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皇后神醫娘娘 散文詩詞

逃跑皇后神醫娘娘 199:東窗事發

作者:染柒姑娘

本章內容簡介:有什麼要緊的事嘛?」 「回夫人,屬下也不清楚,夫人去了便知道了。」 臨岸依舊恭敬的回稟道。 算了!看來的確是有要緊的事情,不然這臨岸也不會如此執著的等了她近兩個小時,恐怕是琉璃...

翌日清晨,蘇纖綰被渴醒了,迷迷糊糊坐起身,眯著眼掀開床幔,透過窗戶的窗紙,發現此時天已經大亮。

蘇纖綰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秋季就是乾燥,昨天那場雨也沒能濕潤這空氣。

蘇纖綰心裡嘀咕著,然後翻身坐在床沿邊,發現琉璃並不在房間里,於是自己打著哈欠下床,走到桌邊倒了一了一杯清水,喝了起來。

忽然間蘇纖綰聽見似乎門口有人在說話,那聲音很輕,聽不太清楚,只依稀聽出那是琉璃的聲音,像是跟什麼人在交談。

蘇纖綰走到房門口,拉開房門,陽光直接撒在她的身上,像是給她鍍了一層金色。

今兒的天真好啊!蘇纖綰的雙眸被太陽光晃的有些睜不開眼,伸手遮住了額頭,避免陽光的直射,勉強了睜開眼。

「夫人,你醒了?是奴婢把你吵醒的嘛?」

琉璃見蘇纖綰站在門口,連忙迎上去,開口問道。

「沒有,是我自己被渴醒了1

蘇纖綰懶懶的說道,然後才看清院子里除了琉璃,還站著一名男子,於是朝那人努了努嘴,開口向琉璃詢問道,

「這人是誰啊?」

「回夫人,屬下是王爺的貼身隨從臨岸。」

那名男子趕緊拱手行禮,自己報上家門。

蘇纖綰仔細辨認了一下這名叫臨澳臉,然後大腦快速思索了一下,似乎秦禮洹身邊的確有這麼一個隨從。於是開口問道,

「這麼早你來我這裡,可是有什麼事情?」

「回夫人,王爺讓屬下來請夫人去前廳一趟,有要事跟夫人相商。」

臨安畢恭畢敬的回稟道,

「屬下無意打擾夫人休息,只是事情緊急,才冒昧打擾,還請夫人恕罪,屬下已經在這裡恭候夫人快一個時辰了。」

秦禮洹要見她?還說有緊急之事?那為什麼他自己不來呢?還要請她去前廳?前廳一般是會客的地方,請她過去是要見什麼人嘛?

蘇纖綰心中有些疑惑不解,於是開口向臨岸問道,

「你可知你家王爺請我過去,有什麼要緊的事嘛?」

「回夫人,屬下也不清楚,夫人去了便知道了。」

臨岸依舊恭敬的回稟道。

算了!看來的確是有要緊的事情,不然這臨岸也不會如此執著的等了她近兩個小時,恐怕是琉璃知道她不喜歡有人吵她睡覺,所以不敢輕易將她叫醒。既然如此,那就去一趟看看再說吧!

「那就請你在此稍後,容我梳洗一下,就跟你過去1

蘇纖綰開口說道,然後對著琉璃吩咐道,

「琉璃,進來幫我更衣梳妝1

「諾1

琉璃跟著蘇纖綰走進了房間,輕輕將房門掩上。

片刻后,換好衣服梳好頭的蘇纖綰走了出來,琉璃跟在她的後面,也隨那名叫臨安的隨從朝王府的前廳走去。

走--

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終於走到了王府的前廳,蘇纖綰遠遠就看見秦禮洹正坐在主位上,地上似乎跪著好些人。

等蘇纖綰走到前廳的大門口,原本正在閉目養神的秦禮洹聽見了腳步聲忽然睜開了眼睛,只見秦禮洹臉若冰霜,雙眸布滿了紅血絲,一看就是疲勞過度的樣子。

秦禮洹見蘇纖綰一行人終於來了,急忙起身,勉強扯了扯嘴角,拱手行禮,聲音沙啞的說道,

「本王打擾夫人休息了,還請夫人見諒。」

「王爺客氣了,我住在王府這麼久才是叨擾,何來王爺打擾我休息之說,再說讓王爺等這麼久,是我失禮了。」

蘇纖綰見秦禮洹跟她如此客氣,順勢也跟著客氣道。

秦禮洹走下了主位,想讓給蘇纖綰座,蘇纖綰輕輕搖頭示意自己坐在下首就行。

琉璃扶著蘇纖綰坐在了下首的側坐上,立刻就有婢女給蘇纖綰奉上了茶盞,蘇纖綰也乘機掃視了前廳一圈,只見站著的侍從婢女皆是噤如寒蟬,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而地上跪著的兩女一男,都匍匐在地,沒有抬頭,蘇纖綰似乎看出來其中一名女子好像是巧娘。

秦禮洹的腳邊還有碎掉的茶盞,看來秦禮洹已經發過火了,蘇纖綰知道秦禮洹的性格脾氣一向是最和順,能引的他大發雷霆,想必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秦禮洹的身邊站著的除了剛剛領著她來這裡的臨岸,還有老管家,蘇纖綰是認得這個老管家的,因為她住在府里這些日子,除了巧娘便是老管家去給她送東西,老管家的身邊站著一個眉眼跟老管家有些相似的中年男子,看樣子應該是老管家的兒子了。

「王爺,不知道請我來到底有什麼要緊事1

蘇纖綰輕聲詢問道。

「本王知道夫人精通醫術,有一樁案子還要請夫人斷一斷,做個見證。」

秦禮洹的聲音略顯疲憊的說道。

「好!若我能幫上王爺,一定義不容辭1

蘇纖綰點了點頭,鄭重的說道。

「你們都抬起頭來吧1

秦禮洹見蘇纖綰同意了,然後對著地上跪著的三人,冷冷的說道。

地上跪著的三人聞聲慢慢的直起了身子,抬起了頭,但是並不敢直視前方,眼睛依舊只敢盯著地上鋪著的地毯。

蘇纖綰打量起了三人,其中挨著她跪著的是巧娘沒有錯,中間跪著的是一名中年婦女,頗有些風韻猶存的姿色,跟巧娘還有三分相似,恐怕這位就是巧娘的娘親葉嬤嬤了,最左邊跪著的男子卻很陌生,這人留著山羊鬍,身形消瘦,面如枯槁,一副沒精打採的模樣。

站在蘇纖綰身後的琉璃認出了他們,於是俯下身子,湊在蘇纖綰的耳邊悄聲說道,

「夫人,中間那個就是巧娘的娘親葉嬤嬤,那個男人就是葉嬤嬤的表哥、巧娘的表舅、那醫館的老闆,也就是以前王府里姓丁的那個府醫。」

蘇纖綰聞言微微有些吃驚,他怎麼會出現在此處?昨天爺爺不是還說,這個姓丁的不是關在京兆尹府的大牢里嘛?

蘇纖綰轉念一想,忽然明白了什麼!這三個人同時出現在這裡,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東窗事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