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婚寵 散文詩詞

獨佔婚寵 第一一六章:油鹽不進

作者:清涼如意

本章內容簡介:道,這並不是顧瓊依心底真正的想法。 後台門口,盛天澈站在那裡等顧瓊依出來。 -- 顧瓊依看到他,笑著說:「走吧,我的處女作發布會這麼成功,請你吃好吃的。」 「我不想吃好...

呂子晴看向顧瓊依,不太明白顧瓊依這句話的意思。

難道,她錯的不是聽從了秦芝穎的話嗎?

顧瓊依問:「出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害怕……」呂子晴耷拉下腦袋。

「她拿了你什麼把柄?」顧瓊依問。

呂子晴沉默下來。

顧瓊依氣急:「都這個份兒上了,你還想瞞到什麼時候?」

「我家人的照片。」呂子晴的聲音壓的很低。

顧瓊依不解,問:「她拿你家人照片幹嘛?」

事到如今,呂子晴也不想隱瞞什麼了,她說:「圈子裡都以為我是富二代,我在微博上也經常曬一些奢侈品。但實際上,我爸媽都在農村,我的家庭條件並不好。」

顧瓊依鬆了口氣。她還真以為呂子晴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你現在有翻盤的機會。」顧瓊依說。

呂子晴眼睛亮了,望著顧瓊依,問:「要我做什麼?」

「讓你的公關團隊幫你寫個稿子,坦然接受你父母現在的生活狀態,跟粉絲道歉。」

「我不要1呂子晴拚命的搖頭,眼中含著淚光,說:「我好不容易拼了這麼多年,才拼到現在的人氣。要是他們知道我是個騙子,肯定會多一大波黑粉。」

顧瓊依微微俯身,與呂子晴對視。她問:「是你主動坦白好一些,還是到時候被秦芝穎爆出來好一些?」

「可是……」

「相信我,這對你而言,是件好事。」顧瓊依拍了拍呂子晴的肩。

呂子晴還是沒有這份勇氣。

這個圈子極不好混,她沒有資源,沒有人脈,也不願意為了接戲出賣自己。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她跨過荊棘叢,踩著自己的血印子走出來的。

呂子晴不敢想象這一切崩塌之後,她該怎麼辦。

見呂子晴如此掙扎,顧瓊依拿了個凳子,在呂子晴面前坐了下來。

「現在這個社會,最成功的是什麼人?」她開口聲音比剛才輕柔了許多。

呂子晴腦子裡蹦出來一句話:有錢有權有顏。

但是她知道,顧瓊依說的肯定不是這個,只是望著顧瓊依,等著她繼續開口。

「最成功的人,是能夠大膽做自己的人。你越是去遮你的傷疤,別人越想撕開看。當你把它暴露在空氣中的時候,它反倒會慢慢自己好起來。很多事不是你的錯,你得接受這一切。」顧瓊依想了想,又說:「如果你願意選擇去面對這件事,別的我不敢說,只要我在中海市有自己的一口飯吃,就不會餓到你。」

呂子晴的神情輕鬆下來。

她知道顧瓊依這句話不是安慰。她是傾老爺子的外孫女,又是盛天澈最在乎的人。這句話的分量很足。

「你好好想想吧。」顧瓊依說完,起身離開。

「顧姐。」身後呂子晴再次開口:「你為什麼要幫我?」

今天她做的事情,雖然沒有造成很壞的影響。可是,她的確因為秦芝穎,選擇了背叛顧瓊依。顧瓊依這樣的性格,壓根就沒有理由再理會她。

顧瓊依停下腳步,並未回頭。只是說:「我不想影響影視劇的開拍。」

看著顧瓊依離去的腳步,呂子晴知道,這並不是顧瓊依心底真正的想法。

後台門口,盛天澈站在那裡等顧瓊依出來。

--

顧瓊依看到他,笑著說:「走吧,我的處女作發布會這麼成功,請你吃好吃的。」

「我不想吃好吃的,只想吃你。」盛天澈笑著說。

「那算了,好吃的也沒了,喝西北風吧你。」顧瓊依作勢不理會盛天澈,一個人往外面走去。

離開了會場,門口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攔住了顧瓊依和盛天澈的去路。

「顧小姐,董事長要見你。」黑色西裝男人說。

董事長?顧瓊依往前面看了一眼,那輛黑色的邁巴赫車牌號,的確是盛家的。只是,盛國安找她幹嘛?

顧瓊依回頭看了盛天澈一眼。

盛天澈說:「不想去就不用過去。」

「我去。」顧瓊依點了點頭。

她早就想要見見傳聞中的董事長了,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錯過。

顧瓊依邁步走向車子那邊,盛天澈想要跟著,被保鏢攔了下來。

保鏢臉色冰冷,語氣恭敬:「盛先生,董事長只讓顧小姐過去。」

盛天澈瞪了保鏢一眼,保鏢仍舊盡職盡責的攬著盛天澈,不讓他往前邁半步。

他眼睜睜的看著顧瓊依上了盛國安的車子,開離了會常

顧瓊依和盛國安坐在車後座,盛天啟坐在副駕駛,一個中年司機開著車子。

盛國安天生就長了一張兇巴巴的臉,此刻面色平靜,讓人看起來卻像是在生氣。

顧瓊依禮貌而恭敬的問:「董事長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對天澈是什麼感情?」盛國安眼睛直視前方,語氣淡漠。

她尷尬的笑了笑,問:「董事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聽說你們同居了。」盛國安轉頭看向她。

他的消息還真快,顧瓊依實話實說:「我們是住在同一個房子里,不過,是分房睡的。」

「離開天澈,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盛國安語氣跟盛天啟一樣冷淡,不過比盛天啟霸道了許多。

顧瓊依原本還以為是自己今天香水發布會表現的好,被董事長認可了。

現在看來,人家壓根就不在乎什麼香水發布會。或者說,他甚至連roi這個公司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他的兒子。

顧瓊依知道盛國安誤會,她解釋:「我跟盛總之間什麼事都沒有。而且,我只在盛世集團待三個月。時間一到,我就會回st公司。」

「五千萬,外加總部三個點的股份。」盛國安像是聽不見顧瓊依的話一樣,仍舊自顧自的開著條件。

他這樣的態度,讓顧瓊依有些不爽。

自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盛國安聽不懂嗎?

她現在留在盛世集團的時間還有不到兩個月了,盛國安連這兩個月都不放心?

以前盛天澈遊戲花叢的時候,也沒見盛國安這個父親這麼盡職盡責埃

見顧瓊依不說話,盛國安點點頭:「你跟天啟說的一樣,油鹽不進。」

顧瓊依聽不出盛國安這句話是什麼語氣,也猜不透身邊這位父親的心思。

「董事長,我想我們之間可能有一些小誤會。」顧瓊依盡量耐著性子解釋。

「你不喜歡天澈?」盛國安打斷了顧瓊依的話。。

「……」顧瓊依覺得有些無力,跟上層領導聊天都這麼困難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