為一個「現代人」,趙顯是不太喜歡株連的,當初陳靜之跟他這麼大的讎隙,趙顯最後也沒有太過為難陳家的家人,只是把他們流放出了臨安城,而且高雅兒這個女子性子溫和,絕不是那種為了qunbng謀害親夫的惡女人。

高雅兒在趙顯懷裡,低聲嗚咽。

……

第二天一大早,趙顯就踏上自己的座駕出了臨安城,因為上一次出事的原因,此時宗衛府對趙顯的防衛極為重視,除了趙希領著的數百肅王府親衛之外,宗衛府內外兩府都派出了人,一行人數目過千,簇擁著趙顯從西城門浩浩蕩蕩的出了臨安城。

而高家的那座高園,就座落在臨安城西不到十里的地方。

說起這座高園,趙顯並不是第一次來,成康十六年他剛剛兵變的時候,為了獲取士人集團的助力,他親自來到這座高園,求見了當時已經七十餘歲的高老大人,硬生生把這個致仕的宰輔重新請回了朝堂,又做了四年多的宰輔。

一直到隆武三年的時候,趙顯的二兒子趙延康出生,這位高老大人才主動辭去了宰輔的位置,來到高園養老。

算起來,因為高相今年已經年近八十了,在這個平均壽命普遍不高的年代,這般高壽是一件很有福氣的事情。

一眾身著白色青丘服的宗衛,在高園門口停步,趙顯坐在自己的黑色馬車上沒有下來,也沒有說話,身為肅王府親衛統領的趙希很是懂事,主動上前敲響了高園的大門。

趙希的聲音冷然。

「肅王爺駕臨,讓高老大人出來接駕了。」

在高園守門的門房,平日里見到的都是一群低聲下氣拜見自家老爺的官員,哪裡見過這種陣仗,連忙連滾帶爬的跑到高園的後院稟報,此時高明玉正在後院喝茶,聽了門房的稟報之後,高老頭微微皺了皺眉,對著身後的一個二十歲出頭的華服男子說道:「珞兒,你出去迎一迎,就說老夫抱病在床,不方便迎接,記著,裝的像一些。」

這個被高明玉叫做珞兒的男子,名叫高珞,是當朝吏部尚書高通的第四子,今年剛滿二十,被高通扔在高園照顧老父,說起來還是趙顯正兒八經的小舅子。

不過高家人丁興旺,趙顯也沒有怎麼走過高家這個親戚,對於高家這些大大小小的親戚,肯定是認不全的。

高珞低下頭說道:「孫兒知道了。」

沒過多久,高珞就領著高園上下的所有家僕,趕到了高園正門口,這個高家的紈仗著高雅兒這個肅王妃的身份,這些年在臨安城裡沒有少欺負人,不過這會兒在趙顯面前,他倒很是恭謹,老老實實的領著高園的下人們跪倒在趙顯的馬車面前,聲音恭敬無比:「高珞攜府中jinrn,拜見肅王殿下。」

趙顯伸手掀開車簾,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高珞,微微一笑:「你姓高?」

高珞陪著笑臉說道:「是姓高,家姐有幸嫁給殿下為妃,高家上下都深感榮幸。」

趙顯點了點頭,在趙希的攙扶下從孿呂矗輕輕拍了拍高珞的肩膀,輕聲道:「既然是本王的小舅子,就不必這麼拘禮,起來吧。」

高珞恭敬稱是,起身站在趙顯身後,微微彎著身子。

「高老大人怎麼不在?」

「家祖病了,染了風寒,是以不曾出來迎接王爺,還請王爺恕罪。」

「病了?」

趙顯回頭看向高珞,有些訝異:「高老大人身子一向健朗,怎麼說病就病了?」

「年紀大了是這樣……」

趙顯搖頭嘆了口氣:「那剛好,這次就當是來探病,你帶路吧,本王要見一見高老大人了。」

高珞低頭道:「是。」

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