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78:毒從何來

作者:染柒姑娘  |  更新時間:2019-01-18 10:05  |  字數:2291字

「我沒事!別大驚小怪的!」滕真真對聽蘭試了一個眼色,輕斥道。

話音剛落,滕真真就看見胡仙如垂頭喪氣的走出了皇宮。

「不知道心甜妹妹的情況如何了?」滕真真面帶憂色的對夏如傾說道。

「滕姐姐放心吧!心甜妹妹吉人自有天相,再說還有太醫令為心甜妹妹醫治,一定會沒事的。」夏如傾笑著說道,她對孫輕舟的醫術還是很有信心的。

夏如傾看見自己家的馬車駛了過來,拉了一下滕真真的衣袖,拱手作別道,「滕姐姐,我家的馬車過來了,就在此與姐姐作別了。」

「今日與妹妹匆匆相聚,來日再與妹妹歡聚。」滕真真微微福身道。

夏如傾身手敏捷的跳上了自家的馬車,揮手與滕真真告別。

滕真真目送著夏如傾的馬車駛離了宮門,然後扭頭對聽蘭吩咐道,「走吧!回府!」

蘇纖綰帶著琉璃來到了冬慶宮。

只見冬慶宮裡的宮人正里外忙忙碌碌著,有宮人看見宮門口的蘇纖綰,立刻跪下行禮,其他宮人也紛紛跟著跪下行禮。

蘇纖綰揮了揮手,示意宮人們免禮,各自忙去。

蘇纖綰徑直走到冬慶宮的大殿,秦禮沐正緊鎖眉頭坐在主位上,而興國公紀城則在大殿內來回踱著步,顯得異常焦急不安。

紀城看見蘇纖綰來了,立刻拱手行禮道,「老臣給皇后娘娘請安!」

「興國公免禮吧!」蘇纖綰朝著紀城點了點頭,然後對秦禮沐福了福身,行了一個禮。

秦禮沐從主位上走了下來,略顯疲憊的對蘇纖綰說道,「皇后怎麼過來了?」

「臣妾料理完御花園的事情,不放心紀昭儀,就過來看看。」蘇纖綰輕聲細語的說道,然後繼續問道,「太醫令可過來了?」

「來了!正在裡面為紀昭儀醫治呢!」秦禮沐看了看紀幽冉的寢室,輕聲說道。

「那臣妾進去看看情況,再出來向皇上稟告!」蘇纖綰開口說道。

秦禮沐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蘇纖綰走進了紀幽冉的寢室,寢室內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連她這個聞慣了血腥味的人都有些受不了。

蘇纖綰皺了皺眉,拿出帕子掩住鼻子,她明明已經給紀幽冉止住血了,怎麼還會有這麼重血腥味?

最奇怪的是,這血腥味中還夾雜這一些別的氣味,蘇纖綰一時沒有聞出這種氣味是什麼東西。

蘇纖綰走近床榻,看見紀幽冉趴在床上,裸露著後背,孫輕舟正想辦法替她止血。

蘇纖綰見狀可以覺得有些不對勁,剛剛她查看過紀幽冉的傷勢,並沒有現在這麼嚴重,怎麼才不多一會兒,紀幽冉的傷勢就加重了?

孫輕舟和金玉、銀釧看見蘇纖綰進來,立刻對著蘇纖綰行禮。

「太醫令,不用多禮,救治紀昭儀要緊!」蘇纖綰示意眾人免禮。

孫輕舟看見蘇纖綰來了,很想跟蘇纖綰說一說紀幽冉現在的情況,可是蘇纖綰礙於金玉和銀釧在場,不動聲色的對孫輕舟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說話。

孫輕舟立刻會意,繼續埋頭替紀幽冉處理後背的傷處。

片刻後,孫輕舟費了好大的勁終於替紀幽冉止住了血,孫輕舟從金玉手裡接過巾帕擦了擦額頭的汗,然後在一旁的臉盆里洗乾淨了手,一臉凝重的朝寢室外走去。

蘇纖綰看見孫輕舟的那幅模樣,心裡知道,紀幽冉的傷一定沒有表面看上去的簡單,於是隨著孫輕舟一起走出了寢室,朝正殿走去。

孫輕舟走到正殿,對著秦禮沐拱手行禮道,「啟稟皇上,紀昭儀的傷勢十分嚴重,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什麼?你說什麼?」紀城不等孫輕舟把話說完,上前一步抓住孫輕舟的胳膊,一臉震驚的問道。

秦禮沐坐在主位上,眼眸冰冷的看著紀城的反應,並未說一句話。

蘇纖綰聽完孫輕舟的話,心中也大吃一驚,怎麼會突然就有性命之憂了?她剛才在御花園查看過紀幽冉的傷勢,並沒有傷到要害,不至於危及性命才對。

「咳國公爺,還是讓太醫令把話說完才是。」蘇纖綰輕咳一聲提醒道。

紀城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因為過於焦急,失了儀態,於是趕緊對著秦禮沐拱手道,「老臣剛剛因為擔心娘娘的傷勢,一時失儀,還請皇上見諒!」

「興國公,關心情切,無妨!」秦禮沐緩緩開口說道,「太醫令,你接著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皇上的話,昭儀娘娘的後背雖然受了刀傷,但並沒有傷到要害,原本也不打緊,微臣倒有辦法醫治,只是剛剛微臣替昭儀娘娘查看傷勢的時候發現,昭儀娘娘的傷口染了一種叫紅根的毒。」孫輕舟不疾不徐的解釋道。

紅根?

蘇纖綰心中咯噔一下,她剛剛覺得紀幽冉的寢室有些奇怪的味道,原來就是紅根的味道,她平日里不太碰這些有劇毒的草藥,所以一時間也沒辨別出來。

紅根又名見血飛,有劇毒,原本有解毒,消腫止痛的功效,可以外用。但是嚴禁內服和搽在有破損的創面上,這樣只能讓毒素隨著血液蔓延全身,等毒素蔓延全身,就是神仙也難救了。

蘇纖綰忽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雖然她很收拾紀幽冉,可是這紀幽冉若是就這麼死了,對於她而言未必是什麼好事。

可是剛剛她明明查看過紀幽冉的傷口,傷口處並沒有什麼紅根毒,那麼這毒到底是怎麼有的?

「太醫令,可有什麼辦法替紀昭儀解了此毒?」秦禮沐開口問道。

孫輕舟低頭略思索了一下,然後回稟道,「有倒是有,就是昭儀娘娘得受點罪!」

「不管什麼法子,務必要救回娘娘!」紀城心急如焚的說道。

秦禮沐皺了皺眉,心中有些不快,但依舊點了點頭,語氣淡淡的說道,「就照興國公的意思辦!」

「諾!微臣領旨!」孫輕舟拱手領命道,然後疾步朝紀幽冉的寢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