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神探 科幻小說

京都神探 第二百九十七章 韓振東

作者:鋒臨天下

本章內容簡介:」 「就這樣吧。」李帥揮手打斷了這位肖局的話。 其實李帥完全不需要這麼客氣,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特案隊的級別比他高了不少一級。 「那好吧。」 然後大家又重新上車,肖...

再說了,從機場到蔡州縣要花不了多少錢,幹嘛為了省這點錢讓女兒跑那麼遠遭罪,李帥絕對不會幹這樣的事。

從中州市到蔡州縣差不多有三百公里,李帥他們是快十一點才出發,根本就不可能在吃飯之前趕到,所以他們是在路上吃的飯,然後才往蔡州縣趕。

下午快兩點的時候,李帥他們才進入蔡州縣境內,剛進蔡州縣境內,李帥就看到幾輛警車停在路邊。

並且有幾個人對李帥他們招手,不用說,這肯定是蔡州縣警察局過來接他們的,估計是看到李帥他們的牌照是省城的,這才招手。

既然人家過來接了,李帥要不能不給人家面子,就讓魏東把車停下來,然後從車上下來。

「您好您好,是省廳過來的同志吧?我是縣局局長肖柳三。」

一名中年人看到李帥下來,直接過去握著他的手介紹著,他雖然不知道李帥是誰,更不知道李帥是什麼職務,但是李帥是第一個下來的。

「你好肖局,我是李帥,省廳特案隊隊長。」

「您好李隊長。」

如果按照級別的話,李帥可是比他高了很多,一個縣局局長,要就是個正科級而已,就算是高配,最多要就是副處。

而特案隊的級別是正處級,當然要比他高很多,他這麼熱情要沒錯。

「李隊,這樣,我先帶你們去招待所,你們先休息一下,然後再開始。」

「肖局,去招待所可以,但是休息就不用了,幫我們安排一下住的地方,我們就進入工作。」

「可是……」

「就這樣吧。」李帥揮手打斷了這位肖局的話。

其實李帥完全不需要這麼客氣,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特案隊的級別比他高了不少一級。

「那好吧。」

然後大家又重新上車,肖局他們在前面走,李帥他們的車在後面跟著,招待所,其實就是縣委招待所,也叫蔡州賓館,雖然是一家賓館,但是裝修的還不錯,絕對不比一些三星級酒店差。

估計是提前預定好了吧,李帥他們到的時候,肖局直接從前台拿著門禁卡就帶李帥他們進去了,因為不知道李帥他們這還有一個女孩子,所以就又給開了一間。

李帥一個人一間,王倩一個人一間,魏東他們四個住了兩間雙人房。

把東西放下,李帥他們又出來了,因為他們還要去縣局,沒辦法,卷宗什麼都在那邊,李帥他們當然要過去。

「肖局,這樣吧,咱們兵分兩路,一路去縣局看卷宗,一路去看守所,我想先見見嫌疑人。」

「沒問題,沒問題,我這就安排。」

李帥帶著王倩和魏東去了看守所,當然,有肖局親自跟著,liwi他們去了縣局,因為這個時候還比較早,今天要先把一些情況摸清楚。

蔡州縣看守所,位於蔡州縣縣郊,在蔡州縣的西邊一點,離縣中心要就兩三公里,沒辦法,這個縣城真的不是很大,說句不好聽的,開車隨便轉轉,就能把整個縣城給轉過來。

有肖局跟著,進看守所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肖局先去做了一個登記,然後就去看守所準備的審訊室等著。

不到十分鐘,嫌疑人就被帶過來了,嫌疑人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名字李帥在省廳就看過,叫韓振東,是縣城南邊一個鄉的人。

「你叫什麼名字?」李帥問著。

「韓振東。」

「知道為什麼帶你過來這裡嗎?」

「知道,是調查我的案子吧。」

「不錯,我們這次過來就是調查你的案子,我是省廳特案隊隊長,有什麼話你儘管說。」

「省廳?」

聽到李帥是省廳過來的,一直低著頭的韓振東猛的把頭抬起來,然後看著李帥,好像是在確定李帥的身份。

「你不用看了,這位確實是省廳過來的。」肖局可能是害怕韓振東不相信,還特彆強調一下。

「領導,我是冤枉的,您可要給我伸冤埃」韓振東一下子跪了下來,對著李帥是猛磕頭。

「你先起來。」李帥對鐵欄杆裡面的一名警察點了點頭,那名警察連忙過去把韓振東給拉了起來,然後又讓他坐在椅子上。

等韓振東坐好,李帥才問道:「你說你是冤枉的,那麼你把事情的經過和我說一遍。」

「好,我說,事情是這樣……」

經過韓振東的一番講述,李帥算是明白了個大概,不過這並不能排查他的嫌疑,所以說他被關在這裡兩年要很正常。

死者和韓振東並不認識,甚至是在案發之前都沒有見過面,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韓振東有個媳婦,而且長的很漂亮,在外面打工就認識了死者。

至於說有沒有關係,這個就不知道了,反正是韓振東的媳婦過年回家,死者從後面就追了過來,然後還賴著不走,這可是把韓振東給氣壞了,就把他打了一頓,然後給趕跑了。

這件事按說到這也就結束了,剩下的就是韓振東和他媳婦的事,畢竟出現這樣的事,肯定是有原因的,特別是在農村,這說出去要不好聽。

不過還沒有等韓振東和他媳婦把事情解決,警察上門了,就直接把韓振東給抓了起來,為什麼,因為被他打的那個人死了,而且還被人分屍,如果光是這樣就算了,還倒上汽油給燒了。

這可不單單就是殺人了,殺人分屍然後又焚屍,性質太惡劣,雖然韓振東一直不承認自己殺人焚屍,但是死者一個外地人,在這裡又不認識別人,別人要沒有必要去殺他吧。

最重要的是,韓振東有殺人的動機,因為他媳婦和死者有不清不楚的關係,就這一個理由,就足夠韓振東去殺人的。

這不,韓振東被抓起來以後,一直不承認自己殺人,而警察局這邊也沒有確切的證據,更找不到兇器,一個案子,特別是這種殺人案,不但要有直接的證據,還要有間接的證據。

警察局這邊找不到兇器,又拿不出韓振東殺人的證據,這個案子就一拖再拖,一直拖到現在。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