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聖王 散文詩詞

萬界聖王 第0193章 長嘯風的震驚!

作者:耀火

本章內容簡介: 李風苦笑「我看起來有那麼老么?」 長嘯天翻個白眼,道「修魂者沒有老幼之分,只有強與弱的區別,快說嘛,我不會笑你裝嫩的!說實話,極少有人喜歡保持少年時候的樣子,看起來沒什麼男人味,女人可都喜歡...

劉灝最終還是沒發泄自己的憤怒。

比賽開始了!

和上一場一樣的情況時有發生,遇上有一方之知不敵的便主動放棄。

畢竟這是生死之戰,誰也不想乾沒有把握的事。

當然也有例外,本就有仇的雙方,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把恩怨了結。

李風注意到,妖媚這兩場也都輪空,她的對手無不主動認輸,似乎是不想和她打。

很快,叫到李風的簽號時,韓乾起身大聲認輸。

當然,宗內也有手段查出到底是怎麼回事。

簽牌到手,便有各人的氣息注入其中,發這些簽牌的人自然就清清楚楚到底誰拿到了幾號。

這些事情,是不可能矇混過關的。

上午便結束了第二場比賽,首席長老宣布,第三場明天繼續。

前來觀戰的各宗宗主詢問空軒落去了哪裡,首席長老笑說大家不用著急,總決賽時,宗主自會回來。

李風在偷樂,空軒落永遠都回不來嘍,看那老者到時候又拿什麼理由應付。

妖媚走到他跟前,說「李師弟,記住我們的約定哦1

她這話,說得很響亮,很多人都聽見了,頓時一道道凌厲兇狠的目光直盯著他。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李風已千瘡百孔,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李風沒有回住處,而是在內門各處閑逛起來。

他要早做準備,妖媚並不是值得信賴的人,此女心機詭秘,得防著才行。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兩人註定是敵人,因為彼此都想得到飄雲嶺。

他看見劉灝從不遠處走過,心裡一動,決定先拿這個傢伙下手。

他跟了上去,沒有特意掩藏身形。

劉灝很快便發現了他,露出一抹冷笑,故意走向偏僻處,來到一條小巷子里。

李風隨著走進巷子里,劉灝雙手抱胸,正一臉玩味的笑看著他,充滿了嘲諷。

「李風,你膽子不小,敢跟蹤老子,真是不知死活1

劉灝眼裡直冒光,這裡四下無人,殺掉李風也沒人知道,正好完成鍾無元下發的任務,只要殺了李風,便可得到百萬兩銀子。

除了銀子,還有地位的提升,這都是他最想要的。

說完,他不等李風反應,巷子里猛然出現海浪,朝著李風撲壓而來。

海浪將李風瞬間淹沒,劉灝得意大笑,這麼容易就搞定,一點難度都沒有,銀子和權利馬上就到手了。

「你笑個屁啊?躺下1李風的聲音忽然在他後方響起,他神色一驚,瞳孔瞬間緊縮,剛轉身到一半,便見一記拳頭狠狠

的砸來,放大再放大,最後砸在鼻樑上。

撲通,劉灝痛苦的在地上捂著鼻子直呼痛,眼淚直流。

李風一腳踩在他胸口上,淡淡的道「滋味爽不?再來一拳如何?」

劉灝哪還敢再受一拳,急忙求饒「別殺我,我錯了,以後保證不敢了,你叫我幹啥我就幹啥1

李風點點頭,說「好吧,看你這麼乖的份上,今天就饒你一命吧!記住,千萬不要招惹你李大爺,不然會死得很慘1

說完,李風轉身便走,指間夾著一縷頭髮。

劉灝發楞,就這麼簡單?簡單的求饒幾句便放了自己么?

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當李風走出巷子,他才知道這事是真的,李風居然這麼容易便放過了他。

他站起來,邊揉著鼻子,邊露出兇狠之色,這事不會就這麼算了,鼻樑骨都斷了,這仇不報豈不是太窩囊了?

他打不過李風,這沒關係,找人幫忙便是了,大不了花點銀子。

李風繼續到處閑逛,短短一個時辰,便遇上七個人,都是聽了鍾無元的話欲殺他的,引他到暗處,結果全部被他教訓了一頓。

他回到住處,血光浮現,開始將符咒種進這些人的體內。

入夜,剛吃過晚飯,長嘯天風風火火的跑來,喘著氣告訴李風,「李風,大事不妙,我得到消息,那劉灝找人要對付你1

李風淡淡笑道「沒事,讓他們來吧1

長嘯天道「我留在這裡,幫你對付他們1

雖然李風比他強多了,但是這次劉灝糾集了很多高手,他留下也能夠幫上忙。

李風笑看著他,說「你不怕?」

長嘯天不屑道「怕他個鳥啊?」

李風笑笑,沒有阻止他,長嘯天如此表現,讓他感動,長嘯天值得深交。

「來,喝點酒1李風拿出一壺酒。

長嘯天咧嘴直笑「你知道我喜歡喝酒?嘿嘿,我們邊喝邊等1

兩人邊喝酒邊看著天空中的明月。

明月千里寄相思。

看著月亮,李風想起了遠在小南洲的樊舞,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不過有幽月在她身邊陪著,應該不會覺得孤單。

掃眼看見長嘯天也在盯著月亮出神,笑道「長師兄,你是哪裡的人啊?」

長嘯天收回視線,說「秋風鎮的,距離這裡足有八萬多里,我家是鎮上最大的家族,鎮里的人都怕我長家。」

李風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是鎮霸家的少爺啊?」

長嘯天撇嘴,略帶不屑道「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以前我覺得天大地大,就數老

子最大,禍害了不少人,後來進了第一個一級宗門,才知道鎮上的惡少在那些大家族少爺的眼裡,就和螞蟻似的不屑一顧,時常被欺負,我努力修鍊,收心養性,一步步的走到今天1

李風好奇的看著他,說「方便說說你多少歲了么?」

長嘯天咧嘴笑「你猜1

李風說「五十?」

長嘯天撇了撇嘴「你真以為我是天才啊?五十歲修成魂王四品?吃飯喝水那麼容易么?我今年足足三百八十九歲了,只不過我喜歡保持現在的樣子,三十六歲那年,我回過鎮里,我爹和我娘頭髮都白了,他們只有百年光陰,不久之後便都去世,我想保持現在的樣子,以後死了,在黃泉之下,遇上他們才認得出我1

提到父母,他臉上閃過一抹追憶和悲傷。

李風嘆了口氣,父母,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子都沒見到,誰也認不出誰來。

「對了,李風,你呢?有四百歲沒有?」長嘯天反過來開始問他。

李風苦笑「我看起來有那麼老么?」

長嘯天翻個白眼,道「修魂者沒有老幼之分,只有強與弱的區別,快說嘛,我不會笑你裝嫩的!說實話,極少有人喜歡保持少年時候的樣子,看起來沒什麼男人味,女人可都喜歡成熟穩重大叔型的,依我看啊,你還是花點魂力改變一下吧,三四十歲是男人最吸引女人的年紀,保證我們內門的女人都圍著你轉1

「我改變不了,因為我確實只有十六歲,還差三個月才滿十六1李風笑道。

長嘯天哈哈大笑,眼淚都流出來了。

李風懶得理他,不信就算了。

見他這樣,長嘯天笑不出來了,錯愕道「你沒騙我?」

李風瞥他一眼,道「我騙你幹嘛?」

長嘯天猛地灌了一口酒,道「賭咒發誓1

李風「無聊1

「不可能吧?十六歲都不到的魂王?莫跟我開玩笑了,這根本就不可能,你就算從娘胎里開始修鍊,也不可能啊!這世上哪裡可能會有百歲以下的魂王?」

長嘯天站了起來,神情顯得很激動。

若真如此,他乾脆找個地洞鑽進去躲起來別見人算了。

李風笑看著他,說「我騙你做什麼?不過別告訴別人啊,不然人家會笑你瘋子的1

長嘯天長嘆一口氣,他很清楚,李風沒必要騙他,歲數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誰會這麼無聊把自己的年紀說小?

只有女人才會幹種事,男人絕對不會,反而還會故意把自己說老一點,這樣更有資格。

比如他自己,其實只有三百歲整,故意說大點,免得比李風小太多,哪知道李風居然才十六歲……

。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