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09章 你能是十八歲?玩呢?

作者:一蓑煙魚2號  |  更新時間:2018-08-10 19:51  |  字數:2506字

content

蘇言走了,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正如突然的來,然後靜悄悄的離開,寧川也沒有阻攔蘇言的『雄心大志』,少年人就該有自己的熱血樣子,寧清婉是一直送到城外才回去的。

大笨還在和紅兒打情罵俏,過往的丫鬟很奇怪的看著他:「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黑的少年嗎?」

「沒有沒有,我只是很奇怪,你師父都早了一個多時辰了,你怎麼還在這裡,是你師父拋棄了你,還是你拋棄了師父?」

大笨怪叫一聲,撒開腿就跑,一會兒又跑了回來,將身上僅剩的兩枚極品元石遞給紅兒:「等我以後成為了蓋世強者,我就駕著七彩祥雲回來娶你。」

在紅兒臉紅的收下了『聘禮』後,看著那猶如黑旋風的少年背影,輕輕點了點頭。

一直到晚上,大笨吐著舌頭,跟被狗攆了似的,氣喘吁吁的,終於看到了前面的騎騾男子背影。

「師父呀,你咋就這麼無情的拋下了我呢?」

「呵呵,跟你比起來,我已經是有情有義,世間少有的奇男子了。」蘇言沒好氣道,他到現在還耿耿於懷大笨出賣他的舉動。

大笨也無辜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更何況,當時也不知情,再者說,師父在自己眼裡,是那麼的神通廣大,要不是自己,您那老岳父早就死翹翹了。

但人家是師父,對的是對的,錯的也是對的,蘇言一副罵罵咧咧,時不時下來踹兩腳大笨,大笨嘻嘻哈哈笑著,只要師父打自己,就說明他的氣會一點點的消下去的。

…………

在蘇言走了三天後,寧川現在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看著趴在窗前悶悶不樂的女兒,寧川輕輕走過去。

「如果想走就走吧,為父已經害的你都留了這麼長時間了。」

寧清婉嚇了一跳,連忙起身,就要扶著爹爹坐下,寧川擺了擺手:「放心吧,我已經無礙了,得虧那臭小子,現在只有一些暗傷,想必再有一兩個月,就差不多痊癒了,婉兒,距離四大道院之一的太蒼院招生,應該不到十天了吧,咱們雖然在荒都的外圍,但是趕去也至少需要五天的時間。

當初你本來就興高采烈的準備加入進去,我一心想要給你煉製幾枚保命丹藥,沒想到,反倒成了那樣子,讓你一直陪到現在,如今我已然康復了,不能再束縛你了,我的女兒,也是時候放開翅膀,去自由的翱翔了。」

寧清婉一下子撲到寧川的懷裡,輕聲低哭起來:「不,我要陪著爹爹,你知道嗎,這次因為我,差點讓我永遠失去您,我好怕,怕下一次回來,再也見不到您了。」

「我的傻孩子,吃一塹長一智為父還是懂的,爹爹保證,你這次走了,我就哪兒也不去了天天呆在家裡,遛遛鳥,釣釣魚,而且你娘也是出自太蒼院,有些東西,需要你去幫她取回來,更何況,鬼門關這一趟走的,我也看開了,我就不信,就這樣待在家裡,我還能給中毒了。」寧川笑著摸著女兒的秀髮道。

寧清婉頓時破涕為笑:「真的?」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咱們拉鉤。」

「不,那是小孩子才玩的遊戲。」

第二天,寧清婉帶著紅兒,騎著駿馬,揮淚和寧川、華老、花婆婆等人告別,開始踏上了太蒼院的道路……

蘇言走了很久,問過很多人才漸漸明白,他一直所找尋的荒都,其實早就到了,如果把荒都比作三個圓環按照大小程度套在一起的話,當日的五靈城,就已經是荒都最外圍的一個圓環了。

太大了,一個荒都,都堪比小半個中國的面積了,這還是中州之一青州的其中一塊區域,四大州如果合起來,大的簡直難以想像。

而此時,蘇言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輕俊傑越來越多時,每一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激動興奮的神色時,頓時感覺不對勁了,連忙派遣自己的小弟前去查探情況,是不是又有人在前面扔花球,如果是,咱們趕緊繞路走。

很快,大笨屁顛屁顛的就跑回來了:「師父好消息,好消息,是四大道院之一的太蒼院,在後天就要招生了,所有人只要在二十歲以下就可以報名進行選拔。」

蘇言頓時激動的,直接從騾背上跳下來:「你說的是真的,哎呀,太好了,必須參加,快跟著為師去報名,你就算了,年齡合適,但是修為太弱,估計選不上,到時候,等為師成了道院的優秀弟子時,你繼續跟著伺候我就行,對了,在哪兒報名?」

蘇言沒想到自己的運氣這麼好,剛來就碰上道院招收學員,他現在無所謂,不管那個道院都行,只想儘快混到可以進入遠古戰場的機會就行,那時候,他才算是真正走上人生的巔峰了。

大笨撇撇嘴,他也沒想過參加,四大道院呀,那可不是什麼普通人能隨隨便便進去的,只有師父這樣的奇才才能進去,可是,他們招收的第一個要求就是二十歲以下的骨齡,師父這老妖怪,按照書中所說,是返老還童的,真實年齡應該都至少幾百歲了。

和一群十來歲的孩子搶名額,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了。

似乎看到大笨的不解,蘇言沒說什麼,你師父我的真實年齡還真是不到二十,從稀里糊塗當鬼差,到現在滿打滿算才是小半年而已,尤其是經過此次的七尾靈蝶的滋養,讓他更加的清秀起來,參加這學院招收第一個條件,應該沒什麼問題。

蘇言踹了大笨一腳,就讓他去帶路報名,報名費十枚元石,用的是一個特殊的石頭,蘇言將手放上面,很快青石就顯露出了一串數字。

「十八歲!」

一旁的大笨驚得差點沒背過氣去,開什麼玩笑,這能是十八歲,玩呢?氣呼呼的自己去試了一下,十五歲,沒壞,頓時滿臉沮喪的看向師父,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話。

「你大爺還是你大爺,你師父還是你師父!」

蘇言乾咳了一聲,拍了拍大笨的肩膀,一副我也沒辦法的樣子,就領了一個參賽的令牌,牽著小黑走了,先找一個地方住下來再說。

大笨認命了的跟在身後,不久後,有兩個帶著半副金色面具的少女走了過來:「老師好,我們來報名。」

「好,十枚元石報名費,來自那裡?叫什麼名字?」

「來自五靈城,我叫寧清婉。」/content

,無彈窗閱讀請。

Ps:書友們,我是一蓑煙魚2號,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8書網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