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不承歡 網遊動漫

毒妃不承歡 第215章:不離不棄

作者:公子輕影

本章內容簡介:,安陽亦如此! 秦玄帝是越想越怒,用力的一拳打在龍頭床上,「傳旨,削去安陽長公主的封號,貶為庶民,終身不得入皇宮,遣送至普光寺,用一輩子贖她的罪1 看的出來,秦玄帝儘管憤怒,卻還是留下...

他豈會不知父皇的言外之意?

他秦恆,雖說是個皇子,可卻尚且不如一個王公大臣有權勢,有存在感。

所以父皇才會說了膽子大。

以前的他,可不就是『膽子攜嗎?

舒妃很有眼力勁兒的,就從秦恆手裡接過了錦盒,轉對秦玄帝,「陛下,恆兒他去長公主府搜尋證物,也是擔心陛下,一心想為陛下分憂,請陛下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兒上,就莫要怪罪於他了。」

舒妃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賢淑極了。

她將錦盒呈到了秦玄帝面前。

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她一清二楚。

到了現在,舒妃心裡才算是徹底出了口氣,她的日子,總算是看到的盼頭。

沒了樹大根深的婉皇妃,這後宮,方才有她活命的機會。

以後,她不必日日過著如履薄冰,提心弔膽的生活,生怕哪一天就死在了婉皇妃的暗算之下。

如今,總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思及此,舒妃臉上的笑意便更加溫婉了。

「你們母子倆,這般拘謹作甚?朕何時說要怪罪了?」

秦玄帝笑了一聲,看著倒像是跟舒妃他們親切極了,還跟他們說笑。

但其實,不過都是虛情假意罷了。

「謝陛下。」舒妃溫柔笑著,將盒子給了秦玄帝。

她甚至都能想象的到,秦玄帝看到盒子里的東西,會是個什麼表情。

秦玄帝猶疑了一下,還請打開了錦盒。

不出舒妃所料,下一秒,秦玄帝一把就扔了錦盒,龍顏大怒的怒罵道,「混賬東西1

盒子扔到了地上,裡面扎滿針的人偶掉了出來,安靜的躺在地上…

縱使早有心理準備,可看到實物的時候,秦玄帝還是忍不住不怒,「好一個安陽,好一個長公主府啊1

秦玄帝氣的咳喘了起來,舒妃立馬就擔憂的安撫了過去,「陛下…陛下莫要動怒…龍體重要,當心身子埃」

下面秦玥和秦恆兩個人面不改色的站著,看到秦玄帝發怒扔了盒子,甚至連眉頭都沒動一下。

這情況,他們早就料到了。

沒什麼好激動的。

秦玥目光淡漠的睨了一眼地上的人偶,然後不緊不慢的給撿了起來,低沉了片刻方才開口,「這人偶…許是姑母一時糊塗,又或是其中另有緣由,父皇與姑母向來感情深厚,不知父皇可要親自查問姑母?」

秦玥這話看似是在為安陽說話,可正在氣頭上的秦玄帝,哪還會聽得進去他說話?

「罪證確鑿,還有什麼可查問的1果然,秦玄帝怒斥一聲,憤怒的雙手抓緊了龍頭床,「枉朕那般愛護她,她竟要害朕性命!如此大逆不道!簡直是罪該萬死1

哪怕是親兄弟,秦玄帝也容不得有人要謀害他!

當初,看在安陽是與他雙生子,又是女兒身的份兒上,他才留下安陽的,並且百般疼愛這個皇妹。

可結果呢?結果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狼子野心!

太子如此,弘王如此,安陽亦如此!

秦玄帝是越想越怒,用力的一拳打在龍頭床上,「傳旨,削去安陽長公主的封號,貶為庶民,終身不得入皇宮,遣送至普光寺,用一輩子贖她的罪1

看的出來,秦玄帝儘管憤怒,卻還是留下了安陽的性命,只是下令將她送去普光寺,常伴青燈古佛,用餘生來『贖罪』

這或許,是姑母最好的歸宿了。

秦玥心中默然,領命頷首,「兒臣遵旨。」

秦玥領了旨,就出宮去了。

與此同時,穆芊顏將穆錚帶來了大理寺的大牢外。

「顏兒,你帶為父來這裡做什麼?」穆錚面色落寞的問。

從婚禮攪局開始,穆錚的眉頭,就沒有寬鬆過。

他知道,安陽被關在這裡面,顏兒帶他來這裡做什麼?

「爹,有些事是時候該讓你知道了。」

望著大牢的大門,穆芊顏毫不猶豫的踏上了石階。

瞧著閨女的背影,穆錚雖有不解,但還是跟了上去。

他總覺得,顏兒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想告訴他?

可是為何要來這兒說?

大牢裡面充斥著一股潮濕腐朽的味道。

牢房裡只有幾盞燭火照明,很陰暗,可穆芊顏還是知道她要去的目標。

走到牢房最盡頭的時候,穆芊顏停下了腳步。

「顏兒…」

「爹,女兒想求爹爹一件事。」

穆芊顏突然開口,打斷了穆錚想問的話。

穆錚劍眉一皺再皺,「何事?」

但看顏兒的神色,便是很嚴肅的事情。

穆芊顏抬起手,往旁邊的一個空牢房指道,「女兒想請爹爹在此等候,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出聲。」

穆錚順勢看過去,「為何…」

為何要他在此等候,還說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出聲?

什麼事情要這麼神神秘秘的?

再往前,是關押著安陽的牢房了吧?

穆錚推測著,因為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熏香。

但大牢里,若非身份頂尊貴者,哪裡有這待遇?

且還是罪名未下的尊貴者,大理寺的人才不敢得罪。

否則,那也是不可能有這待遇的。

而這個人,除了安陽,怕是沒別人了。

顏兒究竟想做什麼?

「爹爹等會兒就知道了。」

穆錚還在猶疑,穆芊顏就直接將他拉進了空牢房裡呆著,「爹,女兒還能害您不成!看您擔心的1

穆芊顏嘴巴一撇,沖著穆錚撒了句嬌。

b--

r/

然後才獨自去了前面一間牢房。

待看清了最後一間牢房的時候,穆芊顏不禁微微眯起了眸子。

果然不愧是安陽長公主埃

身在大牢,卻還能一塵不染。

與之其他的牢房相比,安陽的這間牢房,簡直乾淨的不像話,沒有前面的腐朽味兒,只有熏香的香味兒。

熏香熏著,好茶供著,就連板凳被褥,都是全新的!

這大理寺的人,可真會做人埃

安陽自然也看見她了,即便是身在牢獄,像是也絲毫不影響安陽身上的那份傲氣,蔑視的目光看著穆芊顏,「你來幹什麼?」想來看她的笑話嗎?

只可惜,要讓她失望了。

她安陽的笑話,是那麼好看的嗎?

看看,就算是在牢里,她也能過得養尊處優。

倒是穆芊顏,這般算計她,等她出去,定要讓她好看。

穆錚待她無情,休怪她拿整個侯府出氣!

安陽心中憤憤的想著,看著穆芊顏的目光,也狠辣了幾分。

儘管安陽狠辣如此,可穆芊顏卻是波瀾不驚,面不改色的打量著安陽,輕淺而嘲諷的勾起了嘴角,「我來,是有件事想問問長公主。」

安陽還有心情嚇唬她?怎麼也不想想自身的處境?

她像是會懼怕安陽的人嗎?

穆芊顏嘴角上揚,露出顯而易見的譏諷,「我所問的事,興許長公主不敢承認,可無論你承認與否,我都知曉真相1

說到最後真相兩個字的時候,穆芊顏明顯語氣咬重了些,也冷了些。

聽的安陽是眯起了眼睛,別以為她聽不出穆芊顏是在激她,什麼她不敢承認?

可就算是在激她,她也不懼。

「本公主有什麼不敢承認的?你以為本公主會怕你一個小小的臣女嗎?」

安陽之驕傲,與女王無異!

難不成她還會怕穆芊顏嗎?

簡直可笑!

安陽不屑一顧的睨著穆芊顏。

安陽的態度,正是穆芊顏想要的,她悠悠的冷笑一聲,「當年,是你收買瑤氏,害死了我娘,你承認嗎?」

穆芊顏不緊不慢的輕聲,就像是在說什麼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話一樣。

可聽在安陽耳朵里,頓時使她一驚,「你怎麼知道?」

當年的事,她自認為做的天衣無縫,不可能會有人知道。

瑤氏已死,量她也沒那個膽子敢將當年的真相告訴別人!

雖是她收買瑤氏,可動手下毒的,可是瑤氏她自己。

除非瑤氏不想活了,否則絕不可能把這事說出去。

可此時此刻,看著穆芊顏譏諷而幽冷的臉,安陽像是想到了什麼?

瑤氏死了,死在了穆芊顏手上,難保不會再臨死前受不住折磨,將事情說了出來?

安陽猛的意識到,她似乎,大意的忽略了什麼事情?

可她脫口而出的一句話,便已經說出了答案。

「今日你有此下場,不過是天理循環,報應罷了。」穆芊顏清冷的聲音透著如寒潭般的冷意。

這冷聲,像是驚醒了安陽。

「報應?」安陽笑了,笑的不屑又嘲諷,「你算個什麼東西?本公主的報應還輪不到你來置喙1

穆芊顏算什麼東西?也敢說她是報應?

安陽狠辣的眼神剮著穆芊顏,恨不得用眼神將穆芊顏給千刀萬剮了!

「我算什麼?」穆芊顏勾唇一笑,冷涼萬分,「你落得如此下場,不僅是報應,還是我給我娘討回個公道。」

安陽還以為她做回那個高高在上的長公主嗎?

一直聰明過人的安陽長公主,好像也並沒有那麼聰明嘛?

『謀害陛下』,不賜死,已經是最大的恩典了。

穆芊顏都能預料的到,秦玄帝即便不賜死安陽,但死罪可免,活罪必定難逃。

有太后在,秦玄帝十有八九不會賜死安陽,她等著看,看安陽最後的結局。

阿玥,想必快領旨來了吧?

該問的,已經問了,沒必要再多呆了。

而穆錚,在隔壁,將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也聽的明明白白。

雙拳狠狠的握著,青筋暴起,眼中爬上了幾縷猩紅。

原來…原來他的髮妻…不是難產而亡的。

這麼多年,他竟一直都被蒙在鼓裡?

顏兒帶他來此,便是要告訴他這個?

此刻穆錚的心裡,五味雜陳,怒火中燒,一拳,打在了牆壁之上…

「爹爹…」穆芊顏一來,就看到穆錚用拳頭捶牆,手都流血了,她心都是疼的,「爹爹,一切都過去了,我娘不會怪您的。」

爹爹被蒙蔽了這麼多年,心中痛苦是難免的,但總算,爹爹知曉了真相,也就不會再背負著負罪的心理好。

她知道,其實她爹對安陽,有負罪感。

如今好了,以後,她和爹爹,都能活的輕鬆了。

……

兩年後。

「阿玥,你確定真的要走嗎?」

「當然,莫非顏顏捨不得皇后之尊?」

「……可是我們這樣一走了之,對恆王會不會不太好?」

「本王連皇位都給他了,還有什麼不好的?他該感謝本王才是。」

「……」穆芊顏無語,「可是逸宸他還協」

「他跟子辰那個乾爹,比跟本王這個親爹更親1某玥酸溜溜的說道,「等我們生個閨女再回來。」

「……」穆芊顏無語凝噎。

罷了,比起做枯燥無味的皇后,她更寧願去踏遍萬水千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