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460、年輕時候都是衝浪高手

作者:中秋月明  |  更新時間:今天09:52更新  |  字數:3208字

反正看著一頭衝進錢多多懷裡嚎啕大哭的孟桃夭。

湯雲裳的二媽,都站在旁邊給了湯雲裳一個你解釋下的表情。

看見淚流滿面的孟桃夭,錢多多心疼極了,哪裡還想得起自己是不是受了傷啥的,也破天荒的攬住她拍後背,真的感覺瘦。

雖然沒有幾次身體接觸,但夏天的桃子,肯定不是這樣的,這兩三個月她可能還在承受不少工作忙碌以外的心理壓力,這時候錢多多還是承認,這些壓力也許自己應該幫她分擔。

孟桃夭哭得傷心極了,像個受盡委屈的孩子。

可抬頭看見錢多多額頭留下來的血跡,哭得更厲害了,終於想起來轉頭看湯雲裳,還想推開站直點的,湯雲裳已經大步過來,展開蝶泳的雙臂摟住他倆一起:「好了好了,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看明天能不能回去,這事兒好像鬧大了……」

是鬧大了,警察終於也來了,雖然有點姍姍來遲,但七八輛摩托車的規模也說明很重視。

但督查這邊已經把幾位異地抓捕的警察分別帶上他們車詢問,那個副駕駛的就是企業安保部的經理,十多個或蹲或躺的打人者都是從那家企業調過來的保安和工人,有些人還穿著工裝呢。

作為本地納稅大戶的企業,提供辦案經費就可以報案到異地抓人,這種事情在全國各地並不鮮見,有人督查呢自然是大把的違規點,沒人管也就習以為常了。

本來這事兒呢,只是先把人弄出來,再象徵性的處理一兩個人,大不了把帶隊的安保經理給行政拘留下,就算是過了。

連蔣阿姨都說這種事情,怪罪到經辦的幾個警察頭上挺沒意思的,抓幾個工人更沒意思,她也不指望通過這樣一個案件就能怎麼提高地方上的認識,帶來什麼本質性的改變。

可現在企業方居然敢報復打擊辦案督查人員、受害者家屬,而且這明顯是有人走漏風聲,走漏了督察人員的方位。

所以看看默不作聲站在後面不說話,也不說走的那位蔣阿姨。

省裡面的幾位督查估計滿肚子的火想罵娘。

他們本來也只是幾十公里過來處理個簡單事情就能回家的,大半夜的也沒那麼多除暴安良的念頭。

誰能想到這邊居然敢如此粗暴簡單的直接把人打回去。

如果不是這邊帶了十個人,這兩位女性鐵定受傷。

那時候估計省裡面這幾個人都兜不住。

這時再說警察們都不知情,全都推鍋到那個安保經理頭上,也要拿出個結果來啊。

作為平京來的領導,現在啥都不說,就站在那,靜靜的看著事態變化,就已經是很不滿了。

所以這幾位省里政法督查的人員也在八方打電話。

很快警察局長來了,企業領導來了,市裡面領導來了,救護車也來了,這個高速公路收費站邊的路口越來越熱鬧。

蔣阿姨並不倨傲,而是直到有人敢滿頭大汗的面對她解釋事件的時候,簡單簡潔:「別這麼快下結論,首先我是以一個普通公民在受到違法侵害的狀況報案,不用考慮我的工作職務,但整個事件經過我都會以我的渠道上報,這還是我有點職務職責,可以接受傳達報案提請,這還是受害人家屬多少有點經濟能力,起碼還能尋求幾個人做保護,看看三個大學生,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原本在追求法律的公平維權,一切按照法律流程在辦事,卻被異地抓捕、報復打擊、蓄意傷害,哪怕有了省一級督查機關的介入,還如此猖狂,平時的狀況也就可見一斑了,明天下午兩點我在平京有個會,現在要先回酒店做準備了,順便隨時配合調查。」

話說得很含蓄,卻擺明了要得到個結果,而且給出了時間限制。

家電企業的老總是最後來的,甚至還帶著漫不經心的態度,可等他想湊上來再說話的時候,這邊一行人已經上車離開。

留下省裡面來的督查人員,這下肯定別想回去了,願意留在本地酒店,就已經是給了台階,等這邊的處理結果,包括省里都得給出合情合理的處置結果。

不然這事兒牽扯起來,那就太操蛋了。

所以他們還分了部車趕緊跟上這邊,小夥子們也兵分兩路,有人熟練的跟著去警局錄口供,有人準備打出租跟著去酒店,萬一還有人報復呢。

結果發現這高速路口不好找出租,他們居然問警車能不能送。

所以走掉的車輛又是浩浩蕩蕩。

錢多多自然被急救車包了個紗布頭,湯雲裳陪他坐在最後面笑嘻嘻:「喲,短短時間是第二次包成這樣了,這次不能算是我坑你吧?」

孟桃夭和蔣阿姨並排坐著,飛快回頭看眼,還是能保持態度感謝:「辛苦您這麼遠從平京來……」

蔣阿姨卻看著她:「把這個知識產權的案情給我講講?」

孟桃夭清晰簡潔的把整個來龍去脈講了遍,湯雲裳其實都是第一次聽說錢多多還擁有一堆專利權。

蔣阿姨開始詢問孟桃夭關於法務的系統知識,連錢多多這種外行都聽得出來,有點考察的味道,東拉西扯各種知識點,但沒想到端正態度以後凝神認真回答的孟桃夭好像都答上來了。

因為蔣阿姨表情很是讚許:「我也是從江州踏上法務專業的,有沒有興趣來跟著我學習做實習助手?我能夠提供很多的學習深造機會,包括出國留學。」

錢多多感覺湯雲裳身體都動了下,很明顯是想撐起來推介自己的長輩,可聽到最後幾個字就不做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