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商女俏軍師 其他類型

農門商女俏軍師 第54章 信號彈

作者:吃西米的藍灰

本章內容簡介:了火石和一些柴火。 想來,只是那些土匪來不及帶走留下的。 不過,有誰在撤離的時候還會把火石和柴火都帶走的呢? 余秋雨擺正好柴火的位置,手腳麻利的用火石生起了火。 火苗一...

余秋雨也從來沒有跑過這麼遠,也累得不輕,坐在地上休息。

那個少年倒是還好,可能因為他是男孩子,跑了這麼遠,倒也沒有餘秋雨和趙雪疊這麼狼狽。

趙雪疊的舉動實在是讓余秋雨費解,待到氣息稍微和緩了一些,余秋雨詫異的看向趙雪疊。

「你為什麼要跑啊?」

說起這事來,趙雪疊覺得丟人又懊惱。

「還不是因為我出來的時候銀子沒有帶夠,我就跟我哥要的銀子,我哥以為我就是出去買點東西吃之類的,就給了我他做知府的俸祿銀子。我掏銀子的時候發現這個問題,他們認出了這種銀子就知道我是官府的人,肯定會追殺我的。」

趙雪疊不僅僅是官門之人。

她的身份,要遠比官門之人高貴得多。

為什麼人販子會追上去呢?

買賣人口生意在這兒是大罪,要不是看在嶺南山高皇帝遠,誰敢做這種牟取暴利的生意?

他們之所以追殺趙雪疊,可能就是因為他們覺得趙雪疊是個小姑娘,想要殺了趙雪疊滅口。

聽完事情的原委,余秋雨扶了扶額,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件事。

何況,趙雪疊沒有錯。

「我們現在身處在深山中,外邊肯定有人在把守,你說我們該怎麼逃出去埃」

那些人販子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們的吧,畢竟她們見過人販子的臉。

「你放心,我哥不會那麼沒用。」

趙雪疊並不擔心自己現在的處境,趙至琛和宋哲發現她不見了,肯定會找的。

「你指的是哪個哥哥?」

余秋雨忍不住想翻個白眼。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之前的相處對宋哲有點不好的印象,余秋雨總是有點小看宋哲。

「當然是我五哥哥了。」說起趙至琛,趙雪疊無限崇拜。

兩個女孩子坐在山洞裡的石頭上一搭一搭的聊天,險些忽略了導致她們逃亡的罪魁禍首,那個少年。

趙雪疊看到他,認真地道,「小哥哥,要是我們能出這裡,你就回家吧。」

那個少年神色複雜的看著她,「你不是說,要讓我當你的侍衛嗎?」

趙雪疊錯愕了片刻,「其實吧這就是個幌子,我總不能說,把你買下是為了救你吧。」

這樣說,更容易讓人販子懷疑她們,她們別說帶走這少年了,就連她們能不能找到逃跑的機會都是個問題。

少年盯著她,眼睛里似乎有波紋流動。

「你是誰?」

他的這個問題來的突兀,余秋雨聽到他的問題也驚訝了一瞬。

余秋雨發現,自己今天不是在吃驚就是在吃驚的過程中,照這麼下去,她的小心臟能受得了嗎?

「我?」

余秋雨想了想,開口道,「公子你好,我叫趙雪疊。」

別的她沒有說太多,其實趙雪疊也知道,自己淳愨郡主這個身份要是說出去了也是樁麻煩。

「石篩篩兮蔽日,雪疊疊兮薄樹,這是我名字的出處。」

少年喉頭微動,似乎是有什麼話想說。

「小哥哥,你呢?」

作為交換,這個少年也應該說說自己的名字。

「雲芮熠。」

余秋雨看著他們兩個的對白,說實話有點無聊。

到底是小孩子,連說話互通姓名都有點像過家家。

下一刻,雲芮熠的話直接讓趙雪疊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

「趙小姐,我可以做你的侍衛嗎?」

有些道理雲芮熠是不會懂得。

她是郡主,面臨的危險不計其數。

所以,當她的侍衛也是很危險的。

「我不想你當我的侍衛,我單純地就是為了救你。」

如果雲芮熠真的成了自己的侍衛,反而有違背趙雪疊的初衷。

「你讓我回家,可我無家可歸。」

盯著趙雪疊,雲芮熠的語氣和眼神有些執拗。

額……

趙雪疊這下再次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雲芮熠了。

余秋雨托著腮看著他們倆,她現在在思考的是,到底怎麼樣才能從這個鬼地方出去?要是出不去,一直困在這裡,當不當侍衛的還有什麼用?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趙雪疊不知道是該拒絕雲芮熠還是答應雲芮熠,但是雲芮熠執拗的想要做趙雪疊的侍衛,雙方僵持不下,余秋雨有些看不下去了,出言叫住了趙雪疊。

「那個,雪疊埃」

趙雪疊和雲芮熠同時看向余秋雨。

「我覺得你現在應該考慮的,不是咱們怎麼樣才能離開這裡嗎?」

對埃

她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趙雪疊從袖管中拿出了一個信號彈。

「不過,秋雨姐姐,我一旦放出信號彈,就等於暴露了我們的位置,也許先找到我們的是那些人販子,也許先找到我們的是我的侍衛,或者是五哥哥和宋哲哥哥,反正,需要做好準備。」

余秋雨怔了一下,原來得救的辦法是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

隨即,余秋雨又想了想。

這是一道有點艱難的選擇題。

「放吧。」

她們不能一直被困在這裡。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也許來得是趙雪疊身邊的人呢。

「你這信號彈,是不是代表著你有危險?」

趙雪疊點了點頭,「恩。」

「那你就放吧。」

余秋雨相信,沒有人願意看到淳愨郡主出事,所以這些侍衛和趙至琛都會拼盡全力的去找她們。

也許,最先找到她們的是趙至琛這邊的人呢。

余秋雨是個很樂觀的人,事情還是要往好處想的。

也許,趙雪疊的侍衛很厲害,能馬上找到她們呢?

而且,她記得那幫人販子在追捕她們的時候,見著她們跑進山路里后就放棄了追捕,余秋雨覺得,可能那幫人也不熟悉嶺南的山裡地形。

別說那些外人了,就算是余秋雨這個土生土長的嶺南人以及其他的土生土長的嶺南人都未必能知道嶺南境內的山怎麼走。

從趙雪疊放出煙霧彈以後,余秋雨就安靜的縮在山洞裡等待著救援。

其實這個山洞她是知道的。

之前她被那幫土匪給拐走的時候,恰好就是被關在這個山洞裡邊,可是她當時是在「暈厥」的狀態下被送出山洞的,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走出這裡。

所以,她現在和趙雪疊一樣,除了乖乖的等待著救援,沒有別的辦法。

天色漸漸的暗了,侍衛還沒有進山,趙雪疊已經有些乏了,她不知道打了多少個哈欠。

「秋雨姐姐,侍衛也沒來,那幫壞人也沒來,要不,我們先休息一下,然後明天找找出去的路,怎麼樣?」

經過一天的提心弔膽和一天的勞累,趙雪疊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自己找出路?

余秋雨雖然覺得這個方法有些冒險,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好像只能用這個方法了。

畢竟她們不能完全依靠別人,關鍵時候還是要學會自救的。

余秋雨想了一會兒,抬頭看向趙雪疊,趙雪疊已經累的不像話。

「這山洞中有山匪用稻草鋪就的石床,你現在上邊休息,我去找找有沒有火石,先給你燒點火取取暖,然後明天早晨我去找點果子,咱們果腹之後,就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如何?」

順著趙雪疊的思路,余秋雨也做了一些安排。

趙雪疊困得眼皮子都要睜不開了,耷拉著眼皮子有一下每一下的點了點頭。

到底是個孩子。

余秋雨嘆了口氣,起身走進山洞深處,搜尋了半天,她竟然真的在山洞內尋找到了火石和一些柴火。

想來,只是那些土匪來不及帶走留下的。

不過,有誰在撤離的時候還會把火石和柴火都帶走的呢?

余秋雨擺正好柴火的位置,手腳麻利的用火石生起了火。

火苗一點點的躥高,點燃著乾枯的柴火,生出些許暖意來。

在這暖意融融中,趙雪疊終於忍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過去。

余秋雨一直在「嘲笑」趙雪疊是個小孩子,但是她卻忽略了她現在也是一具小孩子的身體,所以沒過多久,她也趴在石頭上睡了過去。

次日醒過來時,火堆已經熄滅了。

余秋雨揉揉睡得惺忪的雙眼。

一抬眸,余秋雨猛然驚醒,她看到了很要命的一幕。

雲芮熠居然抱著趙雪疊!

趙雪疊躺在雲芮熠的腿上睡得正甜,而雲芮熠則背靠著石頭,一隻手摟住趙雪疊的肩膀,兩人還正沉浸在睡夢中。

余秋雨艱難的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才勉強的消化了自己的震驚。

什麼時候,這倆人的關係居然這麼親密了?

「丫頭,醒了?」

身後有聲音傳來,余秋雨聽到這溫潤的男聲,回頭看了一眼,險些被嚇得跳了起來。

宋……宋哲!

宋哲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兒的?

為什麼她剛剛醒來時都沒有發現宋哲這傢伙就在自己身後呢?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余秋雨的震驚之情溢於言表。

宋哲看到她驚訝的模樣,忍不住輕笑出聲。

「昨日,淳愨郡主求救,我們就來這深山尋你們,原本我們遍尋不著,當我們看到山洞中出現一點光亮,就朝著這邊尋了過來,果然發現了你們。」

說起來,她們的得救還要感謝昨夜的火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