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26章 悟道者

作者:雪落君  |  更新時間:2019-01-22 07:37  |  字數:3219字

再次看了一眼這個秘術的介紹。

秋風未動蟬先覺:保命秘術,一切潛在危機都能提前感應,習得秘術者越慫,與此秘術契合度越高,對危機感應程度越強。

沒錯啊!

是越慫越契合啊!

可是.....自己明明一點都不慫啊!

為什麼自己只是從頭到尾把這秘術看了一遍,就直接掌握到圓滿了?

他.....連練都沒正經的練呢好吧!

玩吶?

這秘術的介紹是假的吧?

騙人的吧?

嗯,肯定是騙人的!

這技能介紹出問題了,契合條件絕對不是越慫與這秘術越契合,一定還有別的什麼潛在的條件。

一定是自己恰巧完全滿足另一個潛在條件,才能只是把技能信息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就直接掌握到圓滿的程度了。

沒錯!

就是這樣!

堅定著心裡的想法,蘇寒給了身邊這位祖爺爺一個自己領會的眼神,轉身走向了祖地之中剩下的最後一棵技能樹。

被蘇寒一個眼神看的莫名其妙,祖爺爺一陣懵逼。

他剛剛.....看我的那是什麼眼神?

怎麼感覺.....像是帶著某種鄙視呢?

他.....是在鄙視自己?

他鄙視我幹什麼?難不成.....

不對!不對!

一定是我忽略了什麼。

是什麼呢?

等會.....

我怎麼覺得,我好像丟了些什麼??

是丟了什麼來著?

在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也沒發現自己丟了任何東西。

似乎.....自己身上原本就應該是這樣啊,什麼東西都沒丟啊。

那剛剛那種奇怪的感覺.....

搖了搖頭,祖爺爺覺得,自己可能是歲數太大了,老糊塗了。

「唉.....還是回去安生的躺著吧。」

呲溜一聲,祖爺爺又鑽回了自己的棺材裡。

回頭看了一眼,蘇寒搖了搖頭。

轉過身,繼續往前,一路走到最後一棵技能樹前。

最後一個了,佛祖阿彌陀佛,道祖保佑,一定要開出個好點的、畫風正點的技能啊,阿門!

再次給自己刷了六個天官賜福,蘇寒手一揮,點亮了這最後一棵技能樹。

翻開可選擇技能列表。

可選擇技能一:偷天換日。

咦?

這技能不是剛剛點.....哦,是偷天換日,不是偷天竊地啊。

不過,說好的畫風正一點的技能呢?

這技能......從名字來看就一樣屬於不正經的行列的吧?

心裡滿滿的嫌棄,蘇寒不情不願的選擇了這最後一個技能。

幾息過後,識海中出現了技能的詳細信息。

偷天換日:暗中改變事物本質,以達到瞞天過海之能。

意思就是.....可以用來造假咯?

再往深處挖掘的話,偷天換日、瞞天過海,指鹿為馬,顛倒是非。

這就是這技能最本質的作用了吧?

所以.....

總結了一下自己在祖祠堂這傳承之地中的收穫。

替身娃娃、背鍋使它快樂。

帝皇霸氣,等於是一個加強版的主角光環,這個暫且不提。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盜墓專用。

地官赦罪,誅邪不侵,盜墓專用x2。

水官解厄,清除一切負面狀態,盜墓專用x3。

偷天竊地,偷的你內褲都不剩,還能讓你不知道是誰偷的。

而且,從那位祖爺爺之前的表現來看,這技能似乎不只是讓人不知道是誰偷的,甚至可能能讓人連自己丟了東西都不知道。

最後一個呢?

偷天換日,瞞天過海,暗中改變事物的本質,可以為以上技能提供良好的偽裝。

這一堆技能組合起來,就是坑蒙拐騙、挖墳掘墓的絕配啊!

所以.....

自家祖祠堂里,為什麼會弄出來這麼一堆不正經的技能的?

是自己不正經,還是自家祖祠堂不正經?

嗯.....

利用排除法分析,自己是正經的,所以.....不正經的是.....

目光詭異的在祖祠堂中掃視了一圈,蘇寒心中越發的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正經的祖宗,會沒事一個個握在棺材裡裝死?

見蘇寒似乎忙活完了,有時間在那四處打量。

祖地核心的未知處,一座墳中傳來一個聲音。

「小傢伙,忙活完了?」

蘇寒順著聲音望去,見到在那座墳的墓碑上,一道虛幻道看不真切,只能朦朧間看出是一道人形的身影正面對著自己。

雖然不知道這位的身份,但能夠躺在這裡的,無疑都是蘇家的先祖。

蘇寒略顯恭敬的點了點頭,剛要開口,卻猛然一愣。

他剛剛說什麼?

他.....好像知道我在忙什麼.....

「您.....」

「哈哈,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見蘇寒臉上露出震驚之色,那虛幻人影豪邁的笑著。

「如果,老朽沒猜錯的話,燒樹.....應該就是你悟的道吧。」

「啊?」

蘇寒一臉懵逼,悟道是個什麼鬼?

你這麼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我還以為你知道我燒樹能夠獲得裡面的技能了呢。

見蘇寒的反應,虛幻的人影微微不解的問道,「難道不是?」

「啊?」

蘇寒連忙點頭,「是!沒錯,就是悟道。」

「果然。」

那虛幻的人影一副早有預料的樣子點了點頭,看著蘇寒,忍不住帶上了幾分讚歎。

「想不到,我蘇氏後人中,竟然還能出現一位悟道者。」

聽對方那一副胸有成竹,所知甚多的樣子,蘇寒都忍不住懷疑對方說的是不是真的,自己真的就是什麼悟道者了。

「您老所說的悟道者....是個什麼情況?」

「悟道者啊。」

虛幻的人影眼中露出幾分追憶。

「關於悟道者,老朽也只在傳說之中聽聞過。

自打鴻蒙開闢、混沌分化,天地間就有了修行之說。

所謂修行,乃納天地之靈氣強化己身,不斷打破枷鎖,以期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而世間除了修行之外,還有修道一說。

這個修道,並不是道族那所謂的修道者。

所謂修道,實則就是悟道。

悟道者是一種非常神奇、也非常稀有的存在。

沒有人知道怎樣才能踏過悟道者的門檻,甚至沒有人知道其原理。

老朽曾經僥倖見到過一個悟道者,乃是一個佛門弟子。

那位僧人幼年父母雙亡,流浪荒野,快要餓死的時候被小雷音寺的一位外門長老撿到,帶回了小雷音寺。

因資質奇差,無法修行,那外門長老就托關係把他送到了小雷音寺藏經閣中討了一個掃地的工作。

這工作雖然此生無法離開藏經閣,但也能不被人欺壓、不至於餓死,能夠安逸的度過餘生。

這僧人在小雷音寺中的藏經閣掃地四十餘載,任勞任怨,每日辛勤勞動,被評為小雷音寺藏經閣中最熟悉的面孔。

雖然每個人都眼熟他,但並沒有人真的在乎過他。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這位不過是一個沒有什麼修行資質的普通掃地僧。

然而.....

就在安安靜靜的渡過了四十年時光之後,那位收養他將他帶回宗門的外門長老,卻遭遇了致命的危機。

具體原因已經不可考,只知道那位外門長老當年不知道為什麼得罪了一個外門弟子。

那外門弟子後來得了奇遇,一路崛起。

外門升內門,內門晉真傳,短短三十餘年,修為已然超越了那位修行二百年的外門長老。

修為超過外門長老之後,那位弟子勾結戒律院的一位執事對那位外門長老發難。

就在生死存亡之際,眼看那位外門長老就要被一劍穿心而過,一把普通的掃帚自藏經閣中飛出......」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