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此間少年,生作死別

作者:日日生  |  更新時間:今天09:08更新  |  字數:4302字

湘兵營的到來,使北伐軍的實力增加了一倍還多。這絕不是簡單翻倍的問題,二十萬人往城下一放,所起到的震懾作用,遠遠大於十萬人的兩倍。而清流關的打通,保證了物資兵源可以源源不斷地運到前線。侯玄演有了充足的本錢,這場仗要怎麼打,完全是他說了算。濟爾哈朗只能被動地接受,沒有選擇的權利。

他連突圍都是痴心妄想,只能在城中瑟瑟發抖。

侯玄演不知道城中的虛實,打定主意學習當年攻打洛陽王世充的李二,圍點打援消滅滿清的有生力量。滿清如今最怕的,就是打掉他的兵力,區區關外彈丸之地,就算繁殖能力再好,能夠養出多少韃子來?殺一個少一個,殺一對少一雙,他們耗不起!而城中兩藍旗幾乎全軍都在,毫不誇張地說,這裡有韃子立足的八旗之二,他們輸不起。

有濟爾哈朗和兩藍旗這麼大的香餌,侯玄演不怕釣不到滿清的援兵,只要有人趕來,在江淮一望無際的平原上,就是北伐軍最好的獵場。

侯玄演攬著夏完淳的肩膀,笑道:「端哥兒,我在去年回京的時候,許了你的姐姐我的弟妹,讓你回家與家人團圓一次。哈哈,這次怕是要食言而肥了。這一回北伐,耗盡了國庫,不成功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我意已決,不打到山海關外,就是天塌下來我也不撤兵。」過往幾次北伐的無疾而終,一直是侯玄演的心病,這一次他處理了鄭芝龍,拔掉了最後一根刺,後顧無憂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了。

夏完淳的姐姐夏淑吉,正是侯玄演三叔侯岐曾的兒媳,從這層關係來論,他也算是夏完淳的兄長。自己的弟弟侯玄洵已經死了,但是看這個樣子,夏淑吉並沒有改嫁的打算,一直住在自己的府上,安心伺候公婆。就夏允彝那個老學究死板的樣子,恐怕這輩子也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女兒改嫁了。

夏完淳雖然思念久違蒙面的姐姐夏淑吉和父親夏允彝,但是他是個國大於家的人,否則也不會在新婚之夜就招募一支叫花子兵,趕到太湖助戰。聽了侯玄演的話,夏完淳雙肩一聳,笑道:「好在督帥許的話,末將一向是不怎麼信的,不然還真要失望一下了。」

侯玄演在戰陣前,屢次三番的許諾久戰的士卒,帶他們回鄉。接過戰陣打了一場接著一場,暑去寒來已經兩年有餘,征戰在外的將士少有能夠停歇的時候。這件事已經成了北伐軍中,人人都知道的一條軼聞,人望達到頂峰的國公爺一言九鼎,說的話什麼都可以信,就是帶你回家不能信。

話雖如此,侯玄演被當眾揭發,還是有些臉紅。他笑罵道:「不是老子說話不算,實在是局勢所迫,計劃趕不上變化。我那家中雕樑畫棟,玉盤珍饈,嬌妻美妾,哪一個都沒來得及享受,還不是和你們一樣十天里九天征戰在外。再讓我聽到誰嚼舌根子,敗壞老子的名聲,老子一腳下去就是三百多斤的力道。」

周圍的將士們在這種時候,是不怕侯玄演的,只有在他面色難看時候,全軍才噤若寒蟬。自夏完淳以下,除了閻應元,都一齊鬨笑起來。侯玄演也不惱,笑呵呵地布置著防區,圍城是個既然是長期的活,就要安排好兵力才行。

見到侯玄演開始辦正事了,嘻嘻哈哈的眾將一齊湊了上了,神色慢慢恢復到不苟言笑。

城下突然增加了十三萬人馬,濟爾哈朗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清廷許諾的援兵遲遲不到,讓他陷入了絕望。

作為皇太極的忠實擁泵,多爾袞和他的關係不算太好,濟爾哈朗心知肚明。但是局勢到了這一步,他還是相信多爾袞能分清輕重緩急,知道派兵支援自己的。

和北伐軍的交手不多,每一次都是敗的稀里糊塗,濟爾哈朗承認城下的北伐軍戰力很高,但是並不認為自己不能與之一戰。

一陣清風吹過,灌進盔甲的涼風讓濟爾哈朗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城下的北伐軍正在變換駐地,本來他們是三面圍住,留了北面大開。是個武將就知道,那是怕困獸猶鬥,給自己一條活路,免得城中七萬人拚命。但是此時四面合圍,看來是吃定城中守軍了。

濟爾哈朗一拍城樓,沉聲道:「侯玄演欺人太甚!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打下鳳陽來。傳令城中搜尋剩下的漢人,全部趕出來幫我們守城,一個閑人也不能有。」

周圍的滿清將領,一個個面色蒼白,大戰還沒開始恐慌已經在城中蔓延。鳳陽城中糧食不足,火藥沒有,就連滾石都是女子都能搬得動的小石塊。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鳳陽城中的情況,這樣的城根本就沒預料到會被北伐軍打到這裡。

城下年輕的婦人,被驅趕著往城上搬運石塊檑木,可憐這些嬌滴滴的小娘子,以前在家中丈夫連粗活都會不捨得讓她們做,如今卻要干青壯還嫌費力的活。隔上幾步就有留著鼠尾辮的清兵,提著鞭子站在一旁,時不時的揮動手中鞭子,抽打在這些女人身上。城中剛剛下過雨,道路濘泥濕滑,一個衣衫襤褸的婦人道著肚子,費力地搬著一塊檑木。突然腳底一滑,年輕的孕婦摔在地上,周圍的女人趕忙放下手裡的東西,將她扶了起來。

一個年長的婆子摸著她的肚子,沾滿泥土的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抹得滿臉都是泥土,長舒了口氣說道:「還好,孩子沒事。」婦人們爆發出一陣低聲的喜悅,突然一聲鞭子巨響,一個清兵走了過來。

老婆子站起身來,擋在孕婦身前,陪笑著討好地說道:「這位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