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三章 受傷的小鳥

作者:奕喜  |  更新時間:今天15:14更新  |  字數:3488字

兩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錢陽以每天七八場戰鬥的頻率在沼澤中紮下了根,對手大多都是和他等級相仿的沼澤生物。

他在戰鬥中不停試驗各種各樣的戰術,其中很有一些異想天開的嘗試,當然,有些成功了,有些失敗了。

不過隨著失敗次數的增加,和他身上傷痕的日漸增多,錢陽卻越來越敢於在戰鬥中嘗試新花樣了,或者說——作死!

沼澤中各種各樣的生物他都見識過了,一場場的勝利使得他多了幾分底氣,在戰鬥中也更加遊刃有餘。

良好的心態使得他敢於在戰鬥中做出更多的嘗試,無數勝利積攢出的自信使得他擁有了完全超越同階對手的底蘊。

輕鬆避過黑齒鱷的鞭尾,青蝗磚不知從哪飛了一圈回來,剛好砸上鱷魚的鼻子,而錢陽在閃避中隨手發出的一蓬自上而下的金針,逼得旁邊那隻毒箭蛙不得不前沖躲避,而迎接它的則是一道幽藍色的靈火刃。

「武功大成了啊!」錢陽假作輕鬆地拍了拍身上的泥漿,隨手收拾了戰利品,心情大好。

這場以一敵二的戰鬥是他刻意為之,就是為了檢驗自己兩個月的歷練成果,結果還是令他滿意的。

幽暗沼澤實在是太廣袤了,廣袤到那無數的沼澤生物散布到這裡都顯得稀稀拉拉的。正常情況下,一名修士每天在沼澤中最多也就能遭遇兩三場戰鬥,可錢陽硬是憑著飛戈的鷹眼,每天都要找出七八隻靈獸來練手。剛才那場以一敵二的戰鬥更是他刻意拉著一隻毒箭蛙去尋找黑齒鱷,最終完成了雙殺。

長達兩個月的高強度持續戰鬥,不僅大大提升了錢陽的戰力,更是讓他的錢袋子瞬間鼓脹起來。他的對手大多是二階初級靈獸,間或有一些一階高級的小蝦米。

二階初級獸核價值二十靈石,一階高級也值十枚靈石。錢陽每天可以輕鬆收穫百枚靈石,兩個月下來那就是六千多靈石。

相比鍊氣期,築基期修士的花費大幅增長,可積累資源的速度也直線上升,鍊氣期修士攢一輩子都攢不出的靈石,錢陽只用了兩個月就做到了。

當然,這裡邊少不了飛戈這個斥候的幫助,但即便不算飛戈,普通築基修士在沼澤中每個月也能有千把靈石的收穫,和鍊氣期修士相比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這也是修士一旦築基,寧肯忍著不適,也要進入幽暗沼澤的最大原因。

「這裡的靈獸沒啥挑戰了啊!」錢陽有些沾沾自喜,他如今的戰力已經可以穩穩地在沼澤中站住腳,兜里也有了靈石打底,這樣一來,某人的懶癌又犯了。

錢陽突然之間就沒有了繼續戰鬥的動力,甚至想著乾脆就此回家算了。可是宗門任務還沒有任何頭緒,讓他想走也走不了。

這些日子,飛戈除了幫他找怪,偶爾也會飛得稍遠一些,試圖尋找沼澤中的異常。可惜沼澤實在是太大了,別說異常,飛戈就連個活人都沒見到。

想來沼澤里「丟人」的傳聞早已散了出去,啥也沒有小命重要,修士們對危險避之不及,乾脆就

不往前湊合了。

錢陽花了兩個月時間,其實也就探明了沼澤的一隅,按他這這速度,想把整個沼澤走一圈,怕不是得花上一年兩年。

錢陽可不想這麼耗著,既然不想打架了,他也不需要飛戈幫他找怪了,於是乾脆就把飛戈遠遠地丟出去尋找異常,而他自己則在靈河邊找了個地方釣魚偷懶。比起飛戈的視野,他用兩條腿去找的意義也不大,便毫無心理障礙地給自己放了個小長假。

姑奶奶留下的陣紋他略微嘗試了一下就放棄了,就他這點水平,正常釣魚都勉強,還敢弄什麼陣紋?還是老老實實攢經驗的好。

半個月的時間,錢陽數次人品爆發,險之又險地拎了幾條靈魚上來,樂得他合不攏嘴,不過價值嘛,不提也罷!

這一日,一個黑點遠遠地飛了過來,錢陽偷偷瞟了一眼沒放在心上。他只當是飛戈玩累了回來找吃的,他打算讓這貨先餓一會,怎麼說他也得把手裡這一竿抬起來才有時間伺候這位爺。

可是這次,飛戈的表現卻大出他意料之外。

飛戈朝著錢陽所在的位置緩緩下降,可離得越近,錢陽就越覺得哪裡不對勁。飛戈的身形很有些飄忽,就好像一直在空中不斷的卸力,撲扇一下翅膀便要隨著風飄搖半晌。等到臨近錢陽身邊,飛戈的身體更是完全失控,一頭朝著錢陽身側狠狠扎了下來。

「什麼情況?」錢陽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一看情況不對趕緊撇下魚竿,一個箭步沖了出去,伸手撈住了飛戈的肚子,然後一人一寵無比親密地滾做一團。

。。。。。。

數百里外,多寶宗的金沙公子皺著眉頭盤膝而坐,煉化元神的進度還算順利,再有一段時間,那紅色元神的意識肯定會被煉得徹底消散,可這幾日他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攪動他心神的正是那個之前試圖破壞煉神法陣的女修。

金沙已經可以確定,那名女修就是沖著法陣中的元神來的。隨著那元神的日漸萎靡,那個女修也越來越沉不住氣了,幾乎每隔三兩日便要來折騰一番。

那女修明明只有築基後期的修為,可金沙偏偏拿她沒有任何辦法,數次出手都被女修莫名其妙地逃脫。最後金沙發了狠,在法陣旁邊設下了一組陷阱,並引誘女修來攻,不得不說,這是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在金沙看來,那女修應該早已發現了陷阱,卻在忍耐了幾日後仍舊試圖強行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