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惡女 其他類型

我的女友是惡女 第一百零六章 味道也就一般

作者:海底漫步者

本章內容簡介:積如山,嗆鼻的蘿蔔味瀰漫了整個空間,讓人聞之欲嘔,而發動了全家吃蘿蔔做漬物,但仍免不了要浪費90%以上。如果北原秀次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冬美手裡這把剖魚刀下一刻就會插在北原秀次的屁股上家裡已經很困難...

lv10的技能就算可以獨擋一面了,北原秀次緩緩放下了菜刀,仔細研究著提升到中階后得到了附屬技能似乎融合的技能書越多,在技能升階時得到的附屬技能也就越多越強力,而剛巧北原秀次前段時間閑著無事把福澤直隆收藏的那些東亞、東南亞各國的菜譜全啃了。

原來還有這講究,以後再學技能要注意了,倒不能貪快按著一個勁猛刷。

冬美黑著一張小臉站在他身邊,手裡拿著一把又尖又長的剖魚刀,輕聲問道:「這就是你說的幫忙?」

她已經忍耐四天了,剛開始還以為北原秀次有什麼奇思妙想,現在看看純屬胡鬧,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口。

這四天北原秀次把她、雪裡和春菜排了班,輪流去醫院守著福澤直隆,存著萬一福澤直隆能情況好轉的希望,而他自己什麼也沒幹,就在店裡和蘿蔔玩。

店裡現在一團亂,蘿蔔堆積如山,嗆鼻的蘿蔔味瀰漫了整個空間,讓人聞之欲嘔,而發動了全家吃蘿蔔做漬物,但仍免不了要浪費90%以上。如果北原秀次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冬美手裡這把剖魚刀下一刻就會插在北原秀次的屁股上家裡已經很困難了,這傢伙還要搞這些飛機?你是來幫忙的還是來添亂的?

「我這是在提升廚藝,為當掌柜大將做準備。」北原秀次也沒瞞著冬美,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古有觀河水奔流逝去而悟道,今有他切蘿蔔而掌握廚藝精髓,也算古今如一,各為美談。

冬美又不是弱智,自然是不信的,臉色更黑了:「用切蘿蔔提升廚藝?」

這是廚師的基本功好不好,就相當於劍術裡面的素振!要這樣能提升廚藝,那早就大廚遍地走,名廚多如狗了,還用得著你嗎?

北原秀次自信一笑,重新拿起了菜刀,頓時整個人氣場就不一樣了,似乎整間廚房都成了他的地盤,與他意志違背的任何人或事物都會被隱隱排斥依他的技藝,現在不比那些從業多年的職業大廚差,而配上新的附屬技能,和那些有絕技的知名大廚也有一戰之力。

自信來自於實力!

他向冬美她們笑道:「我修鍊已成,你們想吃什麼?來,隨意點,試試我的手藝1

雪裡坐在廚房一角,一手持著一根白蘿蔔,打了個飽嗝,連連搖頭:「不行了,秀次,我真的吃不下了,我現在……不,我以後都不吃蘿蔔了。」

今天輪到春菜去醫院陪護,而最親近的父親病了,雪裡在家裡仍然很傷心,心情一直很低落,冬美心疼她,也心疼那些浪費了的蘿蔔,知道她喜歡吃東西便把她安置在了廚房隨便吃,而她也沒停,化痛悲為食慾,胡吃海塞,但她食量再大也是個人,終究有吃夠的時候。

她是帶著兩隻兔子,但本人又不是兔子,這拿蘿蔔當主食怎麼也受不了了。

北原秀次微微有些不好意思,這是把這孩子吃出蘿蔔恐懼症了?他走過去柔聲對雪裡說道:「這些蘿蔔咱們不要了,別勉強自己吃,現在換換口味,有什麼最想吃的料理嗎?」

雪裡坐在廚房一角的蘿蔔堆里看起來很是可憐,她低下頭想了一會兒,委屈地說道:「我想吃媽媽做的芥末拌飯,好久沒吃到了,以前我能吃十碗的,不過你做不來的,媽媽有獨家秘方。」

北原秀次一笑,拿走了她手裡的蘿蔔,笑道:「沒事,我給你做芥末拌飯。」

雪裡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倔強搖頭道:「媽媽的芥末拌飯真很特別的,老爹都不行,你以前都沒吃過,做不好不如不做。」

「試試唄1北原秀次又笑了一聲便去淘米了。

冬美黑著一張小臉跟在他身邊,怒道:「你還要繼續胡鬧嗎?不是說要把居酒屋繼續經營下去嗎?家裡已經沒有多少錢了,你懂嗎?沒多少錢了1

其實還有點,賣賣家當能更多,但冬美現在已經精神極度崩緊了,更加視錢如命,每支出一日元都是在拿刀剜她的心,任何讓手裡錢消失的行為都是在要她的命。

她有些後悔相信北原秀次了,但要想重新開業離了北原秀次也不行,春菜太小頂不起來,從外面雇一個她也覺得不靠譜她開始在糾結要不要趕走北原秀次了。

北原秀次歪頭沖她一笑,安慰道:「今天再準備一天,明天我們就重新開始營業,沒問題的。」

冬美猶豫了片刻,只能再忍受一天,如果明天北原秀次依舊這麼瞎胡鬧,她就發動妹妹們將他直接打出去。

不過這幾天只有幾個小的不知實情依舊上學上幼稚園,她們這些大的都暫時請了事假,現在她也無事可干,就那麼站在北原秀次旁邊看他做芥末拌飯,不過看了一會兒覺得不對,提醒道:「你不該用這種米的,媽媽以前不是這麼做的。」

拌飯要講究的話,那米的選擇很重要,甚至需要幾種米互相搭配,那樣才能有完美的口感,而亂選米煮出來搞不好黏黏糊糊一團,看著就難受,怎麼可能好吃?

而北原秀次是按自己學來的方法挑了三種米互相搭配的,和福澤媽媽的配方不同,冬美肯定還是覺得自家媽媽才是正宗。

北原秀次不理她,只是笑道:「我心裡有數。」

冬美斜了他一眼,翻了翻冰箱,又說道:「家裡也沒有新鮮的山葵了,而且那個很貴,你不要浪費食材1

居酒屋裡的山葵是為了那些偶爾會點刺身的食客準備的,而福澤直隆這個很講究,也不拿辣根充數,真的提供現磨山葵多半是媚眼做給瞎子看了,普通食客也吃不出來那個好。

很多人分不清芥末、山葵以及辣根的區別,基本上都是胡吃一氣。

日本料理中的芥末其實指的是山葵,而牙膏狀的芥末膏也不是真芥末,而是辣根,而真正的芥末是一種傳統辛香料雪裡想吃的芥末拌飯其實就是指現磨山葵拌飯。

日本人提到山葵時一般管它叫「wasabi」,對應的漢字名就是「委佐俾」,是千多年之前中國唐代代替辣椒的一種辛香料,傳到了日本三傳兩傳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就成普通人認知里的芥末了,大概可能是三者味道太像了分不清,而搭配刺身,也就是生魚片食用應該也是配套傳來的現在難以考證了,日本人為什麼吃生魚片要蘸現磨山葵,現在自己也說不出個三四五六。

山葵這種植物很嬌氣,對水溫、水質以及土壤的鹽鹼度要求極高,不喜光,只在大樹根部的潮濕陰涼處生長,而就算這樣也要長個一兩年才算肉質成熟,生長時間越長,肉質越細膩越是上品人工栽培的就靠邊站了,那個速生的品質一般。

僅就料理中來說,山葵是正宗的,辣根是替代品,口味差了兩三個檔次,算是山葵的表弟,得了其味卻沒得其神,外號馬蘿蔔,是蘿蔔的親弟弟。至於芥末,那是世界範圍內的傳統辛香料了,很常見,看名字就知道了,就是芥菜籽磨成了粉末,更是下品中的下品。

冬美對沒有新鮮山葵還是很在意的,如果做出來不好吃,那不如不做,留著充數賣錢也好,而北原秀次不管她,取了山葵就去研磨。

山葵這東西本身吃是不辣不嗆鼻子的,只有在細細研磨過程中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芥子才會和硫化葡萄糖發生化合反應,呈現出獨特的食材風格,清香清爽。

北原秀次有條不絮的操作著,用速凍將熱氣騰騰的米飯降到馬上可以入口的溫度,盛了大半碗后又將現磨山葵薄薄在米飯上鋪了一層,然後躲著山葵拿配好的醬油提鮮味汁澆了那麼一圈,最後便送到了雪裡面前。

雪裡伸著鼻子仔細嗅了一下,有些困惑地說道:「媽媽做的不是這樣的,能好吃嗎?」

北原秀次又轉頭去盛第二碗了,笑道:「嘗嘗就知道了。」

雪裡拿筷子拌了拌,然後挑起來就吃了一大口,接著她捧著碗低著頭愣住了。

冬美看看北原秀次,又看看妹妹,有些期盼地問道:「味道怎麼樣?」她是希望北原秀次廚藝出色的,這樣才可以讓家裡的店繼續經營下去。

雪裡沒答話,仰起了頭漂亮的臉蛋上有著兩行清淚。她就那麼默默流了一會兒淚,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冬美震驚了,連忙去奪飯碗,嘴裡叫道:「怎麼回事?是太辣了嗎?」

雪裡將碗抱在懷裡,哽咽道:「是媽媽的味道,我想媽媽了,姐姐別攔著我,讓我吃完1說完她低頭開猛始扒飯,一邊扒著一邊哭,「我想媽媽了,我想媽媽了,嗚嗚……」

冬美被雪裡推到了一邊,看著涕淚橫飛的妹妹,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中。

北原秀次將一碗飯遞到了她的面前,有些無奈地笑道:「你也嘗嘗?」他也沒想到雪裡能吃哭了,大概可能是山葵本來就嗆鼻子外加她這幾天本來就心情不好吧!

冬美滿是狐疑的接過碗,左看右看只從外表看不出和以前吃過的有什麼區別,最後輕輕拌了一下,挑了一筷子進嘴,只覺得清香滿口,絕對是新鮮山葵無疑,有些輕微的嗆鼻子,讓人鼻頭髮酸,但卻是那種清爽的發酸,似乎一瞬間把炎炎夏日的燥熱都驅散了,更重要的是,確實是媽媽的味道只是吃了這麼一口飯,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媽媽過去的那一片溫柔,那可親的笑容,那些淳淳之語。

有些像是打開了塵封的記憶。

冬美眼淚也忍不住奪眶而出,她趕緊低下頭,抹了抹眼淚小聲道:「好辣,嗆到鼻子了,味道也就一般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