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15章:不離不棄

作者:公子輕影  |  更新時間:2018-10-11 07:01  |  字數:4361字

他豈會不知父皇的言外之意?

他秦恆,雖說是個皇子,可卻尚且不如一個王公大臣有權勢,有存在感。

所以父皇才會說了膽子大。

以前的他,可不就是『膽子小』嗎?

舒妃很有眼力勁兒的,就從秦恆手裡接過了錦盒,轉對秦玄帝,「陛下,恆兒他去長公主府搜尋證物,也是擔心陛下,一心想為陛下分憂,請陛下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兒上,就莫要怪罪於他了。」

舒妃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賢淑極了。

她將錦盒呈到了秦玄帝面前。

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她一清二楚。

到了現在,舒妃心裡才算是徹底出了口氣,她的日子,總算是看到的盼頭。

沒了樹大根深的婉皇妃,這後宮,方才有她活命的機會。

以後,她不必日日過著如履薄冰,提心弔膽的生活,生怕哪一天就死在了婉皇妃的暗算之下。

如今,總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思及此,舒妃臉上的笑意便更加溫婉了。

「你們母子倆,這般拘謹作甚?朕何時說要怪罪了?」

秦玄帝笑了一聲,看著倒像是跟舒妃他們親切極了,還跟他們說笑。

但其實,不過都是虛情假意罷了。

「謝陛下。」舒妃溫柔笑著,將盒子給了秦玄帝。

她甚至都能想像的到,秦玄帝看到盒子里的東西,會是個什麼表情。

秦玄帝猶疑了一下,還請打開了錦盒。

不出舒妃所料,下一秒,秦玄帝一把就扔了錦盒,龍顏大怒的怒罵道,「混賬東西!」

盒子扔到了地上,裡面扎滿針的人偶掉了出來,安靜的躺在地上…

縱使早有心理準備,可看到實物的時候,秦玄帝還是忍不住不怒,「好一個安陽,好一個長公主府啊!」

秦玄帝氣的咳喘了起來,舒妃立馬就擔憂的安撫了過去,「陛下…陛下莫要動怒…龍體重要,當心身子啊。」

下面秦玥和秦恆兩個人面不改色的站著,看到秦玄帝發怒扔了盒子,甚至連眉頭都沒動一下。

這情況,他們早就料到了。

沒什麼好激動的。

秦玥目光淡漠的睨了一眼地上的人偶,然後不緊不慢的給撿了起來,低沉了片刻方才開口,「這人偶…許是姑母一時糊塗,又或是其中另有緣由,父皇與姑母向來感情深厚,不知父皇可要親自查問姑母?」

秦玥這話看似是在為安陽說話,可正在氣頭上的秦玄帝,哪還會聽得進去他說話?

「罪證確鑿,還有什麼可查問的!」果然,秦玄帝怒斥一聲,憤怒的雙手抓緊了龍頭床,「枉朕那般愛護她,她竟要害朕性命!如此大逆不道!簡直是罪該萬死!」

哪怕是親兄弟,秦玄帝也容不得有人要謀害他!

當初,看在安陽是與他雙生子,又是女兒身的份兒上,他才留下安陽的,並且百般疼愛這個皇妹。

可結果呢?結果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狼子野心!

太子如此,弘王如此,安陽亦如此!

秦玄帝是越想越怒,用力的一拳打在龍頭床上,「傳旨,削去安陽長公主的封號,貶為庶民,終身不得入皇宮,遣送至普光寺,用一輩子贖她的罪!」

看的出來,秦玄帝儘管憤怒,卻還是留下了安陽的性命,只是下令將她送去普光寺,常伴青燈古佛,用餘生來『贖罪』

這或許,是姑母最好的歸宿了。

秦玥心中默然,領命頷首,「兒臣遵旨。」

秦玥領了旨,就出宮去了。

與此同時,穆芊顏將穆錚帶來了大理寺的大牢外。

「顏兒,你帶為父來這裡做什麼?」穆錚面色落寞的問。

從婚禮攪局開始,穆錚的眉頭,就沒有寬鬆過。

他知道,安陽被關在這裡面,顏兒帶他來這裡做什麼?

「爹,有些事是時候該讓你知道了。」

望著大牢的大門,穆芊顏毫不猶豫的踏上了石階。

瞧著閨女的背影,穆錚雖有不解,但還是跟了上去。

他總覺得,顏兒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想告訴他?

可是為何要來這兒說?

大牢裡面充斥著一股潮濕腐朽的味道。

牢房裡只有幾盞燭火照明,很陰暗,可穆芊顏還是知道她要去的目標。

走到牢房最盡頭的時候,穆芊顏停下了腳步。

「顏兒…」

「爹,女兒想求爹爹一件事。」

穆芊顏突然開口,打斷了穆錚想問的話。

穆錚劍眉一皺再皺,「何事?」

但看顏兒的神色,便是很嚴肅的事情。

穆芊顏抬起手,往旁邊的一個空牢房指道,「女兒想請爹爹在此等候,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出聲。」

穆錚順勢看過去,「為何…」

為何要他在此等候,還說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出聲?

什麼事情要這麼神神秘秘的?

再往前,是關押著安陽的牢房了吧?

穆錚推測著,因為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熏香。

但大牢里,若非身份頂尊貴者,哪裡有這待遇?

且還是罪名未下的尊貴者,大理寺的人才不敢得罪。

否則,那也是不可能有這待遇的。

而這個人,除了安陽,怕是沒別人了。

顏兒究竟想做什麼?

「爹爹等會兒就知道了。」

穆錚還在猶疑,穆芊顏就直接將他拉進了空牢房裡呆著,「爹,女兒還能害您不成!看您擔心的!」

穆芊顏嘴巴一撇,沖著穆錚撒了句嬌。

b--

r/

然後才獨自去了前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