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天師 偵探推理

造夢天師 第二百六十七章 他蘇扶,一點都不

作者:李鴻天

本章內容簡介:使得大家的修鍊勁頭呈現全面的提升。 而第五日。 陷入閉關的羅,也出關了。 一出關,感知便席捲夢卡製造區。 他也……五級了! …… 教官住宿區。 ...

夢境戰場之中。

碎石崩飛,裂開出了一條巨大的溝壑,深不見底。

溝壑之中,金色的未散劍氣,在其中縱橫著。

溝壑長上千米,足以說明,剛才那從天而降的一劍,威力有多強?

蘇扶站在溝壑邊緣,褲子在風的吹拂下,獵獵作響。

眯眼看著至少十米深的溝壑,感受著其中殘留的劍氣,蘇扶抿了抿嘴。

「好強的一劍1

蘇扶捂住胸口,有點激動。

雖然這寶劍,坑了點,但是威力倒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這必須要敵人重傷才能施展的效果,讓他有點心塞。

若是敵人全盛時期,他也能對著對方呼出這一劍,那就很酸爽了。

「嗯?如果大宗師也重傷,是不是也會被一劍斬成拓跋雄?」

蘇扶站在深淵邊緣,負著手,陷入了沉思。

莫名的,蘇扶心頭一動,覺得他的這噩夢劍術,好像並不是雞肋。

當然,要遇到一個重傷的大宗師也沒有那麼容易。

就算對方重傷了,想要殺蘇扶也很容易。

大宗師之境,可以映照夢境世界到現實之中,威力無比可怕,感知上5000,感知就可以壓迫住蘇扶動彈不得。

「唉……我還是太弱了。」

蘇扶目光深邃,發出了來自內心深處的感慨。

……

對戰室。

睡眠艙噴薄出白氣,特殊材料製作的透明蓋子轟然彈開。

拓跋雄臉色煞白,捂著腰部爬了起來。

我是誰?

我在哪?

我的腰子還在么?

拓跋雄發出懵逼三問。

爾後,看清了對戰室的畫面后,才是目光複雜而濕潤。

幸好用的是對戰室啊,如果是現實里……他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那最後一劍。

把他斬的連灰都不剩了。

他拓跋雄,就算面對雷痕都沒有這麼慘過,這一次……居然被打到懷疑人生。

拓跋雄此時此刻,終於對聯邦妖孽,安東尼和北川影的遭遇有了共鳴。

他捂住胸口,那種心動脈堵塞的感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自閉?

他的臉色煞白,雖然是模擬對戰室,但是被殺死,對拓跋雄的精神感知還是會造成一些創傷,他可能需要花幾天時間去修養。

當然……

比起心靈上的創傷,這精神上的創傷反而顯得微不足道了。

拓跋雄倒是沒有從此一蹶不振。

當初他被雷痕引雷入體揍成屎,都沒有一蹶不振,這一次雖然被蘇扶打成了渣,拓跋雄也只是內心複雜了一些。

他堅信,蘇扶小子……肯定開掛了!

最後那寶劍……特么什麼鬼?!

那一劍,怕是宗師都擋不住吧!

蘇扶的睡眠艙也彈開,從中爬了起來。

蘇扶臉色紅潤,精神勢頭倒是很不錯,雖然開啟六極的後遺症反映到了身體中,不過,蘇扶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傷勢。

「服不服?」

蘇扶靠在睡眠艙中,瞥了拓跋雄一眼。

他,蘇扶,無敵!

拓跋雄撇了撇嘴,「有本事別用劍?不用那把劍,誰勝誰負還不好說呢,我魔體一開……」

蘇扶面無表情:「我寶劍來。」

拓跋雄頓時脖頸暴出青筋:「我瞬間入魔1

蘇扶面色淡然:「我寶劍來。」

拓跋雄眼睛迸發出了火焰:「我有戰斧一揮1

蘇扶嘴角一扯:「我寶劍來。」

拓跋雄,抿著嘴,別過腦袋,不想跟你說話。

對戰室的門打開。

圍繞在外面的所有人都是面色複雜的看著蘇扶和拓跋雄。

拓跋雄居然輸了?

當然,輸的有點冤。

先被打臉,后被扎腰,再被大寶劍……

拓跋雄這一戰,算是痛並快樂著。

快樂,那是因為拓跋雄遇到了能夠與他在上一戰的人。

至於痛苦,不言而喻,被扎腰子,還有大寶劍的經歷,怕是會變為噩夢,纏繞著他。

李暮歌和楊正國走了進來。

李暮歌的目光複雜,盯著蘇扶,他身為大宗師,到現在都很疑惑。

蘇扶到底是怎麼斬出那一劍的?

按照常理,是不可能斬出來的,一個根本沒有接觸過劍術的門外漢。

居然能斬出,甚至讓他感到威脅的一劍。

「你對我來一劍。」

李暮歌臭著臉,盯著蘇扶,道。

嗯?

在場人都是一愣,驚疑不定的盯著李暮歌。

大宗師這是因為自己的預判被打臉,惱羞成怒了么?

蘇扶也愣神一番,對上李暮歌那閃爍著劍氣的眼神。

趕忙擺了擺手。

「教官,別開玩笑了,我那一劍,也就欺負一下拓跋雄,跟教官這種劍道大宗師怎麼比?」

蘇扶說的是真話。

當然,如果李暮歌處於重傷狀態,蘇扶倒是不介意試試。

看看,寶劍能否斬宗師!

「算了,那樣的一劍,看來是限制很多,不強求了。」

李暮歌負著手,搖了搖頭。

「不過,你的劍意,倒是給了我一些啟發。」

李暮歌掃了蘇扶一眼。

爾後,劍氣縱橫,下一刻,李暮歌便消失在了眾人眼前,應該是去琢磨新的劍術去了。

唯有楊正國撇了撇嘴。

琢磨個球,老李前面剛說的如果蘇扶能夠斬出就直播吃……嗯。

現在肯定在逃避現實。

打發走了李暮歌,蘇扶吐出一口氣。

然而,一邊,如炬的目光再度迸射。

「蘇扶,斬我一劍1

雷痕的身軀周圍滋滋的冒騰著雷弧,盯著蘇扶,道。

現在提這種要求的人這麼多了么?

還是他們看透了什麼?

蘇扶麻木的掃了雷痕一眼,嘴角抽了抽,冷冷一笑。

你說斬就斬,那我蘇扶多沒面子。

「不斬。」

蘇扶義正言辭的拒絕。

爾後,便離開了對戰室。

拓跋雄扶著腰子也離去,這一戰他算是丟人丟大發了。

不過,拓跋雄不在意,既然想要成為強者,怕什麼丟人?

當初被雷痕揍的鼻青臉腫,連續三天下不了床,他都不覺得丟人。

這一次,只是被扎了腰子,有什麼好丟人的?

等他拓跋雄恢復了,又是一條好漢,下一次……一定要把蘇扶的腰子給扎回來!

這是作為一個體術造夢師的尊嚴!

君一塵跟蘇扶點了點頭,看著蘇扶回到了房子里。

也就轉身離去。

他該開始努力修行了,原本蘇扶追逐他的步伐,現在變成他追逐蘇扶的步伐。

人生,真是有些奇妙。

不過,修行路上有一個追逐的目標,挺好。

辛蕾,唐璐等人也感受到了巨大的激勵,當初他們可也跟蘇扶一起並肩作戰過。

可這才過去多久,他們就連蘇扶的影子都追不上了。

努力修行吧,總有一天,他們能夠追上蘇扶的。

……

蘇扶回到了房子里。

身上滾沸的氣血散去,剛剛突破成為五級造夢師的他,感受著幾分愜意,躺在沙發上。

貓娘一躍而來,蘇扶摸著貓娘柔順的毛髮,眼眸微微眯起。

都成為五級造夢師了,距離成為造夢主那還遠么?

蘇扶咧開嘴,內心有些喜悅。

不僅僅有實力提升的喜悅。

當然,這不是膨脹,突破成為五級造夢師,並不是說他就可以隨便浪了。

他要先穩固住五級造夢師的修為,然後先沖個銀龍榜第一再說。

……

那些說要用麻袋把蘇扶裝起來的試練營成員們,最終還是不敢施行這個瘋狂至極的計劃。

蘇魔王如今在試練營中的名頭,真的是十分恐怖。

拓跋雄的下場還歷歷在目,被扎腰子,被一劍斬成灰。

誰還敢偷摸陰蘇扶?

魔王就是魔王,別與他一般見識。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試練營又恢復了風平浪靜。

蘇扶突破成功后,就一直待在房子里沒有出來,應該是在穩固修為。

一些成員以為蘇扶可能會衝擊銀龍榜。

畢竟,蘇扶還是四級造夢師的時候,就能衝到銀龍榜第七,現在已經五級了,衝擊前五應該是可以的了。

拓跋雄都敗了,雖然不一定代表蘇扶就比拓跋雄強,至少,蘇扶有拓跋雄的戰力,衝擊銀龍榜前五未必不可。

甚至,前三都有機會沖一衝!

不過,連續五天過去。

蘇扶沒有任何的動靜,而試練營中的人們,也不在關注蘇魔王。

所有人都投入到了緊張的修行中。

或許是蘇扶的快速提升,刺激到了試練營的成員們,使得大家的修鍊勁頭呈現全面的提升。

而第五日。

陷入閉關的羅,也出關了。

一出關,感知便席捲夢卡製造區。

他也……五級了!

……

教官住宿區。

如往日一樣,很安靜,很和諧。

李暮歌,楊正國,蘭素都呆在各自的房間里,安靜的修行。

雖然他們是大宗師,但是修行必不可少,畢竟到了大宗師層次,需要的是感知的積累。

大宗師的感知極限是10000點,突破10000便是可以稱之為造夢主。

而10000點感知,提升起來並不簡單,越到後面,提升越難。

普通的修行夢卡對他們已經無效。

要找到能夠提升他們感知的夢卡,除非是其他大宗師製作的七八級夢卡,亦或者是自己製作的夢卡,否則感知十天半個月停滯不動都是有可能的。

而這個時候,他們就得從戰鬥夢卡等側面來提升戰鬥力了。

「嘟!!1

突然!

安靜的試練營中,陡然響起了一陣彷彿用青銅號角吹奏起來的聲音!

這個號角聲,對於試練營的成員們而言,倒是沒有多大的影響。

但是……

幾位正在閉關修行的教官,則是紛紛睜開了眼,眼眸深處流露出了璀璨的精光!

李暮歌睜開眼,劍氣縱橫開來,將房間中新換的沙發又一次的絞的粉碎。

「這號角聲……」李暮歌神色有些嚴肅。

楊正國絡腮鬍子一抖,體外彷彿有銀色流光緩緩的漫入肌膚之下。

「終於要出現了么?」

坐在沙發上喝著茶的蘭素,手中的茶杯突然被捏碎,殺氣迸發。

負責看守九重門的老梁,也緩緩睜開眼,可怕的氣息一閃而逝,將一位剛從九重門中走出,渾身是血的成員給嚇的心臟一縮。

下一刻。

在這位成員震驚的目光中,老梁消失在了原地。

……

試練營,沉重的黑鐵圍牆外,黃沙漫天。

李暮歌,蘭素,楊正國,老梁四人垂手而立。

在黃沙中,一道身影踏著沙浪,緩慢而來。

後者手中握著一個青銅鑄就的類似羊角似的號角,吹奏起來,沉重的音浪似陣陣漣漪擴散,使得黃沙炸開!

看著那道身影,李暮歌面色複雜。

試練營第五位教官。

也是李暮歌等幾人最不想看到的一位教官。

因為這人一出現,必定沒有什麼好事。

「賈天機……」

李暮歌目光複雜。

蘭素眼眸死死的盯著那踏著沙浪而來的人影。

賈天機,試練營第五位教官。

同樣是大宗師級別的強者……

名入宗師堂的至強宗師。

賈天機其實是一位道士,穿著黑白八卦長袍,長發鋪散,放蕩不羈,腰間別著一個大葫蘆,裡面裝著他自己親手釀製的美酒。

臉上掛著溫和笑容,丰神俊朗,只是額前兩道垂落的劉海,成斑白色。

踩著黃沙,懸在李暮歌四人面前,面色嚴肅,丰神俊朗的面容也能看到了歲月在其上留下的斑駁痕。

看著嚴肅的李暮歌四人,看著對自己露出殺氣的蘭素。

賈天機悠然嘆了一口氣。

「乾元大人發布召集令……」

「天級門……可能要開了。」

話語一落。

李暮歌四人,目光陡然緊縮!

ps:第三更到!一萬二千字更新,今天被瑣事纏身,加上狀態不好,更新稍慢,抱歉。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