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二章 進入山洞

作者:寒上潭  |  更新時間:2018-08-10 19:28  |  字數:3188字

「這山崖之下空間極小,似乎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習楓攀附在半山腰間,如光似炯的眸子微凝,居高臨下看著下方。

因為臨近另一座山,所以下方空間極小,到處都是雜亂無章的野草。

如果真有一個化塵段強者的話,斷然不會將自己坐化的地方放在這麼一個地方。

「如果葉靈所言有假的話,那麼她斷然不會和我一起冒這個險。」

習楓心中想著,對於葉靈的話他還是信有七八分的。

不然的話黑虎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深入斷魂山脈。

「可這山崖之下生存空間極小,一個化塵段強者生前是絕無可能在這個地方生存。「

習楓雙眼微抿,他的目光緩緩的陡峭的岩壁上掃過。

一瞬間掃過,他的目光瞬間一凝。

定格在不遠處一處被樹木雜草遮擋住的那片岩石。

懸崖陡峭,到處都是鋒利的岩石凸出,唯有這一處樹木雜草並生的地方格外刺眼。

「有些古怪。」

習楓心中暗襯。

雖然這樹木與那些雜草生長的極為正常,周邊還有些土壤,供給著它們存活。

但也正因此才透漏著一些古怪,這周邊到處都是懸崖峭壁,鋒利岩石如同刀割一般,尋常草木雜草很難在這裡生。

可是就在那片樹木遮擋之地隱隱可見烏黑一片的土壤,讓人心生疑惑。

很正常,但又有些不正常。

習楓眼睛一亮,順著樹木間被風吹出來的間隙,隱隱可見這一片生長在陡峭閃避上的樹木後面忽閃忽現的黝黑洞口。

因為前方有樹木雜草的遮擋,很難讓人發現,不過終歸還是被細心的習楓看到了。

「果然如此。」

習楓臉上多了一些歡喜之色。

「神經兮兮的。「

見到習楓古里古怪的笑了起來,葉靈白了白眼,便把習楓方才罵她的那一句話還了回去。

這個小女人還是有些記仇的。

「抓緊了。」

習楓懶得和她計較,大喝一聲,

「你幹嘛?」

葉靈面色微變,話還沒說完,

習楓雙腿發力,整個人便如同行炮彈一般疾射出去。

咔嚓!

「就是這裡。」

離目的地越來越近,越能看清楚被樹木遮擋後方的黝黑山洞。

說不激動那是假的,畢竟是化塵段強者。

青雲城數百年都未曾出現過的強者。

若是能得到這等強者生前之物,對任何來說都是天大的誘惑。

激動歸激動,但越是如此,習楓反而愈加的鎮定。

咔嚓!!

習楓落到岩石凸出來的陡壁之上,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他揮手將那些遮擋住洞口樹木紛紛剔除。

一座黝黑的山洞出現。

「天哪?」

葉靈雙眼睜大,大聲的叫來起來,「你太厲害了。」

似乎是因為太過激動的緣故,她竟然直接在習楓的臉側吧唧親了一口。

不過親完她的臉就紅了,極為的羞澀。如同盛開的桃花一般。

習楓不禁看的有些呆了,感受到臉側傳來的溫潤感,下意識的摸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確實蠻好的

「臭流氓。「

葉靈紅唇輕巧,氣哼一聲。

習楓十分無奈,是您老人家霸道的親了我一口,咋我就成了流氓。

不過和女人辯駁實在是不明智的舉動。

他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後便將和葉靈綁在一塊的繩子就解了開了。

「怎麼辦?我們真的要進去嗎?」

葉靈從習楓的身上跳了下來,望著漆黑的山洞,她隱隱有些害怕。

「既然都來了,哪有退卻的道理。「

習楓從靈戒之中取出一支火把,率先走了進去:「希望這個化塵段的強者別讓我失望,但願能夠得到一些好東西。當然如果得不到好東西那也沒關係,這不是還有一個大美女在這麼,即便我獸性大發,也不枉此行啊!」

輕薄的言語不得不說為激將更為真切。

「可惡的臭流氓。「

葉靈滿頭黑線,緊咬銀牙,瓊鼻之間哼出氣息隱隱有些賭氣。

她狠狠的跺了兩下地面。「咔嚓」一聲,下方岩石傳來一陣碎裂感。頓時嚇的她一路小跑衝進了山洞之中。

幽靜的通道中,兩人人影並肩而行。

幽幽的寒意徘徊在通道之中,極為安靜,唯有兩人的腳步聲在這裡面顯得格外刺耳。

葉靈極為害怕,此時她也顧不得男女之別挽住了習楓的手臂。

胸前的兩道飽滿擠壓在習楓的手臂上面,形成了一道極為壯觀的弧度。

柔弱的感覺觸與心懷,習楓心中暗道舒服。

不過他的臉上依舊毫無波動,因為她害怕自己如此流氓般的心態被葉靈看到,還不得在這裡大呼大叫。

不過這種暗中的感覺也是極為的爽快。

雖然有那麼些齷齪

「妖孽啊!」

身邊極為誘人的少女體香時不時的傳來,習楓並沒有因此擾亂了自己的心智。

佳人雖然誘人,但是在這等環境若是還在想這等事情,那當真與找死沒有什麼區別了。

咻咻!!

一道黑影突然竄了出來,葉靈直接嚇的直接跳到了習楓的身上。

習楓雙眸一定,掌心靈力化為一道劍氣,將其斬翻在地。

一條黝黑的小蛇躺在地上,頭部呈三角形,「黑頸蛇」,有劇毒。御靈段以下被咬中的話,若是不能及時救治的話,必死無疑。

習楓身懷天體決雖然不懼這等毒物,但是下意識中也是一陣心悸。

「你背著我。」

葉靈如同一隻小貓一般掉在習楓的脖子上面,望著躺在地上已經死掉的黑頸蛇,一陣後怕。

她似乎也知道自己這般舉動十分不雅,但終歸還是害怕戰勝了理智。

說完這句話,她的小臉透紅,極為羞澀。

雖然這個少年時不時的調戲自己,恐嚇自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始終生不起厭惡感。

鼻尖傳來的少女體香讓得習楓有些無奈的抽了抽鼻子。

眼角的餘光順勢看去,葉靈胸前的衣物乍開,雪白的一片盡收眼底。

習楓心中頓時一熱。

「臭流氓。「

似乎察覺到了習楓的目光,葉靈連忙緊了緊衣物,僑臉微紅,氣憤罵道。

習楓也不知道被這女人罵了多少次臭流氓了,習慣了,索性也見怪不怪了。

無法看到下面的景物,他隱隱有些遺憾。

不過葉靈如此毫無形象的吊在他的脖子上,的確有些不妥,他搖了搖頭,略感有些無奈的道:「我說大姐,你這樣吊在我身上,如果前面真有什麼危險的話,你信不信咱們兩個一個都逃不掉。」

「我害怕」

葉靈聲音非常小。

「下去,抓住我的衣角,跟在我身後。」

習楓語氣有些嚴厲。

「下去就下去。」

葉靈十分不願的從他的身上跳了下來,不過她也知道這裡是什麼環境,容不得她胡攪蠻纏。

她十分委屈的跟在習楓的後面,拉著他的衣角。

看向習楓的目光滿是幽怨。

咔嚓。

習楓的步伐突然停下。

「幹嘛停下?」

葉靈不解,十分疑惑。

「沒路了,不停下,難道往前撞?」

習楓指著前方的一道石門,一副看傻子的模樣看向葉靈。

「哼!不就一道石門嘛,打開就是了。」

見到這少年這幅模樣嗎,顯然是在說自己眼瞎在,這讓葉靈十分氣憤。

「既然這般簡單,那好您老人家來。」

習楓攤了攤手。

「你」

葉靈頓時焉了,觀這石門最起碼五百斤左右。

雖然對於尋常修者來說並不算什麼重量,可是對她一個毫無修為的女醫師來說完全不一樣了。

習楓笑了笑,聳了聳肩,十分欠揍,不知覺他似乎喜歡上和這個女醫師鬥嘴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