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下凡

天尊下凡 第一百一十八章 喂還是不喂

作者:師道

本章內容簡介:,轉身將門開了下來。 門外站著的尚侯,在門開下來后,頓時只覺得身邊的溫度降了下來。 看到秦起后,尚侯連忙說道:「秦少,我來了。」 秦起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沙發旁坐了上去。 ...

「叮咚。」秦起將被他打暈的秦素剛剛放到床上,放在口袋裡的手機便響起了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

將秦素放平后,秦起才從口袋裡面掏出了手機。

打開微信后,秦起微信號里一個頭像孤零零的顯示在那裡。

秦起點開未讀消息,消息是一張照片。

圖片裡面一個中年男人,只穿著一條內褲,上半身滿是鮮血。從照片裡面就能看到,男人上半身的鮮血是從心臟處留出來的。

秦起的手指剛剛按上語音鍵,一條消息又接著發了過來。

這次的消息完全由文字組成,是關於照片裡面中年男人的詳細信息。

等秦起一眼看完手機屏幕上中年男人的資料后,手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秦少,這就是送外賣給你們的那個人。剛剛被發現死亡,死亡時間是半個小時之前,就是我們回來的時候。」秦起那部特製手機話筒裡面傳來尚侯的聲音。

秦起聽到后,沉聲說道:「行,我知道了。你馬上回來,我把剛剛來我家那個人的樣貌畫給你。」

對秦起來說,任何人,只要他看過一眼,就能清清楚楚的記祝更別說剛剛送外賣的那個年輕人,秦起還看了幾眼。

說完這句話后,秦起就把電話掛了,然後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塊玉牌,用意念將剛剛那個外賣員的樣貌刻畫在裡面。

做完這些,秦起將玉牌隨手扔在了一邊,神情凝重的看向躺在床上的秦素。

處於昏迷中的秦素,從外表上來看,沒有一點變化。可是在秦起的眼裡,秦素體內正有幾條黑線在不斷的移動著。

秦起想了想,將秦素扶了起來,放在了床中間,擺成了盤膝而坐的模樣。

然後坐到了秦素的背後,雙手貼上了秦素的後背。

片刻之後,秦起將雙手從秦素的後背挪開,跳下了床,將秦素安頓好后,神情冰冷的走出了秦素的房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咚咚咚」,沒過多久,秦家的門被敲響了。

秦起虛空一指,秦家的門便開了下來。

「你好,您的快遞。」門外,一個穿著順風快遞服裝的年輕人正站在外面。

看到快遞員,秦起淡漠的問道:「誰的快遞?」

「秦起先生的。」快遞員疑惑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秦起,有些想不通這門是怎麼開下來的。

好歹沙發跟門也有一些距離,門打開的時候秦起就已經坐在沙發上了。那麼,開門的肯定不是秦起,可是這屋子裡又沒有其他人,這門是怎麼開的。

快遞員很清楚,門是鎖了的。因為他敲門的時候,門沒鎖的話,應該就被他敲開了。

並且,秦起的神情,讓他有些不舒服。不過他送快遞也有一年多了,各種各樣的人都遇到過,比秦起態度更冷淡的人也有,自然是不會對秦起擺臉色。

坐在沙發上的秦起,聽到快遞員的話后,動也沒動,依舊是冷漠的說道:「放那裡吧,你可以走了。」

誰知道快遞員卻是沒有走,而是笑著說道:「先生,麻煩您簽收一下,給我一個回執。」

雖然快遞員很不爽秦起的態度,但是他畢竟是出來賺錢的。只要能賺到錢,並且沒有涉及他的底線,態度差點就差點,他也不是很在乎,最多就是在心裡罵下。

要是還不過癮,下樓以後開口罵兩句也就得了。

坐在沙發上的秦起,聞言走到了快遞員的面前,緊緊盯著快遞員。

快遞員被秦起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剛想說話,就聽到秦起開了口:「這個快遞是誰讓你送過來的?」

秦起很清楚,他從來沒有買過什麼東西,也沒有誰會給他買東西。那麼現在送過來的這個快遞,肯定是有問題的。

「這個我哪知道,您直接面單,面單上面都有寫的。」快遞員有些不耐煩的答道。

誰知道秦起一瞬間伸出手,捏住了快遞員的脖子,緩緩將快遞員提了起來:「我給你三秒時間,如果你說不出來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去死。」

被秦起捏著脖子提起來的快遞員,雙手抓住秦起的右手,拚命的往下按,雙腿也在不斷的往秦起身上踢著。

可是,他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反抗的了秦起。

「咳咳。」被秦起從門外直接提著脖子扔進秦家客廳地上的快遞員,在掉到地上后,不停的咳嗽著。

將門關上的秦起,再次說道:「現在知道是誰讓你送的快遞了嗎?」

&nbs--

p;?快遞員驚恐的看向秦起:「先生,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快遞是我剛剛回到我們配送站,我們領導讓我送過來的。我們配送站就在小區旁邊一點,我拿到就送過來了。」

秦起捏著他脖子將他提起的時候,快遞員只感覺自己就要窒息了。現在秦起已經將門關上了,快遞員知道,自己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只能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全說了出來。

秦起聽到快遞員的話后,目光瞥向了剛剛掉在地上的紙盒子上。

然後,在快遞員驚恐的眼神中,地上的紙盒子從地上飄到了秦起的手上。

秦起根本沒有在乎神情驚恐,坐在地上身子不停顫抖的快遞員,在紙盒子到手上后,也沒怎麼樣,紙盒子就消失了,秦起的手上就出現了一個小瓶子以及一張紙。

秦起看了一眼紙上寫著的內容,身上陡然升騰起一股殺意。

坐在地上的快遞員,只感覺到一股涼意,然後就暈了過去。

「咚咚咚」,秦起身後的門又響了起來。

渾身上下散發著殺意的秦起,轉身將門開了下來。

門外站著的尚侯,在門開下來后,頓時只覺得身邊的溫度降了下來。

看到秦起后,尚侯連忙說道:「秦少,我來了。」

秦起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沙發旁坐了上去。

尚侯跟著走進屋子裡關上門后,便看到了暈倒在地上的快遞員。還沒來得及問怎麼回事,就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

尚侯連忙伸出手來擋,當觸碰到東西后才發現是一張紙。

將紙攤開看到上面的內容后,尚侯的神情也變了。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半個小時之內,給我找的這個人。如果做不到的話,你就可以回諸葛家族去了。」坐在沙發上的秦起,冰冷的朝尚侯說道。

清楚事態有多麼嚴重的尚侯,沒有絲毫猶豫的答道:「是。」

說完之後,尚侯就轉身往外面走。他得趕快去想辦法完成秦起吩咐的事情,尚侯可不想讓秦起失望。

「把這個人帶走。」尚侯剛剛打開門,就聽到了秦起的聲音。

已經將門開下來的尚侯,轉身走到那個暈倒的快遞員身邊,一把將他拎在手上,往外面走去。

等到門被關上,秦起又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進了秦素的房間。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秦素原本白皙的臉龐,出現了一些黑色的小點點。

原來,剛剛那張小紙條上面,只寫了一句話:「鬼見愁,一日毒發。解藥半枚,可延半日。若想無事,交出功法1

這也是秦起剛剛在知道給他們送外賣的人死了以後,立刻搶了秦素筷子吃了一口菜的原因。

只不過,秦起吃下那口菜的時候,便用靈力將那口菜包裹住了。

菜一入肚,秦起便發現包裹那口菜的靈力正被侵蝕著。在發現的一瞬間,秦起立刻便調動體內靈力,將那口菜壓制在了胃裡。

然後就打暈秦素,給秦素檢查身體。

不出秦起所料,在他給秦素檢查身體的時候,秦素的體內已經出現了幾道黑線。秦起嘗試著用靈力將秦素體內的黑線給逼出來,可是沒想到的是,他的靈力根本無法奈何秦素體內的黑線。甚至連他自己體內包裹那口菜的靈力,也開始慢慢出現一點點的黑色。

秦起在走到客廳裡面的時候,就已經將那口菜逼出了體內,順帶著,連那股包裹著那口菜的靈力,也同樣斬斷給逼出了體內。

那口菜跟靈力一被秦起逼出體外,秦起就用法術給燒掉了。

現在秦起是沒事,可秦素很明顯的是中毒了。打暈秦素,是因為秦起想可以儘快幫秦素逼毒。可是嘗試一番后,秦起清楚,這毒他沒辦法給秦素逼出來。

如果秦素自己本身是修鍊者還能暫時壓制住這個叫做鬼見愁的毒,可是秦素只是一個普通人,對鬼見愁根本沒有絲毫抵抗能力。

再次嘗試一番無果的秦起,將手上的小瓶子打了開來。

看著手上的半顆藥丸,秦起內心無比糾結。他的修為是高,可是對毒這一方面,他一點研究都沒有。

要是這半顆藥丸真的是解藥還好,萬一又是什麼毒藥,他親手給秦素喂下去,秦起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是,看著秦素臉上越來越慍魷鄭秦起拿著半顆藥丸的手不禁有些顫抖起來。

喂還是不喂,秦起的內心正在不斷的鬥爭著。

最終,秦起還是決定賭一把,將半顆藥丸塞進了秦素的嘴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