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一章見識

作者:菱若冰秋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14  |  字數:2254字

「皇妃送的東西一定不同尋常,巧慈姑娘要不拿出來讓我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人瞧上一眼,也算是長一長見識了。」有人說道。

有人主動出了聲,其他幾個丫鬟也相繼跟著開了口。

「就是說嘛,巧慈姑娘莫不是捨不得讓我看吧。」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巧慈即便沒有炫耀之心,奈何眾人之口難堵,今日她若不是執意不拿出來,明日,也許用不了明日,她便會落下了小氣之名,她自己倒是無所謂,因著她是大小姐的貼身婢女,她若是落下了不好的名聲,必定會影響了主子。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眼前的這些人平日里沒事就喜歡在一起說是非,後宅之中的深淺,她跟著錦昭,漸漸的便也就看得多了。

想到這裡,巧慈從袖中拿出了耳墜,攤開在手心上說道:「這便是主子賞賜的耳墜子。」

其實錦昭不光賞賜了她,也給了青雯一對,是個葫蘆形狀的,青雯喜歡的愛不釋手。

香桃眼神直直的盯著那對蘭花蕾形耳墜,喜歡之意絲毫不作隱飾的表露在臉上。

方才因說錯話惹了香桃不快的秀墨,看見巧慈手上的東西,頓時眼前一亮,走到巧慈面前,遲疑道:「這對耳墜可否借我看一看?」

香桃聽後,白了她一眼,嘴角滿是一副不屑的樣子。

巧慈沒有拒絕,將手上的耳墜子伸到她面前,示意她拿去看。

秀墨本來只是抱著試試的態度,沒想到巧慈居然答應了,她有些受寵若驚,心生歡喜的接過巧慈手上的耳墜,拿在手上仔細瞧了瞧。

香桃唇角微揚,有意提醒道:「你可要拿好了,巧慈姑娘先前已經沒了手鐲,要是耳墜子不小心被弄壞了,可不是咱們這樣的人能賠得起的。」

秀墨聽到這話,被嚇的險些手一松,差點將耳墜子掉在地上。若是真弄壞了,只怕她一年的工錢都不夠賠的。她不像玉碧,弄壞了手鐲,就當沒事人一樣,她不是玉碧,一個不起眼的奴婢,倘若主子真追究起來,她可承擔不起。

還沒看夠,秀墨便乖乖的將東西還給了巧慈,生怕真的被她弄壞了似的。

巧慈也沒說什麼,伸手接過耳墜。

這時,香桃眼珠一轉,出聲道:「瞧瞧,巧慈姑娘不愧是咱們皇妃身邊的紅人,這份恩寵,倒不是旁人能有的。送的東西都這是般的貴重,姑娘樣貌出眾,這對耳墜也只有配得上像姑娘這樣的人,只是姑娘今日為何不戴著呢?」香桃看了看巧慈耳上的一對普通的耳環。

巧慈沒有做聲,自從上次手鐲被玉碧弄壞以後,但凡大小姐送她的東西,巧慈都會小心收著,生怕再出現上次的意外。手鐲一事已經讓她難過了好幾日,好不容易心情才稍微和緩了些,她可不想再經歷了。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青雯見此這般場景,開口道:「難不成戴著讓某些人看上了,軟的不行便要來硬的嗎。不是自己的東西怎麼好意思厚著臉皮找人家要,換做是我,我可做不來這樣的事情,這跟強盜有什麼區別。」

此話一出,其他人一時之間都安靜了下來,大家各自面面相覷,心知肚明。

青雯這話是話裡有話,府里誰不知道巧慈的手鐲是被玉碧弄壞的,這話無疑是在說玉碧的不是。將玉碧比作那強盜之人。若是被玉碧聽到這話,肯定是要氣死的。

只是大家不知道的是,這一幕被躲在遠處的玉碧聽著,一雙手攥著緊緊的,那雙眼神似要殺人一般可怕。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想聽聽她們接下來還要說她什麼壞話。

這些丫鬟平日里恭維她,討好她,沒想到背地裡卻這樣說她,說她表裡不一,哼,真是好笑。

香桃掃了一眼其他幾個丫頭異樣的神色,猶豫了一下,最後出聲說道:「上次一事確實是玉碧姑娘做的不對,不該打巧慈姑娘手鐲的主意。」語氣頓了一頓,又繼續說,「青雯姑娘來到府里有些日子了,想必有些事也看得清楚,玉碧仗著自己是一等大丫鬟,私下裡對我們我是呼來喝去,不瞞你說,我們對玉碧早就心生不滿了,都是府里的丫鬟,她不過是比咱們等級高一等罷了,憑什麼對我們指手畫腳。」

聽到這一番話,其他幾個丫鬟臉色都嚇白了,這話若是被玉碧聽到可是見不得的。

在她們看來,香桃和玉碧的關係比旁人要好些,為了討好皇妃身邊的紅人,這個香桃也是豁出去了。居然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去口,如果讓玉碧聽到了,以她那斤斤計較的性子,非得活剝了她一層皮不可。

這個香桃今日也是膽大的很。真的是什麼話都能說出來。

只是旁人不知道,香桃說出來這些話時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要不是為了順了巧慈的意,她又怎麼會這麼說呢。

好在今日玉碧不在這裡,要不然她是斷斷不敢說的。

這時,巧慈開了口:「平日里你與玉碧走的最近,若不是今日親耳聽見你這麼說,我竟不知玉碧是這樣的人。當日她看中了我的手鐲,若是別的東西,要去了也沒什麼的,偏偏那是大小姐給的東西,我若是就這麼給了她,被大小姐知道了,叫她怎麼想。主子送我的東西,我轉身輕易就給了別人,其他人會怎麼想我,必定會覺得我是個不珍惜這主僕的情意。其實呢,我比任何人都看重我與主子的情份,這輩子能有幸伺候她,做她的丫鬟,是我巧慈的榮幸。我又怎麼可能將她送給我的東西轉送給其他人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玉碧的要求,我自然是不會答應的,只可惜手鐲還是弄壞了。主子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我的心裡卻是十分難過。」

說到這裡,巧慈的聲音一度哽咽,青雯見狀,上前去安慰她。

「好了,都過去了,快難過了。」

巧慈用帕子擦了擦紅了的眼睛,沒再說下去了。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這麼說來,倒是我的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