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五章真炁(下)

作者:廢紙橋  |  更新時間:今天03:10更新  |  字數:2662字

一縷接著一縷,越來越多天青色的真氣流出,它們盤踞在封林晩的丹田之中,不斷的變幻著形狀。

有時如雲,有時如霧,有時又如同潺潺流水。

質變!

這一刻,莫名的封林晩有了這種感覺。

他的真氣已經發生了質變,不再是單純的真氣,而彷彿已經變成了真元。

就像是緊跟著封林晩的念頭,下一刻···所有的真氣,都盤踞在一塊,化作圓潤如玉,沒有一絲雜色的天青色基石。

粘稠宛如油脂般的真元,開始以基石為核心,不斷的流淌。

就像有一青色的寶塔,在封林晩的丹田之中,緩緩成型。

「我···這不知不覺,已經築基了?」封林晩可以感覺到明顯的不同。

最不同在於,這股新生的真元,竟然可以蘊養他的靈魂,壯大他的靈識,讓他把世界看得更清晰,同時像是拆除了他身上的某一層枷鎖,釋放了他原本應該有的某些潛力,這是原本的真氣所不具備的效果。

「說好的一百零八層呢?難道是因為天意的質量太高,直接突破了上限,打亂了節奏?」封林晩如此想著,雖然融合天意,誕生出來的真元十分神奇,但是···放棄了一百零八層練氣,失去了一次融合異氣的機會,這還是讓封林晩覺得有些遺憾。

下一刻,伴隨著封林晩的念頭一動,基石崩塌,真元崩毀,所有的力量,全部霧化,彷彿回歸到了真氣時的狀態。

然而依舊是那種滿足感和力量感,充斥於整個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

封林晩並沒有那種境界跌落,功力大損的虛弱感。

又一個念頭,基石重鑄,體內流淌的力量,又化作了真元。

真氣和真元,似乎可以依照封林晩自己的意志,來回調動和轉換。

練氣和築基,這兩重境界的概念,在他的身上,變得已經模糊。

「這是···一號修仙體系里,那種可以變化一切的氣?」封林晩猛然睜開雙眼,臉上夾雜著複雜、欣喜還有一絲絲不可置信。

緊接著封林晩開始做更多的嘗試。

吐出真氣,依照封林晩的意念,可成風雷,可化水火,一念之間,皆可成型。

不再需要那麼多繁雜的手印、口訣、咒法的轉換。

但是同時,封林晩也試探出了上限。

無論是化出風雷水火,還是將這莫名的真氣,凝聚成別的摸樣,它的威力上限,應該止步於二級。

認真來說,應該屬於一級半。

「確實是接近那種一號修仙文明的氣之特性,但是並不成熟,就像是···幼生的,不完整的。不過···有了這一層根底,我倒是可以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封林晩緊接著又發現,九號修仙文明中的那些境界層次劃分,對他來說並非已經失去了意義。

他依舊要依照那嚴謹的力量層次,一步步的往上爬。

區別只在於,或許當他不斷的融合,補充,強壯體內這些氣,那麼氣所能演化的範圍,也會不斷的擴大。

漸漸的接近那種真正演變一切的氣。

「如今而言,我體內的這些力量,既不是真氣,也不是真元。不妨稱之為真炁。」

其實炁通氣,二者所指大抵相同。

封林晩做出這樣的區分,不過是有一種標新立異的情緒在作怪罷了。

「只是這樣一來,也就等於我的根基,定了下來,再難悔改。我的金手指···日後就只能用來取得一些外用的護道之法,而不能在用來補充內用之道。卻也不知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我知道···這一定是很花錢的事。將來每往後走一步,都需要先去羅天殿進行推演。那源能點,豈不是嘩啦啦的往外流?」一想到這裡,封林晩就有一種心痛的無法呼吸的感覺。

真氣已變成了真炁,無論如何,反悔無用。

雖然封林晩可以將自己的真炁倒轉模擬回原本真氣時的一切狀態,但是變了就是變了。

自欺欺人,沒什麼意思。

真炁已成,封林晩倒是想要看看,還能否凝聚神通。

當然,此刻就連封林晩自己都沒有完全注意到,融入他身體里,彷彿特殊法寶般的三道符文,也在被他的真炁緩慢侵蝕,逐漸的汲取它們的特性。

他只是感覺,以真炁驅動那三道符文,更加得心應手了而已。

越來越多的天意從捕界網中釋放出來。

這一回,徹底變成真炁了的力量,吸收起天意來,更加直接和快速。

已經用不著用那麼多繁瑣的手段加以轉換。

吞氣葫蘆,似乎也又回歸了它本來的用途。

隨著大量的天意被吸收,一股玄妙的感覺湧上封林晩的心頭。

忽然之間,封林晩獲得了一種明悟。

他站起身來,推開擋住洞口的大石頭,然後口含天憲,金口玉言,對著晴朗的天空說道:「午時有雨,未時收雨,雨下一寸。」

話音一落,就聽見天空之上雷雲滾滾,然後嘩啦啦的大雨便傾盆傾瀉下來。

到了未時,果然雲開雨散。

「天律地令!言出法隨···好有逼格···不過有啥用?」封林晩感覺有點納悶。

要說這神通,強則強,但是好像並沒有什麼太實際的用途。

以他現在的程度,可律令天象變化,颳風下雨,下雪落霜,問題不大。

但是,這種程度的風雨霜雪,別說是對上修行中人了,即便是一些有點內功火候的武者,對方也絲毫不懼。

用來裝神弄鬼,倒是挺不錯的···但是還是說回來,有什麼用?

不得不說,封林晩稍微是有點失望的。

「或許是我的力量不夠吧!倘若我有了彷彿真仙的修為,再開口,口含天憲,就可令天崩地裂,海枯石爛。那時威力,自然非同小可。或許···這一招是個大後期?」封林晩暫時也只能用這種方式安慰自己了。

真炁已成,神通凝聚,封林晩剩下的時間,都用來周遊這片大地。

同時收集大量的文明訊息,雖然他自己用不著,但是賣出去,多少是一筆收益。

時間一到,封林晩退出這片世界,暫時是不會再想起它來了。

當然,將來或許短暫的,他還會回到這個世界,看一看百年後的唐詞,是否還活著,又是否練成了武道金丹。

他若真的能在這個貧瘠的世界,利用那粗淺基礎的修真知識,修鍊出武道金丹。

那麼這樣的人才,為何不能帶出這個世界,成為麾下門徒之一?

要知道,星河時代是一個無比龐大、強大、宏偉的時代,單靠個人的力量,在抵達整個宇宙的最巔峰之前,是無法通殺一切的。哪怕是那些級的大佬,也經常成群結隊,組成利益團伙。

封林晩要想在將來,獲得大的成就,有一群屬於自己的團隊,也是重中之重。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