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230 錢多多(表揚蝶舞天堂的康

作者:包包紫

本章內容簡介:要不要跑到警局去給尚春草備個案啊?這樣也算是冥冥之中,救了十幾條人命呢,但是她要怎麼跟警察說呢?說尚春草從今開始,會綁架殺人拋屍? 她怕是會被警察當成瘋子婆一樣的趕出來哦! 此時,菜肴...

秦予希蹙眉,坐在大圓形的飯桌邊,想著此事,問道:

「那幾個綁你的人,跑了嗎?你報警了嗎?」

「報了。」

富豪落座,一副僥倖的模樣,

「不報警不知道,一報警,竟然才發現,我這已經算是今年本市第三起了。」

前兩起綁架案,都是在某酒樓某飯館某茶樓外面,被一群人衝上來,直接摁進了一輛麵包車裡帶走,從此後了無音訊。

他算是幸運的,就因為一個髮型,得以逃脫這伙綁匪,否則,還不知有沒有命回來。

只是他說的,卻是教秦予希上了心,因為這人遇上的這伙綁匪,綁架人的手法,怎麼與尚春草的作案手法如此類似?

說起來,秦予希之所以對春妮的弟弟尚春草印象深刻,除了尚春草做下的事,在若干年後,轟動了全國外,還因為他是界山寨的人。

秦予希猶記得上輩子,界山寨被拆遷后,界山寨人各奔東西,有一日清晨,陳玉蓮從樓下買完早餐回來,手裡就拿著一份報紙,對秦予希和肖曼曼說道:

「春草這個孩子,出大事了。」

報紙上登了尚春草的一寸證件照片,以表彰多地警局聯手跨省破案的方式,披露了尚春草犯下的一系列綁架殺人案。

當時報紙上記載了尚春草的殺人手法,用了「極其殘忍」四個字,讓秦予希的印象格外深刻,說尚春草在幾年時間內,跨越11省,夥同誰誰誰等9人,綁架了15名富豪。

其中被披露出的一名近期被綁架的富豪,就是在某某茶樓外面,被以尚春草為首的犯罪團伙綁架,帶至一個防空洞里,將此富豪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逼問索要銀行存摺密碼,在對方據實交代后,尚春草親自執刀,殺人拋屍。

因為交通不發達,通訊也不發達,這個年代的警局還沒有聯網,尚春草還是跨省作案,所以讓警方很難追查。

莫非綁架這個富豪的,就是尚春草?可尚春草現在才16歲,會是他嗎?

秦予希垂目沉吟,心中有了些計較,她要不要跑到警局去給尚春草備個案啊?這樣也算是冥冥之中,救了十幾條人命呢,但是她要怎麼跟警察說呢?說尚春草從今開始,會綁架殺人拋屍?

她怕是會被警察當成瘋子婆一樣的趕出來哦!

此時,菜肴一道道的上了滿桌,那富豪叫來兩瓶茅台,給自己滿了一杯,給祁子涵滿了一杯,看出秦予希不喝酒,便給秦予希叫了一瓶汽水。

他端著酒杯,沖祁子涵和秦予希感嘆道:

「有緣修得同船渡,你們二人,救我一命在先,茫茫人海中,又與我在這窮鄉僻壤里再聚,這就是緣上加緣,沒說的,今後二位有任何關於錢方面的難處,找我!我叫錢多多。」

錢多多~!秦予希抬眼,看了一眼錢多多,確定這個錢多多老闆,不是在開玩笑,真的就叫錢多多,才是笑了,低頭,一臉謙虛客氣的模樣。

被這名字一打岔,秦予希腦子裡,關於對尚春草的思考,就打斷了,在去想的時候,便宛若雁過無痕,有點--

兒想不起來剛才她的決定是什麼了。

接著,就見錢多多起身,為祁子涵和秦予希二人,遞上了自己的名片,燙金的,上面真的印了錢多多三個字。

秦予希瞧著這張名片上,錢多多的頭銜,什麼什麼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意思就是到處找項目,拿錢投資的?

她低頭笑著,看祁子涵和錢多多推杯換盞,倒也應對自如,並不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男人,這二人聊著聊著,也有很多的話題聊,她便自娛自樂的拿起汽水來喝。

「秦小姐,秦小姐手藝不凡,前途無量埃」

聊著聊著,錢多多就將話題扯到了秦予希的身上,偌大的餐桌上,他看著秦予希,又是笑著問道:

「就是不知秦小姐,現在哪處高就?」

「我在省城開了個小化妝室。」

秦予希的目光,從面前的汽水瓶子上抽回來,看向錢多多,客氣道:

「跟人合夥的,混口飯吃。」

「那可真是屈才了。」

滿手都是寶石戒指的錢多多,很是豪氣道:

「以秦小姐的手藝,可以開一家省城最大的髮廊1

髮廊!!!秦予希被雷住了,她張嘴,正待說自己不光會理髮。

卻又是聽錢多多說道:

「秦小姐可以考慮一下,我可以給秦小姐投資,就在省城的中心地帶,找個大門面,開一家全省城最大的髮廊。」

「讓她慢慢來吧,做她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這裡時刻準備著。」

祁子涵開口,替秦予希婉拒了錢多多的好意,如果秦予希要開一家全省城最大的髮廊,他自己就可以花錢投資,並不需要動用到別的男人的錢。

但是很明顯,秦予希有她自己的路要走,祁子涵看得出來,她似乎不是很希望,自己的事業,被男人指手畫腳。

雖然祁子涵有些小失落,但是,正因為秦予希表現出來的獨立自主,讓祁子涵更喜歡她。

她在經濟上不依靠他,他就需要提供更多的情感呵護,來綁住秦予希的心,這樣的秦予希,從某一方面來說,是強勢而充滿了魅力的,這是祁子涵所欣賞的姿態。

錢多多呵呵笑著,看看祁子涵,又看看秦予希,心下瞭然,這個祁子涵看起來就不是個簡單角色,在經濟方面,他怕是無福報答救命恩人了,於是只得端起酒杯來,沖祁子涵和秦予希說道:

「那就交個朋友,今後有用得上錢某人的地方,一句話,隨叫隨到1

「錢老闆去了帝都,遇上什麼事情需要幫忙,也盡可以知會我一聲,能幫得上的,我也自當儘力而為。」

祁子涵也是端起酒杯來,豪氣干雲,一飲而盡,看樣子這種場面也見識的多,氣質談吐,完全不像是一個窮當兵的,沒一會兒,就與錢多多天南海北的聊上了。

秦予希插不上話,她本也不是那種長袖善舞的人,除了專業上的東西,人際方面,秦予希很不擅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