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蠱 武俠修真

煉蠱 第二百一十五章 強龍不壓地頭蛇

作者:一號玩家

本章內容簡介:力量是綽綽有餘的,對付他完全足夠了。」 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任何神乎其神的奇謀都是徒勞的。 「不過,也不能這小子隨隨便便就得逞了,下次他站到我面前的時候,就該分出個生死了。」 ...

「蠱園已經被我摧毀了主要的支撐點,崩塌是遲早的事。」

沈煉換了裝,混在人群里,心思翻滾如潮。

「贏木魚雖然用強大的神通冰封住了蠱園,但是那只是暫時的,破壞掉的東西就如同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就是不知那個神通能夠維持多久。」

沈煉無法準確判斷出贏木魚在夢境中擁有幾成功力,只能做最壞的打算,假定那是黃金十級巔峰祭出的冰封神通,維持的時間可能要數日才會分解,但如果贏木魚後續再進行加持,則可能堅持數月不變。

不過,做夢那人不可能一覺睡上數個月,沈煉預測,六到八日光景后,不管蠱園是否塌陷,夢境自然而然就會結束。

「接下來,我還能給贏木魚製造一個大大的驚喜,讓他明白什麼叫強龍不壓地頭蛇。」

沈煉從來不是那種喜歡躲躲藏藏,把難題躲過去的人,他更喜歡主動出擊,絕境反擊,贏木魚固然強大,未必就不能反將他一軍,讓他吃個大虧。

「這裡是榮華城,這裡是我的地盤。」

沈煉底氣十足,他是地頭蛇,不敢說了解榮華城的每條大街小巷,某些特殊地標他早已爛熟於心,而這恰是贏木魚的短板,城內什麼地方有什麼禁忌,他並不是很清楚。

思及此處時,沈煉來到了通河街。

這條街不長,街鋪也不多,卻是聚集了榮華城有名的煙花爆竹作坊,等於是個炸藥庫。

這樣的高危地區,沈煉自然重點關注過。

甚至,他曾經考慮過招攬這兒的工匠製造一些炸彈,看看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把熱武器搞起來,若是弄成了,將來做個軍閥頭子也是挺美的。

可惜的是,這個蠱世界是以蠱為發展核心,金屬資源全是蠱的吃食,冷兵器根本沒有一絲髮展空間,冶鍊業也停留在原始階段,反倒是妖兵的鑄煉欣欣向榮。

最為致命的是,炸藥不是有了就能佔據優勢,就算你製成了炸藥,如何運用呢?

啟動炸藥包是需要時間的,這個時間看似短暫,但相比於蠱師催動蠱,卻是數倍數十倍的時間,蠱師能在你點燃引線之前就從容幹掉你。

即便有了槍也不行,無論是近距離射殺,還是遠程狙擊,對於有防禦類蠱的蠱師而言,青銅級就能形成完美的防護罩,讓你的子彈無功而返。

此外,爆炸系蠱也是有的,比如暴雷蠱,水雷蠱,爆炸蠱,濫炸蠱等,威力不同凡響,能把現代化熱武器甩出幾條街遠。

世界不同,力量體系不一樣,自然不能胡亂開發,沈煉花了不少心思研究后,最後不得不放棄開發熱武器的想法,專心養蠱煉蠱,煙花燦爛什麼的就留作欣賞好了。

見到那些作坊,沈煉不由得長舒一口氣,露出一抹喜色。

「夢境里有什麼,全憑做夢那人對現實的記憶,如果做夢那人從來沒有來過通河街,或者不知道這些煙花爆竹作坊的存在,那我的計劃就要泡湯了。」

很顯然,做夢那人對榮華城了如指掌,甚至幾家煙花爆竹作坊的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這幾乎是對沈煉這條地頭蛇的神助攻。

沈煉甚至有點懷疑,做夢那人也是一條地頭蛇,或是個活地圖,因為這人對榮華城太了解了,簡直到了清晰明了的地步。

帶著一絲竊喜,沈煉進入一家作坊,花錢購買走了所有火藥,接著再去另一家。

……

贏木魚緩緩收回目光。

他確定沈煉已經遠在他的視線和神識之外,不好找了。

「這小子狠辣果決,根本不怕我,他不會一直躲著,一定在琢磨著怎麼陰我。」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從他簡單粗暴破壞蠱園的行為來看,只要有條件,接下來他的動作必然更大,破壞波及範圍更廣。」

贏木魚思量一會兒,發現自己無從預判沈煉的行動,不禁陷入了僵局。

在他最初的計劃里,沈煉被強行拉入夢境后,應該是一臉茫然任他宰割,但是,沈煉顯然了解入夢蠱的弱點在哪裡,直接從蠱園下手,反倒是弄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沉思片刻,贏木魚忽然撇嘴笑了,自語道:「冰蠶的妖魂滋養得還不錯,能讓我發揮出不到兩成功力,不管沈煉這小子有多瘋狂,手上的力量是綽綽有餘的,對付他完全足夠了。」

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任何神乎其神的奇謀都是徒勞的。

「不過,也不能這小子隨隨便便就得逞了,下次他站到我面前的時候,就該分出個生死了。」

贏木魚雙手虛握,隨即便有一道聖光凝聚,化作一隻雁子,一閃朝天際飛去。

「老夫已經很久沒有動用『雁過留痕蠱』,且看看沈煉逃去了哪裡,在幹些什麼。」

贏木魚咧嘴一笑,他會給沈煉足夠的時間做足準備,然後再把他的心血全部毀掉,「感受恐懼和絕望吧,無畏之人1

雁子在半空中劃過,留下一道只有贏木魚能看到的明亮光線,光線將一個個足跡串聯在一起,赫然是沈煉前行的軌跡。

……

林烈虎臉色陰晴不定地走入翠雲莊園,過了約莫一個時辰才出來,出來時笑容滿面,誰都看得出來這位心情變好了。

身邊的兩位扈從感觸最深。

家主林烈焰查出林元裳的種種劣跡后,無比震怒,直接下令把林元裳凌遲處死,那位死得可以說是相當凄慘,慘不忍睹。

此事還牽連到了外家主林烈曲,此人是林元裳的叔叔,林元裳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

要知道,當怒鯤幫特使是個肥差,別人爭搶著要,林烈曲自然把好東西留給了他的親系,哪想到林元裳太廢柴了,窩囊至極,居然被一個江湖幫派的幫主玩弄於鼓掌,惹來潑天大禍。

這種丟人的事,林家都不好意思提,對外宣稱處死林元裳是理由是他怯戰。

男人怯戰,誰都瞧不起,林元裳死得無比憋屈,聽說他臨死前,不停咒罵詛咒沈煉,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結果,林烈曲受到牽連,被發配到了前線,與黃家高手切磋去了。

接下來,林烈焰與眾位家老商議如何處置沈煉,因為牽涉到了北幽宮和王之玉璧,沈煉已經不能等閑視之。

七嘴八舌討論下來,不出所料爭議極大。

有人堅持要處死罪大惡極的沈煉,這種人藐視林家,包藏禍心,該殺!當然,用不著林家動手,只須將其革除職務,然後任由贏木魚處置他便可,同時,也不會因此得罪贏木魚和法源寺,兩全其美;

有人則希望盡全力拉攏沈煉,他是北幽宮的女婿,通過他不但可以把北幽宮划入林家的勢力,最重要是還能藉機獲得王之玉璧,以此來對抗黃家,幾乎勝券在握。

最後,家族利益至上,林烈焰力排眾議,選擇了拉攏沈煉,這才派出了林烈虎前來談判,哪想到,沈煉直接溜之大吉。

林烈虎撲了個空,就這樣回去自然沒法交差,思來想去,乾脆直奔翠雲莊園,找這位北幽宮的少宮主談判。

萬萬沒想到,喜從天降!

林烈虎獲知一個重要的情報,王之玉璧就在沈煉手上。

「王之玉璧雖然是北幽宮所有,但此寶物是生長型黃金玉璧,只要不過度使用,幾乎是取之不竭用子不盡的資源,北幽宮願意與林家結盟,共享王之玉璧。」公孫彩如是道。

林烈虎激動不已,他當即表達了林家的誠意。

「第一,北幽宮若同意與林家結盟,只須借出王之玉璧給林家使用,無須捲入林黃兩家的廝殺當中;

第二,林家會幫助公孫彩打敗公孫獨秀,重新奪回北幽宮;

第三,林家家住林烈焰願意收沈煉為義子,並為其施展『換血』,將其轉化為林家血脈,賜予黃金級血脈蠱,從此與林家榮辱與共,受到林家庇佑自然不在話下;」

這就是林家開出的條件。

總結下來便是,林家只要「借用」王之玉璧,便會出手幫助公孫彩拿到本該屬於他的宮主之位,並幫助沈煉化解掉贏木魚的追殺,以及法源寺的刁難。

特別一提,所謂的「換血」,乃是將一族中某人的血骨完好取出,再植入某個異族人體內,造骨生血,從而將這個異族人轉化為同族血脈。

為了保證換血成功,所選擇的族人必然要年輕強者,血脈濃郁,挖出其血骨后,此人必死無疑。

而且,在施展換血時,還需要灌輸一些珍貴無比的先祖血液給那個異族人,代價之高昂,超乎想象。

可以說,林家為了促成此事,為了得到王之玉璧,是下了「血本」了!

這樁結盟談妥后,林烈虎樂不可支,回到怒鯤幫交代一些話后,便急匆匆趕回林家復命去了。

送走了林烈虎及其扈從,怒鯤幫上下齊齊舒了口氣,在這之前,因為怒鯤幫找不到沈煉,林烈虎大發雷霆,打了孔侑一巴掌。

可憐孔侑一個扶不起的老白銀,哪裡受得住林家黃金家老的一掌,直接重傷不起,本就不太牢固的牙齒給打掉了一大半,牙齒和血吐了一地都是。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