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仙魔 散文詩詞

諸天仙魔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戰狂刀

作者:寒仕

本章內容簡介:兄弟們往後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我們無處可守,唯有一搏,方有勝算,顏淵的眼帶著一絲堅定之色。 葉霖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會儘力的。」 軍師有何計策。 葉霖點...

紫薇聖人看向燭龍王,點了點頭,暗道:「這才是他認識的燭龍王,一個野心勃勃的強者應該有的睿智。」

地處三洲的太玄殿內,太玄靈尊的眼眸微微睜開,目光看向蒼穹,淡淡笑道:「劫數來了,這劫,即是燭龍王的大劫,也是我的大劫。」

老爺,你要出關了,站在太玄靈尊扇皇且幻有著玄虛境實力的老伯。

事行於亂,在這亂世之,豈有安穩,老者淡淡道。

那要不要召集那四位過來議事。

太玄靈尊眼閃著光芒,笑道:「不必,他們早已經不安穩,這場劫,也是他們的劫,若是能夠度過去,便有一場仙緣,若是渡不過去,那是炮灰。」

老爺不擔心那尊無頭魔神會跑出來,他可是這場大劫的一場變數。

那尊魔神只剩下身體,況且又有我的證道至寶鎮壓,豈會逃出來。

他的頭顱由燭龍王鎮壓,我們兩人大半的實力都用來鎮壓這尊魔神。

所以,他想要出來,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說到底,三洲四島之爭,不過是人族與妖族之爭,又豈會讓這些外來者插手。

老爺要走,家裡魚缸里的幾條魚怎麼辦,那老伯緩緩開口道。

你也帶他們下山歷練歷練,太玄靈尊緩緩的開口道。

是,老爺,那老伯點了點頭,目送太玄靈尊離去。

數日後,葉霖便已經趕到了罪惡之都,眼看這裡已經成為大片大片的廢墟。

這裡,的確如同血前輩所言,變成一處廢墟,葉霖看到這堆廢墟,不由唏噓一聲。

不知陛下可還活著,葉霖心念微動,當即朝著皇宮所在的方向趕去。

這裡也已經變成了廢墟。

葉霖微微失落的看著這一切。

人族與妖族的修士通過各島和各洲的界橋來到罪惡之都。

葉霖的神情帶著幾分落寞,這一切,也許是天註定,註定會有這麼一場劫難。

數年後~

位於瀛洲的某處軍營內,葉軍師,這一戰,你怎麼看。

若是我軍直接突入這些妖族領地,勢必會引起其他妖族的圍攻,依我之見,可聯繫冥洲軍營和汴州軍營分佈的修士共同出手。

只怕他們也不會同我們聯手的,這一戰還得靠我們自己奮戰。

葉霖嘆了口氣,道:「瀛洲的大軍已經將戰爭延伸到瀛洲與天衍島一帶,戰線擴張的太快,否則我們也不至於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

顏淵將軍,若是我軍無法突破敵軍重圍,你打算怎麼做,葉霖緩緩的問道。

帶著兄弟們往後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我們無處可守,唯有一搏,方有勝算,顏淵的眼帶著一絲堅定之色。

葉霖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會儘力的。」

軍師有何計策。

葉霖點了點頭,道:「想要強行突破,必定會有很大的阻力,甚至死不少兄弟。」

眾人聽了葉霖的話,不由的點了點頭。

為今之計,我覺得還是破除敵人最為薄弱的一角,然後進行突破便可。

他指了指地圖的那處標記的密林。

顏淵皺了皺眉頭,道:「葉軍師所說不無道理,但即使是這片密林,眼下也有超過數倍於我軍的敵人,想要突破卻也極為困難。」

況且,最為重要的便是妖族每五十里處,便設有一處瞭望台,這瞭望台由三名士兵輪流巡視,一旦發現目標,便會響起號角。

到時候,我們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這片密林的敵人,很有可能還有更湧來。

瞭望台的事情,便交給我處理,你們只需要全面應對這些妖族修士便可,葉霖緩緩的開口道。

軍師可有把握,顏淵不由的問道。

顏淵自認識葉霖的那一刻開始,便見他很少出手,他只提供一些建議,但這些建議每每關鍵時刻,總是起到了作用,故而軍大部分人推崇他為軍師。

葉霖點了點頭。

看到葉霖清澈的目光,顏淵點了點頭,道:「可要幾名護衛護送軍師前去。」

不必了,你們只管突破,葉霖當即婉言相拒。

顏淵收回目光,點了點頭,道:「那這一切拜託軍師了。」

務必保證兄弟們都能夠走出去,葉霖緩緩道。

說完這些,他毅然的走出大營,向著瞭望台的方向前行。

不出一個小時的時間,葉霖便已經趕到了瞭望台附近。

他的目光朝著那一座座的瞭望台望去,每一座瞭望台有著三名到四名的妖族弟子。

這些妖族弟子輪流值崗,一旦發現異常情況,便會發出信號,然後便會有大量的妖族弟子趕過來支援。

葉霖的眉頭微微一皺,這裡足足有三座瞭望台,想要將這三座瞭望台敵人統統擊殺並不是很難,關鍵是只要他一動,其他瞭望台的人反應過來,必定已經將信號發出去,這是最難得。

所以,這一戰,我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三座瞭望台的這些妖族弟子。

若是單單靠攻擊的確有些困難,不過我的神識可以覆蓋數千里,這瞭望台雖然看守極嚴,但我只要發動神識引導憶雪劍,便可擊殺這些人。

那麼這信號也無法發出去,葉霖想到此處,眼眸不由一亮。

他當即催動真元,元神緩緩的朝著四周籠罩而去。

這些瞭望台的妖族弟子雖然警覺性極高,但他們的神識畢竟沒有葉霖這麼變態。

葉霖發現這些妖族弟子的時候,這些弟子仍舊沒有感到死亡正在漸漸的靠近他們。

葉霖心念一動,神識催動手憶雪劍。

憶雪劍瞬間化為十二道劍影。

這十二道劍影,道蘊齊出,凌厲無。

在這一瞬間的時間,十二道劍影咻的一下朝著那些妖族弟子攻擊而去。

有敵襲……一名名弟子尚未反應過來,便被葉霖十二道劍影刺穿。

葉霖看到那十二道劍影刺入那些妖族青年的身體內,不由的點了點頭,道:「總算沒有驚動那些海妖族青年。」

他當即走在這三座瞭望台的間,打量著這些瞭望台。

年紀輕輕,卻沒有想到你出手如此狠辣。

葉霖轉身,赫然發現不哉玖艘幻青年男子。

「狂刀1

葉霖的目光不由微微一凝,緩緩的開口道。

這青年看向葉霖,也是目光灼灼。

一別十年,不知你可好,葉霖淡淡的開口道。

同時,他也希望自己能夠拖住狂刀,替那些人爭取一些逃生的時間。

十年未見,你的實力和境界,似乎更低了,狂刀打量著葉霖,不由的開口道。

道兄的實力呢?葉霖淡淡的問道。

堪六條大道實力的化形大妖!

他的這一席話,無疑告訴葉霖,自己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更是藉此打擊葉霖的道心。

只是葉霖的臉雖然有一些驚訝,但心神卻未曾有絲毫的破綻。

看到葉霖如此鎮定,狂刀不由的暗暗讚許。

道兄今日是要攔住我的去路嗎?葉霖淡淡問道,他的臉始終掛著一絲笑容。

他實在不願意與狂刀這樣難纏的對手交手。

出招吧!讓我看看這十年裡,你的修為又到了什麼境界,狂刀冷冷的開口道。

他的話本不多,對於葉霖更是如此。

能不打嗎?

打了也傷了和氣,葉霖苦澀一笑。

你是人族,我是妖族,你我之間,這一戰難以避免。

你是半人族可好,葉霖白了狂刀一眼。

我自認為自己是妖族,狂刀手的妖刀已經開眼。

葉霖露出為難之色,看向那口妖刀,只能點了點頭。

這一戰,他無可避免,因為狂刀的妖刀已經開了妖眼,便不會輕易的收回。

葉霖屏氣凝神,憶雪劍錚鳴出鞘。

持劍在手,這把劍似乎與他融為一體。

劍光閃動,頓時無數的道蘊齊出,又有無數的劍影相互交織。

這些劍影與憶雪劍合併重合。

呼——

勁風起,兩人便已經交手。

澎湃的風聲,隨著這風,葉霖的劍移動的並不快,但劍所蘊含的道蘊力量卻是極強。

他的劍法施展出來,雖然破綻百出,但卻極為自然。

這劍,並不屬於劍道,也不屬於他的大道視野。

這劍,是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一劍,但這劍,蘊含著無窮無盡的道蘊。

劍光閃爍,劍與刀相互碰撞,發出一聲聲兵器交織的金屬碰撞聲。

看去,葉霖的劍法雜亂無章,妖刀的刀卻力量洶湧。

但他施展出來,卻恰到好處的抵擋了妖刀進一步進攻的機會。

他的劍法並不高超,但施展出來,招錯重疊,看山去也顯得複雜多了。

狂刀面色越來越凝重,因為他發現,面前的青年雖然境界掉到了元神期,但施展出的劍法,卻並不弱於自己的刀法,他在劍道的造詣一定不低,這是他心所想的。

狂刀驚訝的同時,葉霖也是暗暗驚訝,因為他發現,狂刀的刀法竟然與自己不相下,誰也無法奈何誰。

要知道,葉霖是破而後立才有了現在的劍法。

但狂刀走得是刀道,以刀入道,能夠將刀法練的爐火純青,這樣的刀法,只怕在三洲四島也沒有幾個人能夠使出來。

兩人之間,刀和劍更加狂暴的碰到一起,擦出一連串的火花。

兩人使出的劍法和刀法也越來越複雜,牽扯的力量也越來越多。1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