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06章 保密

作者:佑紓  |  更新時間:昨日17:41更新  |  字數:2428字

「也就是說,大姐姐你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你的前世?」紀夭夭追問道。

「可以這麼說!」江菁點點頭。

紀夭夭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原來、原來她當真是知道前世的事情!!

可是這、這怎麼可能?

先生他花了那麼多的心思,做出了那麼大的犧牲才換來了一次重生,可是江菁呢?她是怎麼輕易地就獲得了重生的優勢的呢?

「二妹妹,你沒事吧?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江菁有些疑惑地問道。

紀夭夭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搖了搖頭,「我……我就是被你給嚇到了!對了,大姐姐,夢裡,前世是什麼樣子的?」

說起這個,江菁像是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說起來滔滔不絕!

她從江家的未來說到自己的親事,又說起了其他人的一些事情,但卻都沒有說到什麼結局。

「大姐姐,我呢?我前世過的怎麼樣?我又嫁給誰了?」紀夭夭一臉好奇地問她。

江菁看著她唇角微微一勾,道:「你啊,前世還不錯!」

「不錯?當真?那我是嫁給誰了?」

江菁想起夢境中紀夭夭的結局跟自己有著莫大的關係,她眸光輕輕閃了閃,道:「你自然是如願以嘗嫁給了鎮南王世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幸福美滿?

她記得前世江顏的日子可算不上是幸福美滿呀?

難不成江菁是編出來的?

「真的嗎?可是,殿下他如今病的那麼嚴重,這麼說,他會好起來的,是不是?」紀夭夭一臉激動地說道。

江菁眸光微閃,「那是自然!」

紀夭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江菁得意地一笑,這個二妹妹,當真是天真的很吶!

「那,李家姐姐呢?李家姐姐前世是不是就跟姐姐嫁給了大姐夫呢?李家姐姐對姐姐你好不好?她生的到底是兒子還是女兒?」

「這……」江菁噎了噎。

李芸芸的事情可跟前世大不相同,她即沒有嫁給自己的夫君,自己又如何知道她生的是男是女?

可是,若是說不準的話,到時候二妹妹豈不是就會以為自己的瞎編的了?

江菁猛然想起夢境里李芸芸嫁給那個男人後還曾有過一個兒子,她眼珠子一轉,說道:「夢境里表姐她時運不錯,生了個男孩……不過,二妹妹,前世畢竟是前世了,多少跟如今有些不大相同,你就當是笑話聽一聽就好了,不必相信……」

紀夭夭卻說道:「大姐姐說的這般篤定,我自然是相信的!」

「二妹妹相信我的話?」

「那當然啦!」紀夭夭一臉肯定地點點頭。

「對了,要是照這麼說的話,大姐姐豈不是擁有了未卜先知的本事?」紀夭夭忽然說道。

「未卜先知?」

江菁一愣!

「對呀!」紀夭夭笑眯眯地說道:「我之前可是聽我爹爹說過一件事,說有一位奇女子可是憑著未卜先知的本事當了皇帝的妃子呢!」

江菁吃了一驚:「還有這等事情?二妹妹,你快說說,到底是哪位奇女子?」

紀夭夭暗暗揚了揚嘴角,道:「我爹說的那個女子是先帝的一位妃子,聽說她沒有入宮之前身份也是低的很,可是她卻是憑藉著自己未卜先知的本領讓當時還是皇子的先帝注意到了她,後來又藉此做了先帝的側妃……」

「她竟然成了先帝的側妃??」江菁顯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情。

紀夭夭點點頭,道:「是的,我爹說因為她太過神奇,怕給後世帶來一些不好的影響,所以關於她的事情就密不外傳了,我爹也是因為霍大人的關係才知道了這麼一點隻字片語!」

江菁的心裡霎時間開始翻江倒海了起來!

自己這不就是未卜先知嗎?不說別的,至少她清楚地知道未來誰才是那個當了皇帝的人……

想到這裡,她忽然就看向了紀夭夭。

夢境中,最終登上皇位的那個不就是二妹妹生的嗎?

她可真是好命啊!

其實也不對,夢裡,她生下了那個孩子之後沒兩年就死了,還是死在了自己的手裡,說起來,也算不上是個有福氣的!

江菁唇角微微一勾,斜睨了紀夭夭一眼,暗道:她不過是運氣好一點嫁入了鎮南王府,如果嫁過去的是別人,那未來的太后不就是……

「這位先皇妃如今還在世嗎?」江菁收斂了心思不動聲色地問道。

紀夭夭搖了搖頭,道:「應該不在了吧?我爹上次說起的時候我沒有細問,大姐姐若是想知道的話,等我回去問問我爹。」

「哦,不用了,我也就是一時好奇。」江菁連忙擺了擺手。

若是被二叔知道自己有這個本事,他會不會利用自己往上爬?

本來大房從身份地位上已經比不上二房了,若是二叔再更進一步的話,以後跟二妹妹說話,豈不是要仰望?

她一直都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明明她才是江家倍受寵愛的大小姐!!

紀夭夭瞧出了江菁的心思,暗笑一聲倒沒有勉強她。

「大姐姐,你現在好些了沒有?若是沒有別的事,我要回去了,我娘還等著我用晚飯呢!」紀夭夭說著站起身來。

江菁許是將壓在心中多時的秘密說出來後心情放鬆了不少,她也跟前站起身主動送紀夭夭出門。

「對了,二妹妹,姐姐剛剛跟你說的這些事情你可不要跟任何人提,我擔心……擔心別人會以為我是妖怪!」

紀夭夭撲哧一笑,道:「怎麼會呢!大姐姐若是妖怪,那也是一個美人妖怪!嘻嘻!」

江菁見她一臉不以為然,心下又有些後悔不該一時衝動跟她說這事兒。

她連忙拉住紀夭夭一臉鄭重地說道:「二妹妹,姐姐是認真的,能不能求你保證不往外說?」

紀夭夭想也不想就點了點頭,道:「大姐姐放心,我誰也不跟他們說。」

江菁不死心地問道:「那若是二叔和二嬸呢?」

「我爹爹和娘親?」紀夭夭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若是大姐姐不希望他們知道,那我也不說,這樣總可以了吧?」

江菁鬆了一口氣,這才親自送了紀夭夭出門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